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由「唱歌仔」學巴利文說起

第319期明覺   文, 圖︰李玉櫻;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特此鳴謝。| 2014-01-08
志蓮淨苑文化研究員李葛夫老師表示,阿那律陀尊者來港十多年教授巴利文,培養了一批懂巴利文的弘法人才,出版半年刊《巴利文翻譯組學報》翻譯南傳佛教經典至今。志蓮淨苑文化研究員李葛夫老師表示,阿那律陀尊者來港十多年教授巴利文,培養了一批懂巴利文的弘法人才,出版半年刊《巴利文翻譯組學報》翻譯南傳佛教經典至今。
阿那律陀尊者對教學非常認真,大部分時間都奉獻在教育當中,希望讓更多人懂得巴利文這重要的佛典語言。阿那律陀尊者對教學非常認真,大部分時間都奉獻在教育當中,希望讓更多人懂得巴利文這重要的佛典語言。
專注原始佛教的義理與修持的,志蓮淨苑文化研究員蕭式球老師(圖右二者)表示,阿那律陀尊者是巴利文的國際權威,是教授該語言的不二人選。專注原始佛教的義理與修持的,志蓮淨苑文化研究員蕭式球老師(圖右二者)表示,阿那律陀尊者是巴利文的國際權威,是教授該語言的不二人選。

「他在課堂上生活上永遠掛著微笑。」追隨了阿那律陀尊者十多年了,現在於志蓮淨苑任教初級巴利文的張倩兒(Anne)回憶起老法師生前教授巴利文的情形說︰「我們像是幼稚園學生,既懶惰又沒記性,老法師重複又重複的教我們,從不會苛責,而是很有耐性的諄諄善誘。」剛過去的九月,她手頭上還有些南傳佛教經典的翻譯的工作正在進行,當中有一些疑問,但她了解法師當時的身體狀況,不想再打擾他。法師卻好像看通了她的顧慮,著她有問題即管提出來,她只好列了一張長達幾頁紙的問題。「老法師竟然在很頭痛很辛苦的病情下,回了一個長長的電郵,解答了所有的問題。他在教學上從不放棄任何一個機會回答你。」Anne感動的說 

       十多年前,當時Anne在志蓮淨苑修讀南傳佛學課程,最初並沒有選修巴利文,在課與課之間的休息時間,總會碰到讀巴利文初階的師兄游說她︰「只是『唱歌仔』學巴利文,很簡單,怎麼不學呢﹖」一直想看南傳佛教經典原典的她被說得心動了,便多修了這門課,她笑說︰「我開始上的時候剛好是第四課,老法師『唱完歌仔』開始講解文法,我心裡暗說︰『慘了﹗』」儘管學文法相較下沒唱誦的有趣,怎料一課堂下來她卻被老法師的教學方式深深吸引著︰「看似是即興的教學,卻不難看出背後是有很充足的知識準備,他對經藏很熟悉,一個小小的字,他可以把一整段經文背誦出來,再從中闡述背後的故事,那個地方的歷史、地理、佛陀的教義說出來,讓人聽得津津有味,每一堂都期待他再多說一點。」
 

與老法師共事了十多年,志蓮淨苑文化研究員李葛夫老師回憶說,第一次遇見老法師,是在1999年,法師因參加佛聯會的佛牙舍利瞻禮儀式到來香港,回斯里蘭卡之前的一晩,法師到在志蓮淨苑待了一個晚上,第二天就要離去,「那天晚上我們一口氣聊上了二、三個小時,我待到很晚才離開。雖然初次見面,但感覺好像很熟悉對方,法師問了很多關於香港佛教的事,那時志蓮淨苑正在辦一個南傳佛教的課程,想開辦巴利文課,便提出想他來這裡教授該語言的想法。」法師雖然當時在外地大學擔任教職,卻答應先回新加坡交待妥當便到志蓮淨苑教授巴利文。

 

巴利文是重要的佛典語言,但是在香港念巴利文的人並不多,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缺乏教師。志蓮淨苑研究員,專注原始佛教的義理與修持的蕭式球老師說:「那時候為了推動南傳佛教的活動,聘請過很多人來教巴利文,卻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這些老師在教一段很短的時間就教不下去,這是因為這些老師本身對巴利文理解得不夠深入,沒有那麼多豐富的內容教學生。」他跟老法師學了整整11年的巴利文,直到法師退休回斯里蘭卡前,還一直在學新的東西呢。

 

「老法師是巴利文的國際權威,是教授該語言的首選人物。」蕭老師憶述,連前任巴利文聖典協會主席、牛津大學的巴利文教授Richard F. Gombrich,和太太來香港時也拜訪和請教老法師;5、6年前以翻譯巴利文經典見稱的菩提比丘(Bhikkhu Bodhi)也到香港看望老法師,足見其在巴利文學術界中的地位。

 

「老法師在學術上的成就和深度,可以教很多東西給人,和我們年輕一代和在知識上有很大的距離。」巴利文是一種很難學習的語言,因為它已不再流通,在電視、報紙等大眾媒體也接觸到,而且巴利文在佛教的經、律、論上的用法也有不同,增加了掌握的難度,蕭老師說:「如佛經中說有三種大怖畏,我學的時候每個字都明白,卻不明其中內容——其中一種是『有子無母怖畏』,單憑字面上的意思無法明白。後來老法師解釋這是指很大的恐慌,母子都失散了;『母子雙得』又是怎樣呢﹖原來就是失散的母子找回親人的意思。如果沒有老法師的解釋,這些經中的句子就會成了盲點,也許單靠上文下理大約也知道是什麼,但就不可能有更深入的認識。」老法師對巴利文的通達可見一斑。

 

蕭老師還說,從他的教學中可以知道很多東西,如經文的段落和意境,當時的印度文化和生活環境。老法師喜歡以唱誦形式上課,除了加強學習記憶的作用,也同時喚起道心,帶起宗教的感覺。

 

老法師在港教授巴利文和南傳佛教經典,建立了學習巴利文的風氣,造就了一大班學習巴利文的學生,這些學生跟隨老法師十多年,完成深造班後組成一個譯經小組,培養出香港一群懂巴利文的弘法人才。老法師在課堂上講解的經典,由學生們執筆,出版成《巴利文翻譯組學報》半年刊,直到現在這些翻譯工作還是一直持續著,最新一期的學報已是第十四期。

 

2003年,眼見老法師的工作越來越繁重,他分別在志蓮淨苑和香港大學教授巴利文,每星期只有一天沒課堂,沒課的那天也是用來批改作業,他們便因而開設錄影帶班,減輕老法師的負擔。以老法師上課的錄影輔以助教中文的講解,教授初級巴利文,希望除了以英語教學之餘,也希望能把巴利文教給華語學生。李葛夫老師表示,老法師圓寂後,這課程還繼續辦下去,希望延續老法師畢生想讓更多人懂得巴利文的心願。

 

 

延伸閱讀︰

 

「追思阿那律陀尊者」特輯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