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釋放正能系列講座

珊瑚耳環

文:鍾玲| 2018-07-08
圖:Pixabay圖:Pixabay

編按:自2014年開始,鍾玲教授每月都會寫一篇佛教短篇創作,名為掌上小說。這些作品以一般人為對象,希望讓大家從中得到一些小領悟,讓精神境界得以提升。

馮秀青在首飾盒中想找出一對耳環來配自己身上的黑紗洋裝,半克拉的紅寶石耳環,還有十字型的碎鑽耳環常常戴,膩了。打開首飾盒的下層,角落裏躺著一對玫瑰花形的紅珊瑚耳環,她拿在手裏,若有所思。純正的紅色,只是沒有甚麼光澤,花瓣有五層,其中一朵玫瑰花底層有一片花瓣剝落了,露出裏面的薔薇花顏色。記憶中哥哥這麼說:「媽,為甚麼你買珊瑚做的首飾呢?珊瑚沒有寶石那麼堅實,久了會裂、會斷!」

母親頭髮花白,一臉的平靜,簡潔地、細聲地說:「秀青喜歡。」

又高又帥、衝勁特強的哥哥說:「媽,你不如買一隻碎鑽戒指給她,她可以天天戴。」哥哥比她足足大十歲,在外商貿易公司做經理,一升經理就送一隻一克拉半的鑽戒給嫂嫂。哥又說:「還有,珊瑚原先是活的生物,用遺體做首飾是不祥的,妹妹一個人出國留學,還是不要買珊瑚給她。」

秀青正要反駁哥哥,用美學觀點,母親已經開口了:「就是因為她一個人出去,才給她買她想要的東西。」說罷就帶著她出門去珠寶店買了一個玫瑰形紅珊瑚項鍊墜子和這對耳環。平常母親很柔順,但是一旦有理有據,任誰也說不動她。

秀青一面回憶,一面用手指搓那兩朵小小的玫瑰花。她在美國的第九年一個冬日,珊瑚墜子裂成兩片,花不成形了,那是因為北美的冬天太乾燥了。去翻書才知道珊瑚首飾是要泡在清水中來保養,她辜負了母親成全她的心意。

那時她年紀輕輕,為甚麼著迷珊瑚呢?是不是珊瑚美麗的質地和色彩背後是生與死的神祕呢?牠們曾經充盈地活過,用觸手來捕捉浮游生物,在金陽波光中成長,在清澈的水中跳舞。牠們是有機體,是記憶的載體。牠們的遺體卻成為人類心中的珍寶。

秀青注視手心的耳環,因為搓了十多分鐘,乾硬的紅色光潤起來,花瓣上有些橫切面射出玻璃光。在家屬瞻仰遺容的時候,她站在母親的棺前十多分鐘,七十五歲的母親,皮膚依然細潤,上了粉猶如沒有上,因為她皮膚原來就潔白。雪白的頭髮光亮,像染了銀色。記得以前母親的頭髮烏亮,炒菜的時候她會用一塊用舊的真絲絲巾來包住頭髮,隔開油煙。自己小學的時候,班上有三個友好的女同學,家境清貧,帶的飯盒裏除了白飯,只有幾條豆莢、或幾塊蘿蔔乾,母親會盛多三倍的炒肉片,塞進她的飯盒,好讓她去分給大家吃。曾經她是世家小姐、癡情的女人、節儉的家庭主婦、愛屋及烏的母親。她一定有其他她不知道的面貌,這些一定鎖在某個地方。

秀青戴上了珊瑚耳環,沒有掛項鍊,手指、腕上也沒有戴飾物,出門去參加小學同學會,畢業五十周年的聚餐。母親在那些歲月中豐厚的給予,她用懷念來報答,實在是微薄的。

《佛門網》蒙鍾玲教授允許刊載掌上小說系列作品。本篇原載台灣聯合報和香港大公報。

延伸閱讀:

專訪文學家鍾玲:與白雲老和尚相遇在創作中參悟人生……一切皆是緣!

作者 - 鍾玲
1945年生於重慶,成長於台灣,年輕時曾留學美國,在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獲得比較文學博士學位,並先後在紐約州立大學艾伯尼分校、香港大學、台灣國立中山大學及香港浸會大學從事教學、學術研究及行政工作,現為澳門大學鄭裕彤學院院長。1977至1982年間,曾為名導演胡金銓擔任編劇及製片,胡導演名作《山中傳奇》的劇本,便是出自她的手筆。文學創作方面,著有詩集《芬芳的海》、《霧在登山》,散文集《愛玉的人》、《日月同行》,以及小說集《鍾玲極短篇》、《生死冤家》、《大輪迴》等。
分類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