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HKBuddhist-Ads-25FebTo2Mar

用智慧之劍,直接對準「最愛的是自己」這個執著下手,這就是自他交換──明海法師與你「無門關夜話」(十三)

文:明海法師   圖:柏林禪寺| 2019-02-11

續上期

接下來我們談自他交換。自他交換發菩提心的這個方法側重在對治我們的自我中心。你要問每個人:你最愛的是誰啊?基本上所有的人都會說:我最愛的是我自己。每個眾生最愛他自己,由這個根本的無明出發就產生各種顛倒,所以自他交換是要用智慧之劍,直接對準「最愛的是自己」這個我愛執下手,砍掉、摧毀這個執著,進行自他交換。自他交換的修行內容很豐富,核心內容是,我們所有的好處,我們的身體、壽命、快樂、物質、修行得到的功德,全部佈施給眾生,眾生的所有業障、煩惱、痛苦、不如意,全部由我來承擔。用這種方法來對治自我中心。

這個修行也有可操作的方法,就是在靜坐的時候把呼吸當作對象,吸氣的時候想著把所有眾生的業障、病苦、癌腫瘤細胞、煩惱變成黑氣,從鼻孔吸到我們身體裏,充滿我們全身;呼氣的時候,我們所有的福報、好處是白色的光明,隨著呼吸出去佈施給所有眾生。這個修行正好和我們眾生的習性相反。因為我們眾生的習性是,好的都歸我,壞的給別人。但是在這個修行裏,是要把好的給別人,把壞的給自己。

可能有的同修會感到害怕:眾生的業障、疾病、痛苦都變成黑氣,我把它吸進來,那可能要不了多久,我就得死掉吧?我是不是也會生重病呢?眾生的癌症那麼多,是不是也會吸到我身體裏來啊?如果你真有那種能量的話,那你一定是修成了。你修成了的話,當然那個黑氣損害不了你。當我們在因地修發菩提心的時候,你那樣觀想去吸,根本於你毫髮無損。不僅於你毫髮無損,由於你發自內心地──注意,必須是發自內心地──願意承擔眾生的惡業、痛苦、業障,結果是你的我執得到了對治;我執得到對治的時候,你得到了最大的利益。但是你不是為了利益去這樣修,必須是發自內心地讓我的生命最有價值,最有價值的事就是替所有眾生去承擔這些痛苦、業障。我願意,就是這些黑氣吸進來真地會傷害我,我也無怨無悔。這個是世界上最幸福、最有意義的事。

在西藏,這是一個治麻風病的法門,據說是一個大德在很早的時候把這個方法傳授給了麻風病人。麻風病是很恐怖的,基本上是沒法治的。麻風病人身體會很癢,癢到難以忍受的時候,要用火烤,一直到把癢的部分烤壞、潰爛、掉下來。人的整個身體就像一截腐朽的木頭,不斷地癢,不斷地撓,流膿、流血、潰爛,爛掉,掉一截,再爛掉,再掉一截,就這樣活活地折磨死。而且麻風病還傳染人。據說有一位大德把這個法門介紹給麻風病人,讓他們修。麻風病人們天天就按著這個方法修,把眾生所有的業障、疾病、痛苦吸進來,由我來承受,然後把我所有的好處呼出去給眾生,結果,很多麻風病人的病就好了。所以後來就用這個法門治麻風病。

當然,你要是本著治病去修這個法門,實際上跟這個法門是不相應的。跟這個法門唯一相應的,就是要真實地在內心現前菩提心,從根本上轉變我們自我中心的思維、行為方式。大家可以回顧、反省一下,我們在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很多動作,思維、說話、動念頭的方式,很多習氣都是以自我為中心。打個比方,我們到齋堂吃飯,由於人很多,所以本能地就想「我先佔一個座兒」,這就是以自我為中心。這種自我中心的想法在學佛修行中也會體現出來。打個比喻,現在有一位大德在講經說法,很多人來聽,由於講堂太小,座位很少,聽法的人都會搶著進去佔座,他也許想:我這是為了聽佛法,為自己考慮一下。其實即使是為了聽佛法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也是與菩提心相違背的。真正聽法的那個人可能恰恰就是把自己的位子讓出來,為其他同修能聽到而感到高興、隨喜,這樣的人是真正聽法、修法的人。

這樣反省、檢點一下我們自己:哎呀,很慚愧!我們從早到晚其實是在圍著自己團團轉啊!實際上是圍著一個字在轉,這個字不用我講,你們都明白,那就是「我」。我們都是圍繞這個字打轉,我要我要我要,我的我的我的,我想我想我想,這個地方正是我們在生死輪迴中受苦的根本。自他交換的修法就是要朝這個根本砍一刀,再砍一刀……一直到把它砍斷,把這個自我中心的習性調整過來的時候,大悲心、菩提心才能真正現前。

這裏簡單地跟大家介紹藏傳佛教發菩提心如理作意的大致情況。我瞭解得也不夠,僅是粗線條地介紹。他們如理作意的路徑,我覺得確實很值得我們學習。

 

(待續)

作者 - 明海法師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潛江人,一九九一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

一九八九年開始留心佛學,一九九○年於北京廣濟寺結識禪宗巨匠淨慧上人,從此歸心佛門。一九九二年九月,於河北省趙縣柏林禪寺淨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於洛陽白馬寺受具足戒。二○○○年於淨慧上人座下得臨濟宗第四十五代法脈傳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脈傳承。

現任柏林禪寺住持。多年來參與柏林禪寺的興復工作及生活禪的弘揚。著作《禪心三無》簡體版(三聯)及繁體版(天地圖書)分別於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國內地與香港出版,其佛學與禪修開示亦散見於佛學網頁及報章期刊。
分類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