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父母的錢途,孩子的前途

2010-03-19

文﹕何国全(馬來西亞人醫會醫師)

我在典型的華人新村長大。典型,不是因為它富有華人的傳統文化與色彩,也並非是濃濃的鄉土氣息,而是「不賭非華人」的概念。 大約有百來戶的村子,賭館卻如雨後春筍,到處林立,就連村子後的橡膠園裏也開有好幾檔。賭館裏擺著各種各樣的賭法,像個無底的黑洞,吸引著雄心勃勃的賭徒。

鬼迷心竅的賭徒抱著「人無橫財不發」的心態,像足埋頭苦幹的科學家,廢寢忘食地研究著骰子裏的玄機,乞求著發財來轉運。賭徒們在下注的吆喝聲中,憧憬著發財夢。「來來來!手離開啦!……開!」先是一陣喧鬧,多少人又在歎息聲中,痛恨著財神爺的偏待,而寧願不接受十賭九輸的事實。

男人荒廢了正業,婦女放下了家務,夫妻因而大打出手,鬧得雞犬不寧,乃司空見慣之事。當父母把人生的希望都下注在賭運裏,孩子的前途又押在那裏呢?

一些孩童還被雇用為「看水」,坐在村口通風報訊。一見員警到就高喊「散水,散水」。「看水」有功,莊家重賞,拿了傭金,孩童興高彩烈地買可樂和香煙獎賞自己。小孩們耳濡目染,甚至無師自通,開始會以日曆,汽水蓋當「鈔票」聚賭,年紀大一些就真金白銀下注了。

偶爾「看水」失職,給警方逮個正著,一群賭徒就得共用手銬,浩浩蕩蕩地被押回警局。孩子們看見父母被捉,自尊心受創,幾天都不出來玩遊戲。 賭徒被擔保出來後,卻馬上恢復英雄本色,又回賭桌碰運氣了。

戒賭,永遠是明天的事。孩子的管教,永遠是老師的事。

若不是父母與老師們循循善誘,要我們遠離這害人不淺的賭博,我想我今天可能也是一名叼著香煙,眯著眼,翻著牌的——「賭神」。

醒一醒吧,我的鄉親。孩子的前途,才是你們要下重注,包贏的地方。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