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諸佛菩薩篇-ads

甚麼是魔障?當魔障出現時,我們要如何對治?──明海法師與你「無門關夜話」(三十三)

文:明海法師    圖:柏林禪寺| 2019-12-08

續上期

在佛教裏,甚麼是「魔」呢?大家不要把魔想得太奇怪,魔就是障礙、惱害的意思。一件事情或一個人,只要障礙我們修道就可以說是一種魔障。修行的魔障通常分成四種:蘊魔、煩惱魔、死魔和天魔。

蘊魔,就是色受想行識五蘊──我們眾生的身體和精神。五蘊何以在修行中成為障礙呢?比如疾病,在修行中身體上火、心緒焦躁不安,就是五蘊魔障礙我們修道,表現就是五蘊熾盛。

煩惱魔容易理解,我們內心的貪嗔痴煩惱,不修行還好,一修行反而更厲害,使我們的修道沒辦法進展。

死魔是甚麼?它有時表現為一種悲觀情緒,有時是遇到困難的時候想一死了之,這就是所謂的死魔。並沒有一個長得很兇惡的魔出現在我們面前,奪走我們的命。如果我們心裏消極悲觀,對生命沒有正面的看法、不珍惜生命,那可以說就是死魔的影子。現在社會上有很多人得了一種病,叫抑鬱症。抑鬱症嚴重的人會有自殺傾向,覺得生不如死,那就是死魔的一種現象。修行人在修行中深入觀察內心的時候,可能會翻出一些東西,因為在生生世世的輪迴中,安知我們過去世沒有過自殺的想法,甚至做法呢?這些過去世的業習有可能會翻起來障礙我們修道。

天魔是指欲界天的第六層天──他化自在天。我們要出欲界時,要經過他化自在天天主這一關的考驗。因為他不希望我們出欲界,所以嚴格來說,即使我們修行要進入到色界,生起色界的禪定,都可能會面臨這種魔障。這種魔障也不奇怪,它不是一個東西,而是表現在我們修行過程中會出現一些莫名其妙的因緣,比如你修行的時候本來很清淨,但是你曾經喜歡過的一個人,現在纏上你了;或者你本來好好的,突然遭遇男女的障道因緣;或者你突然有一種嗜好現前,欲罷不能,這些應該都是天魔的力量。以上就是我們通常講的四種魔。

關於魔還有一種更細的分法,就是分為外魔、內魔和隱暗魔。我只能簡單地介紹一下。外魔有六種。第一種叫冤親憎愛魔,冤家是憎,喜歡的人是愛,就是你在修道時碰上冤親找你的麻煩。比如有的人出家以後家裏親人來找他,也有的人出家以後冤家來找他。第二種叫倒引鬼魔,就是干擾修行人的非人、鬼魅。如果你修行中戒行清淨,過去沒有結惡緣,就不會有倒引鬼魔。第三種叫道取惡師伴魔,一個人修行中偏偏碰見非常不好的、不負責任的師父,或者是不好的同修伴侶。遭遇了這種魔的人,他聽不進去好的師父、好的同參道友的話,這樣的真有。我們鄉下有句俗話「人牽著不走,鬼牽著跑得飛快」,他偏把這些邪師外道的話認取為真理,這其實是一種魔障。第四種叫雜想福德魔。本來修道、坐禪功夫用得很好,再繼續努力可能就要破參見道的時候,突然打了妄想:是不是修修福報啊?到哪兒去造一座露天大佛?人身難得,把這個事辦了!其實這些事情雖是好事,但對於你的修道來說,就是一個分心的事。第五種叫貪執食財,就是修行人貪著於食物、錢財。人貪起錢財來有時可以到一種變態的境界。最近社會上反貪,有一些貪官被發現了。河北有一個貪官,四年貪了兩千多萬,但他並沒有花,而是把這些鈔票放在一個專門的房間,碼在書櫃裏,就跟碼書一樣。他自己有空就跑到那個房間把門反鎖上,從櫃子裏取出錢來,點著玩,點完了再放回去。這就是貪著錢財著了魔。這樣的貪官還有很多。第六種叫學識功德魔。學識功德通常是形容一個人有學問、有本事,怎麼會是魔呢?原因是在修道路上到了關鍵的時候,你要斷惑證真,但突然貪戀起詩詞、繪畫,並沉溺在裏面,使你的修道大業放慢了速度甚至中斷了;或者有的人修著道,突然想去學學醫術,解救眾生的病苦;或者想學工巧明,學咒術等等,就叫學識功德魔。這些是外魔。內魔,簡單地說就是煩惱,所以不多講了。

隱暗魔是甚麼呢?就是你不容易覺察到的,以為沒有甚麼,而實際上是一種障礙。隱暗魔也有六種。第一種叫貪執宗派,這是我們很多修行人都有的,就是把自己學的宗派無限地抬高──只有我這個宗派是最好的──把別的宗派貶低。貪執宗派表現出來的是對自己學的法很忠誠,而裏面存在的執著和排他性就是魔障。第二種叫我慢執魔。這是來自于修行的過程中,在佛法的思維見地上有突破、有所見後,生起的我慢心。第三種叫腹行無方魔,腹指肚子,腹行無方指的是有一類修行人一味地謙虛:我這個人甚麼都不會,沒德行,也不學習。因為他一味地謙虛,結果真地就是這樣,既不學習,也不修行。承認自己是這樣,實際上這是一種魔障。第四個叫證相傲心魔。這是在修行上有所體驗、有所證的時候,心經常陶醉其中,經常暗喜,不跟人說,也不跟自己的師父說。昨天我講過,有體驗不要隨便跟人說,但是如果你有了體驗,自己心裏經常陶醉在裏面,產生傲慢心,就是另外一種錯誤。逢人便講、誇大其詞不對,在心中暗暗沉醉其間、產生傲慢也不對。第五個叫信心疲勞魔。就是修道中沒有進展,慢慢地信心疲勞了,對因果、三寶、修行證果,不像剛開始發心那麼猛、那麼親切。出家師父容易有這個魔。第六個叫失道悲憫。就是自己沒有智慧和真正的慈悲心,但是過早地表現出慈悲利他。這個利他當然就不究竟,而且也妨礙自己的修道,這也是一種障礙。

魔的相狀大概如此。大家注意,所有這些障礙往往是修行比較認真、精進的人,在修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才有可能出現或感召來。從這個意義上說,如果我們能克服這些障礙,我們的道力便得到強化,障礙也不再是障礙,而是助道因緣。

魔障出現的原因及對治方法

魔是障礙,會使我們的修行停滯不前。以佛法的正知見來看,本來是沒有魔的。因為在佛菩薩的境界裏一切平等無二,再沒有甚麼東西可以障礙他了,所以魔是對我們眾生而言的。所謂「竹密不妨流水過,山高豈礙白雲飛」,不管竹子多麼密,水都能流過去;山多麼高,雲都能飛過去。為甚麼在我們眾生的份上成為障礙呢?因為我們沒有達到那個境界。所以,就修道過程來說,對魔障有一些瞭解是必要的。

我想在這樣再簡單地介紹一下出現這些魔障比較常見的原因。有的是因為修行不夠精進或者懈怠,魔趁虛而入。有的是因為智慧小。為甚麼智慧小?深入經藏不夠、聞思不夠,有一類修行人特別不重視聞思和學習。有的是因為沒有善知識攝受,這一條現在也比較普遍。他以為自己看看書就可以,缺乏善知識的教導、攝受。有的是親近了善知識,但是所得不深、得少為足──學得很淺就離開了。有的是因為與惡友為伴,親近惡人。有的是因為喜歡酒肉──喝酒心神散亂,容易招致魔障。還有一種情況叫「初業喜獨處蘭若」,甚麼意思呢?初業就是指剛剛開始修行的人,就喜歡一個人去住山洞、茅棚或者去閉關。剛修行的人不要這樣,要處眾。以寺院來講,在眾中修行,僧團攝受我們,是我們修行的保護傘和屏障,使我們不容易著魔,也不容易出偏。還有的是因為置身於鬥爭的地方或者容易生起鬥爭的地方。由於外在的鬥爭可能會殃及到我們,修行人不要去這些地方。還有一種修行人喜歡執著夢境,也會成為著魔的因。本來我們醒著就是夢,晚上的夢更是夢中夢。有的人太過於執著,把夢當成是真實的。固然在修行的過程中,我們可以用夢來觀察我們的內心習氣、善根,但是如果執以為實,也容易著魔。因為外魔就利用他這種執著。還有一種人喜歡各種各樣的兆頭──這個好,那個不好,把自己的生活搞得神神秘秘的,也是容易著魔的因。有的人談論太多,心容易散亂;有的人心緒繁多,理不清,都是著魔的因。所以,修行的人最好心態簡單一點、單純一點,這樣最適合修行。

古人也教導我們,有些人修行中的表現是魔力加持。魔力加持也有各種各樣的表現,比較常見的有以下這些:比如或者突然生病,卻不去求醫,那這個可能是死魔,因為你可能會因為不去求醫而死掉;還有的人喪失正念,癡癡呆呆的;還有的無緣無故地表現得悶悶不樂,心情鬱悶,這些都要覺照一下。還有的人老想去尋死。還有的人非時捨自身血肉,就是在不合適的時候,在自己的境界還沒到的時候,捨自己的血肉行菩薩行,以頭目髓腦做供養或佈施,這種行為也要注意;或者無意義地斷割身肉,有的修行人無意義地傷殘肢體。還有的修行人沒有出離心,希望自己具足世間的一切資具──世間的財富,吃的、穿的、用的這些東西。還有的人對於外在的各種受用生起很大的貪心,包括一切衣食住行,比如出門坐的車,等等。還有的人經常變卦、改變主意,說話不算數。這些要注意,都有可能是魔力所為。還有的人自贊毀他、於三寶分別好惡,就是讚歎自己、誹謗別人,分別這個師父好、那個師父不好,對自己的師長失去淨信,說師長的過錯,這也是魔力加持,要覺照。現在這種於三寶分別好惡的情況相對比較普遍──對道場、寺院、出家人包括高僧大德分別。這使我想起我們老和尚講,過去虛雲和尚的座下弟子調皮、不聽話的時候,他就經常罵「魔王」,這個當然不是罵人,而是罵我們心裏這些煩惱。實際上分別熾盛確實是一種魔。還有一種修行人,染上一種特別的嗜好,比如看戲、唱歌、跳舞,或者喜歡去喧嘩熱鬧的地方──商場、網吧等等,他在寺院或者安靜的地方待不住,老想到人多的地方去;看佛經、誦經也待不住,這個也要覺照,也是魔力加持。

總而言之,最大的魔是甚麼呢?就是煩惱,就是貪嗔痴慢疑。眾生之為眾生就是因為有這些煩惱。眾生的世界有它自身的惰性和慣性,我們把眾生輪迴六道、成立貪嗔痴慢疑的這種惰性稱為「魔」。你想超越這個境界或出離這個境界時,有一個力量要拉你回來,因為我們都在這輪迴,你出去還得了嗎?其實這就是魔障。

怎麼對治這些障礙呢?很簡單,要真正地發起出離心、慈悲心和菩提心,那麼前面說的所有魔障──不管是外在的、內在的,還是隱蔽的、顯露的,都不會出現,也障礙不了我們。每位修行人一定要檢查自己的修行資糧、自己的功德,出離心有沒有夠,菩提心有沒有夠,有沒有慈悲心、平等心,每天都要檢查。再有就是,修行一定要依止善知識,遵循常規。這個常規不是世間的,而是佛陀的戒定慧的教導。我們要遵循釋迦牟尼佛的教導:持戒、修定、發慧,聞、思、修,要依止善知識。對出家人來說,五夏之前專精戒律。我們遵循佛陀的這些教導,就一定不會有甚麼魔障。

當然,如果我們的修行很精進,真正到了要斷惑證真的關頭,也許還會有各種考驗,但是這些考驗只會使我們的道力更強,那也是修道過程中必須經歷的。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證道時,也示現降魔,之後再成道。有的人也許會問: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打坐的時候,已經是一生補處菩薩了,怎麼還會有魔障來障礙他呢?其實這是他老人家的一種示現。在你悟道之前,一定會顯現各種考驗,只要你真正地資糧具備、道力足夠時,這些顯現的考驗自然就是小事兒。所以佛陀在菩提樹下時,魔君軟硬兼施──軟的就是有很多美女,硬的就是向他放箭──美女來的時候,佛陀用手一指,她們都變成老太婆,牙齒也掉了,頭髮也白了,臉上都是皺紋──這是無常的本相啊!箭放過來的時候,他用手一指,箭變成了蓮花,嗔怒之箭在佛陀的慈悲心下成為蓮花,變得清涼。這些都是很深的表法。由此來看,各種魔障又好像是我們修道路上的逆增上緣。我們不經過這些東西的考驗,修道也很難進步。作為我們來講,要從因地打好基礎,要精進,防患於未然。希望大家好好用功!

原文刊自《無門關夜話──趙州禪七絮語》,天地圖書2018年出版。佛門網獲授權刊載。

 

(待續)

作者 - 明海法師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潛江人,一九九一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

一九八九年開始留心佛學,一九九○年於北京廣濟寺結識禪宗巨匠淨慧上人,從此歸心佛門。一九九二年九月,於河北省趙縣柏林禪寺淨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於洛陽白馬寺受具足戒。二○○○年於淨慧上人座下得臨濟宗第四十五代法脈傳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脈傳承。

現任柏林禪寺住持。多年來參與柏林禪寺的興復工作及生活禪的弘揚。著作《禪心三無》簡體版(三聯)及繁體版(天地圖書)分別於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國內地與香港出版,其佛學與禪修開示亦散見於佛學網頁及報章期刊。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