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煙花──紀念我的女強人學生

文:梁錦萍 | 2014-06-25

「生意失敗,女強人走上輕生之路」。

報導標題本來並不顯眼,但瞥見相中人和名字,令我放下手中的奶茶,再三看它的細節。

我認得她,她是夏蓮娜。

當年我剛滿十九歲,正考上大學一年級。為了賺錢讀書,我撥了報紙「徵求補習教師」廣告上的電話,約妥日期時間應徵。面試地點不是屋邨,不是私人屋苑,是一所座落銅鑼灣商業區,約三千呎的辦公室。我的學生不是小學生,不是中學生,是面前一位三十過外的「經理」。

「妳叫我夏蓮娜,我曉國語,但我需要學英語,好使我能發展我的玩具生意。」

以後,每逢星期一上完了大學課堂後,便跟夏蓮娜補習英文去。

第一課,是基本的寒暄常用會話。夏蓮娜很用心,每個字語都費勁地吐聲。

半小時課程完了,夏蓮娜便帶我看掛在辦公室內的相片。「那個是我。十來歲便當小歌星,曾到台灣和泰國登台哩!」看看那塗滿化妝品的臉,我客氣地稱讚她風采依然,她誇讚她曾擁有的青春美貌。偶爾,也拿取她的名牌化妝品來補妝。

夏蓮娜在兩個月的課堂裏,有一半時間都在說她的輝煌史。我由開始時的驚諤,到全神貫注地傾聽,發覺夏蓮娜內心有不少矛盾與痛苦。

「生意人爾虞我詐,誰也佔不了誰的便宜。會計、秘書、核數,你看他們對我必恭必敬,背後也不知做了什麼傷害我。」奇怪的是,夏蓮娜總愛每星期二晚上邀這群「不知道做了些甚麼去傷害我」的人共晉晚餐。有一次,夏蓮娜硬拉我加入他們的火鍋宴。結帳時,我偷看那帳單,心裡直咋舌!好昂貴的晚飯啊!這簡直相當於我半個月伙食費!

「晚上沒人陪伴,獨個兒很寂寞。鬧哄哄,總比孤單好。」這就是夏蓮娜邀這群不知是真朋友還是假敵人共晉晚餐的動機。

──你相信她們不是單為你的美食來嗎?

「肯定是為食物而來。朋友是年輕的玩意。成人要講現實和利益的。」

──你難道沒有懷疑過周圍的人對你恭維,出於真心還是假意嗎?

「當然知道甚麼負離子電髮,是一派胡言,只是為了賺女士們的金錢;也明知道名牌手袋售貨員為的是賣出她的手袋,讓她賺取更多佣金。但是,給人家稱讚的感覺,真的很好!即使這些恭維都是半假半真。」

──你孤單嗎?

「孤單,我一個人便感到孤單。越想逃避孤單,我越發狂地工作。由設計玩具、做模型至入廠監察生產程序,我必盡全力。工作不能產生朋友,但它能使我暫時忘記寂寞。」

──你有家庭嗎?

「嚴格說沒有,我曾經有過一位醫生男友,曾經有過一位可愛的女兒……」

到了第二十課,夏蓮娜秘書給我電話,說補習要暫時擱置。她服食過量安眠藥,

沒足夠精神上班,更沒有精神補習。

我到醫院探望她,見她形容枯萎,疲憊的她跟平日意氣風發的樣子判若兩人。登時心裡為她難過起來,心中暗忖,原來放下了裝腔作勢的夏蓮娜,是如此楚楚可憐的。忍不住問她:你為什麼吃這麼多安眠藥?

「我睡不穩,也挺奇怪的,平時喝了酒便倒頭入睡。近一段日子,連這個也失效。我總想哭,這個世界沒什麼可以留戀。但我親手建立這個玩具品牌,我不能讓它倒下。這是我活下去的原因……」

是在什麼情況下完結這段奇怪而錯置的師生關係?我已忘記了。只依稀記得,最後一次見面,是一個大年初二。她欣喜地邀請我和一群朋友,到她位於海傍的辦公室觀賞煙花。那夜的煙花好美,人聲很鼎沸,那是我一生中最舒適觀賞煙花的位置!

回想起來,夏蓮娜像那些只綻放一次的煙花?她努力過,燦爛過:在發射之後,卻像墜落星散的火點,孤寂而落寞。

我心裡最後的問題是,世上有人掛念夏蓮娜你嗎?

回答我的,只有呼呼風聲。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