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生命影響生命

第244期明覺   圖、文:吳莉瓊| 2011-05-04

我擁有一副龐大的身軀,深褐色的皮膚,壯健的四肢,體重約有一噸重,耳朵雖然有個缺口,但羣眾總把眼光放在我那迷人的二十五毫米長的眼睫毛上。我慶幸能擁有一個名字──一般黃牛怎能擁有名字,但人類賦予我一個動聽的名字──長壽。

約十四年前,香港政府捕捉了我們這批流浪牛,當送往屠宰場之際,幸得歐陽女士的營救;她傾盡家財,先後從屠房救出包括我等一百多頭牛,日後她更成立了「香港流浪牛之家」。今年三十歲的我,在牛場已待了十六年;在過去的日子裏,我看盡無數人類的面孔,有專業人士、勞動階層、退休人士、學生、小朋友等:你們帶著一顆赤子之心來當義工,無怨無悔地在牛場忍受烈日當空的曝曬,蚊蟲的戟刺。說實話,在我心目中,你們這種無條件的布施更能顯出大愛,因你們對人類行善,至少能聽到一聲「謝謝!」,看到一個微笑或點頭,但你們在動物身上付出的愛是單向的,我們不會好言相向,日後更不會對你們有所回報,所以你們的愛又是另一種層次。

記得有個小女孩曾向我訴苦,說家中長輩勸她不要再去牛場當義工了,她那位長輩的論調是愈接近畜牲下世愈容易落入畜牲道,對此我有所保留。佛陀的愛不是宏觀的嗎?眾生包含動物,依佛教的觀點,眾生皆是平等的,與其說善待我們的人類會落入畜牲道,倒不如說我們會因感受到人類的大愛,往昔因緣業力漸漸得到改變,果報一旦償還,也許能轉世為人以作修行。我相信宇宙中充滿著不同類型的生命,這些生命在互相影響著,動物與人類互動的關係令人感受深刻;佛陀以大慈愛及智慧普渡眾生,智慧如人類,癡愚如動物,都能得到佛陀的教化,實現「眾生皆可成佛」的理念,本質上是無異的。

現年三十出頭的我,已是一頭老牛,也接近生命的盡頭。過去一個月裏,我感受到身體開始虛弱,四肢已無力把臭皮囊托起,只得整天跪在地上,偶爾能勉強抬頭吃主人為我準備的鮮草。主人及義工們對我仍不離不棄。因我身軀龐大,每次倒下來都需要五男四女才能勉強把我扶起,看著他們汗流浹背,我忍不住了,淚水不停:感謝此生遇到你們,我不能語言,只能報以一個感恩的眼神,希望你們明白。

我的病情每況愈下,這幾天主人還伴我度過微涼的夏夜。這晚依舊夜涼如水,沒有星星,只有圓月孤寂地看著我,我想是時候了。就在這天,我終於得到解脫,感謝人類對生命的尊重,感謝你們讓我感受到大愛。眾生本無高低之分,我想,能讓動物感受到愛,用生命影響生命,也是善行的一種,這當然也能放諸於人類身上。也許我能轉世為人,也許我再次落入畜牲道,但這不重要,不論我將來往哪裏去,能曾經擁有你們的愛,自覺算是幾生修來的福份,容我在此向你們說聲謝謝,永別了!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