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現報

第275期明覺   文:傳燈法師| 2012-05-02

與師兄來到位於檳城日落洞的峇都蘭樟街市。

大學時期,很喜歡來這裡找地道的印度咖喱粉,一袋袋五顏六色,有粗糙的、有研成末的、有乾也有濕的,各種不同的口味。印裔同胞很厲害,能因應不同的要求和烹調方法,即時給顧客調配。

「想煮什麼?」

「雜菜咖哩。」只見她俐落地從不同的紙袋中,舀取適量的香料。接過手中,沉甸甸的,感覺很踏實。

但這次到峇都蘭樟街市,卻是來買魚和螃蟹放生,內心既興奮又緊張。興奮,是我們即將拯救無數生命,讓牠們回歸大海;緊張,是要當心魚販知道我們的來意,會抬高價格謀利,或設法在周圍圍捕。

我們從兩三個魚販處,分別買了一些魚和螃蟹,就歡喜地直往海邊。 師兄平易近人,平日喜歡放生,熟悉理想的放生環境。他選了一處比較僻靜的海岸,細柔乾淨的沙灘,有樹林和草叢圍繞,四下沒人,海上也沒有魚船,就在天色將暗未暗之際,我們趕緊給小生命送上愛心和祝福,然後歡送牠們。

未出家前,師兄在酒樓擔當大廚,顧客喜歡鮮美佳餚,因此經常要活宰雞鴨,生斬魚蝦蟹。

「當時天天都要殺,手起刀落,一點都不猶豫。」師兄內疚地說。

每天都刀光血影,看著一條條生命在自己手上結束,慢慢感到,良心實在過不去。為了贖罪,師兄最終放下屠刀,並發心到寺裡煮齋,凡有法會,都能見到他的身影。漸漸,他萌發了出家念頭。

他向恩師請求披剃,選定了日子,一切準備就緒,卻突然接到通知,師父有急事要出遠門。第二次,擇定了吉日,師父又身體不適,要改期。第三次,日盼夜盼,終於盼到落髮的日子,師兄內心忐忑不安,千頭萬緒,緊張得渾身冒汗,他害怕又會出現什麼狀況,心中不斷求懺悔,又祈求佛菩薩加被。

等著等著,師父遲遲沒有出現。

「千萬不要再有變卦……」

「只怪自己過去傷害了太多生命,對不起啊……讓我出家吧,今後一定好好禮懺,勤做功課迴向。」師兄在心中重複懇求著。

折騰了半天,師父才身披大紅袈裟,緩緩步入大殿。師兄馬上跪下,感恩流涕。

出家沒多久,師兄的聲音開始出現異常狀況,發出沙啞的聲音,像是有什麼東西梗塞住喉嚨,或聲帶出了什麼毛病似的。佛門唱誦,他的嗓音卻不太動聽,有時還惹人發笑。但師兄不起煩惱,他心中有數,認為是過去宰割雞鴨的現報,因為都是從頸部下刀!

他一直擔任侍者的職務,悉心照顧師父的飲食起居。師父對他的管教,時如慈母,諄諄關懷;時如嚴父,怒斥喝責。有一回方丈室失了錢,有人懷疑他,師父鐵青著臉要他把錢拿出來,師兄久久長跪,表達自己的清白。多年來,無論師父如何鞭策棒喝,他都依教奉行、信念從未動搖。我們都看得出,師父是用種種方法,造就他成才。

師父圓寂後,他便前往佛學院,一面學戒律,一面修淨土法門。

他有心願,希望曾被他傷害的眾生,能早歸極樂。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