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瘦出個未來?

2010-01-28

文﹕小西

上兩次,我在這裡提到,因為反對政府傖促上馬興建「高鐵」,一批「八十後社運青年」選擇了「廿六步一跪」、「斷食」等苦行,一方面表明自己的決心,另一方面則希望感召市民,並促使議會內的議員們,停一停,想一想。在「斷食」的行動中,這一批年青人套用了「當動物生病了,會本能地開啟斷食的機制,讓身體得到自在的新生」等現象作為比喻,指出當社會生病了,也需要停下來,想一想。於是他們選擇了「斷食」,以表明生病的社會也需要暫時停下來,自我更生。

「斷食」固然可以具有正面和積極的意義,但正如人類的大部分行為,「停止進食」或「減少進食」有時也不過是人類無明慾望的假借。早前,我曾在這裡花了不少篇幅,討論人們如何通過「吃」來企圖抒解情感上的困窒,所謂:唔開心,食咗佢!但反過來說,「停止進食」或「減少進食」有時也可以是人類無明慾望的體現,而「瘦身」或「減肥」可謂其中的表表者。

我們知道,「瘦身」一詞近年可謂雷厲風行,你固然可以在電視廣告、路訊通、報章上找到它的身影,你更可以在電影中找到它。例如,由杜琪峰與韋家輝執導的電影《瘦身男女》(LoveonaDiet,2001年),便是首部打正旗號以「瘦身」為主題的香港電影。電影當年大賣,也可見人們對「瘦身」的受落程度。

但人們為什麼這麼熱衷於「瘦身」呢?固然,肥胖的確讓身體較容易產生健康上的問題,但君不見不少嚷着要「瘦身」的少女們,本身已清瘦得瘦無可瘦嗎?記得有一次筆者乘搭巴士,車上的路訊通正好播放一只「瘦身」廣告。正當那些廣告如常的誇大「瘦身」的逼切性,以及他們所提供的「瘦身」服務的「療效」時,我卻聽到坐在我前面的兩名少女,正在商議是否花上四千多五千元,也一嚐「瘦身」的滋味。不過,稱她們為「少女」可能並不準確,因為從她們的聲音、體態與樣子,大概只有小六或中一的模樣。當正在處於發育時期的少女們也熱衷於「瘦身」,實在令人好奇,「瘦身」到底蘊含了一種怎樣的無明慾望?

從芸芸的「瘦身」廣告所見,這一股龐大的慾望不一定跟身體健康掛勾,更多的時候,它跟他人的目光、自我形象,甚至事業前途有關。不過,最讓筆者感到難忘的,是這樣的一個廣告:跟不少香港人相似,廣告中的主角也是典型的「吃通街」。但讓這位「吃通街」煩惱的是,「吃通街」的代價往往是過胖、「唔靚、比人啤」。但現在喜歡吃的人有福了,因為她/他可以選用XXX極速消脂丸,就算他們吃了再多的食物,也不會胖。

要知道,人類的慾望很多時都是互相矛盾的。有時,「瘦身」不單滿足了人類的某些慾望,它也嘗試調解人類芸芸慾望間的矛盾。或許你會說:真係攞黎搞!

微閱錄簡介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