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當活佛轉世遇上伊波拉

文:蔡歌 | 2014-12-17

美國攝影師穆波(Ashoka Mukpo)是一位佛教徒。今年十月,他在非洲利比里亞為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工作期間,證實感染伊波拉病毒。相信穆波是首名染病的美國新聞從業員。由返美治療以至康復,對他來說是一趟奇妙的旅程,也是一回深刻的人生體悟。

穆波在西非參與人道工作已數年。他在九月底開始與同事在利比里亞首都蒙羅維亞採訪伊波拉疫情。穆波的新工作剛開始第二天,就出現伊波拉病徵。他覺得全身乏力,並有微燒。穆波擔心最壞的事情已發生在自己身上,立即自我隔離。其後他到無國界醫生治療中心接受測試。十二小時後,報告顯示他對伊波拉病毒呈陽性反應。

穆波返美,接受隔離和治療。他曾十分沮喪,生怕染病死亡,不能與未婚妻再見。這原來是他心中最深層的恐懼。

他有點「與眾不同」,而且並非他自己選擇的:他是一名「祖古」。亦即是說,穆波被認出是一位喇嘛的轉世。穆波的西方母親曾下嫁了一位藏僧,但穆波是他母親與另一位男士所生。孩提時代的穆波已被認出是修行者轉世。他雖然一直信奉佛教,但並沒有成為一位僧人。他選擇了人權工作和人道救援工作,也是一位攝影師。

這一場令香港人不其然回想起沙士災難的伊波拉風暴,使身處其中的人,難免對生命的種種重新反省和檢視。穆波跨過了死亡威脅後,接受全國廣播公司的訪問時說,他對一切都萬分感恩,但不會過早輕言慶幸。

對於自己得到幾可說是全球最佳治療和照顧的同時,無數非洲人卻仍身陷危難,穆波感到十分沉重。「我深感到這樣總是不對的。」

作為一位佛教徒,穆波也嘗試十分如實地對待自己的身體感官和意識。他不諱言治療期間身體受到的痛苦。「我意識到這些痛苦會追隨我一段時間。但我亦感到逐漸尋回力量。我在醫院時,臥在床上根本就全身乏力……然而,整個身軀也嘗到另一種受樂。」

穆波有沒有悔恨或遺憾呢?他說沒有。這件事是怎樣的一次經驗?他說,還是不要從伊波拉去學懂甚麼吧!但既然發生了,也總能藉此體會到人生某些面向,繼續走下去。

對穆波的經歷和感受,我們可嘗試盡量不加判斷的聆聽,從而以當事人的角度跟他經歷一番。由於他「與眾不同」的宗教身份,也由於他在生活上的選擇,我們也許能在嘗試感受他的遭遇和回應時,得到豐富而獨特的體驗。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