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生命可以走多遠?——《逆光飛翔》

第303期明覺   文:林碧君| 2013-05-29

「如果不去試一試,又怎知道自己可以走多遠?」--黃裕翔


王家衛所導演的《一代宗師》叫好又叫座,引起不少迴響;但同期他作為「出品人」(老闆) 的另一部電影《逆光飛翔》卻沒有那麼受注目,儘管風評不錯,但票房只屬一般(只在三數間戲院上映) ,實在可惜之至,因為《逆光飛翔》是出息的勵志小品。


《逆光飛翔》由台灣青年導演張榮吉執導,他因此片而獲2012年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內容講述台灣失明鋼琴家黃裕翔的真人真事,但電影並非以紀錄片的手法拍攝,而是用一般的劇情片方式介紹黃裕翔的成長故事,黃裕翔本人飾演回自己,其他角色全部由專業演員演出。


黃裕翔一出生便失明,他媽媽曾一度想棄養他,最後還是狠不下心,願意伴裕翔一起這條不易走的路。裕翔自少便展現出對音樂的天份,而彈琴就是他最快樂的事。他不斷在音樂比賽中獲獎,但六歲時卻在贏得某項賽事後,聽到其他參賽者說評判只因為同情裕翔失明才讓他勝出……裕翔大受打擊,辛苦建立的自信驟然全失,從此再也不參加比賽了。


故事一開始說黃裕翔考入臺灣藝術大學音樂系,成為該校首位盲人學生,須入住宿舍。然而對一位盲人來說,要適應全新的環境並不容易,系中的同學也不甚幫忙(負責帶裕翔去教室的同學只告訴他地上鋪了導盲磚,要裕翔自己摸索去教室) ;班主任也有不好的說話給裕翔母親聽(說學校也是第一次收盲生,壓力很大),讓母親徒添心理負擔;更讓裕翔失落的是同學刻意排擠他,要裕翔助他們練習卻不找他一起出賽……儘管如此,母親還是忍痛讓裕翔學習自立--自己洗衣服、找班房飯堂,待裕翔適應後便留他在台北自行生活……真正的母愛總是包含了「放手」。


幸運的是裕翔的同室宿友「朱自清」對他十分照顧,又找他一起組樂團,讓裕翔終於適應了大學生活;而音樂系新來的代課老師亦發現了裕翔的音樂天份,不斷鼓勵他參加比賽,但裕翔卻因為過往的不愉快經驗,總不願意踏出第一步。其後,裕翔遇上在台式飲品店打工的小潔;小潔醉心舞蹈卻因家人反對而不能追求夢想,她父親酗酒,母親瘋狂購物,經濟壓力很大;迷戀跳舞出色的男友卻被拋棄,心情憂鬱煩悶;就在人生最低谷時,碰到同樣苦苦掙扎卻不放棄自己的裕翔,雙方成為好友。裕翔鼓勵小潔行出第一步,她終於鼓起勇氣參加社區的舞蹈班,才華迅速被老師肯定(飾演老師的是台灣知名舞蹈家許芳宜)。小潔進步很快,後來在得到老師的鼓勵和飲品店老闆的財政支持下,她飛去香港參加國際舞蹈團的選拔試。


同一時間,「朱自清」和裕翔的代課老師暗中安排了裕翔在亞洲青年音樂賽中臨時演出,裕翔技驚四座,更重要的,是他終於克服了不敢比賽的心理陰影。


電影不落俗套之處,是小潔的選拔試並沒有成功,而裕翔也沒有立即名成利就,他們只是繼續朝着夢想默默地努力。正如電影名為《逆光飛翔》一樣,裕翔以手指在看不見的琴鍵上發光,小潔以身體的舞動來飛翔——當小潔面對國際舞蹈團的遴選評審時,被問有沒有帶伴舞的音樂,小潔說沒有,因為她相信順隨着生命內在的熱情而自然流露而舞蹈,本身就是最美麗的音樂——即使是逆光也無法壓制生命對夢想的追求。裕翔和小潔用他們的故事告訴我們:如果不去試一試,又怎知道自己可以走多遠?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