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發個DJ夢

第276期明覺   文:傳燈法師| 2012-05-16

20歲那年,我在家鄉的中學畢業後,便獨自前往彭亨州的文冬鎮讀高六,準備報考大學預備班。首次隻身離鄉,當然很不習慣,由於寄居在別人家裡,即使鄉愁很濃,也不敢經常打電話回家。當時,陪我度過許多個孤獨寂寞夜晚的,是一部小型收音機。每當夜闌人靜,尤其在不必背書的夜晚,我都會扭開收音機,聽著DJ柔和感性的聲音,讓一曲又一曲扣人心弦的校園民謠和流行歌曲,伴我進入夢鄉。

DJ們動聽的聲線,安撫了遊子的思鄉情懷,讓離亂的心情得以踏實和安穩。

慢慢地,我開始仰慕他們,很想向他們看齊,於是在心中發了願,希望將來也能當DJ。當時,學校有全國大專院校的人來宣傳各科各系,經過細心考量,我認定要考入檳城理科大學,聞名全國的大眾傳播媒介系。

如願考入理大,但專攻的卻是新聞系。

2009年,我陪同衍陽法師回港成立大覺福行中心。一個因緣下,新城財經台的劉婉芬,邀請師父和楊大偉,一同主持《健康地球人》節目裡的「心靈環保」。當時,師父的身體不太好,我每次都會陪同上錄音室,現場聆聽他們在大氣電波中精彩的對談,分享他們探討與社會大眾息息相關的生活課題,在有限的時空裏,深入淺出地帶出正面的信息,我耳濡目染,受益良多。

婉芬是位很能代表普羅聽眾心聲的主持人,她經常會為受苦受困的人,提出現實又尖銳的問題。一想起收音機旁有數以十萬計不同階層的聽眾,期待著從每集的談話中得到正向的能量時,師父都會加倍小心自己的言談,處處留心措詞,更極力嘗試把深奧的法理講得淺白。 由始至終,我只是身在錄音室中的第一個忠實聽眾。

大約一年多前,師父又受邀到弘法精舍的佛門網,主持《家家有本常念的經》網上電台節目,我依舊風雨不改地每次陪同錄音。播了幾集,有一天師父忽然想到,如果兩個人一起主持,不是更有互動嗎?於是便向法護法師提議,請我一同主持節目,法師欣然答應。

我很珍惜這個因緣,每集都全力以赴。我不同的成長背景,吸引大家一些興趣,加上並不太流利的廣東話,很多時令大家增添了歡樂。我常收集大眾的問題,在節目裏提出,讓師父解答。師父和我都有一個理想,努力讓節目內容更輕鬆、更貼近生活。

聽到有好的迴響,初出茅廬的我,心裡難免有絲絲歡喜。雖然不是全職DJ,但總算在電波中和大眾交心,師父笑說:「有情來下種,因地果還生。」十七年前的一個小夢,讓我確實知道,有願必成。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