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發願建寺,教導青年女性學佛,培育弘法人才⋯⋯東蓮覺苑是香港佛教發展史上重要的一頁

文:郭湄湄    圖:佛門網| 2020-06-09

東蓮覺苑去年的香港書展舉辦講座,介紹它在八十年間如何從香港首所女子義學院,成為佛教弘法人才的搖藍,以及今天的法定古蹟。

講座期間,香港東蓮覺苑董事會主席李焯芬、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前總監衍空法師和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名譽助理教授丁新豹博士,為我們勾勒出東蓮覺苑歷史的輪廓,並探討它對於香港佛教發展的影響。

東蓮覺苑的起源

東蓮覺苑位於香港島跑馬地山光道15號,為香港島首間佛教寺院,由何張靜蓉居士(法名蓮覺)與丈夫何東爵士於1935年出資創建,名字由他們的名字組合而成。東蓮覺苑由建築師馮駿設計,揉合了中華古典復興風格和西方建築風格,莊嚴典雅,獨樹一幟,外觀猶如一艘巨船,寓意載著眾生度過度無明業障之海,從生死的此岸到達涅槃的彼岸。它於2017年6月獲古物諮詢委員會確認為法定古蹟。

衍空法師說,東蓮覺苑本身,以及其創辦人發心建寺的故事,已是傳奇。「創建東蓮覺苑並不容易。在1920-1930時代的香港,張蓮覺居士身為一個女子,能夠創辦東蓮覺苑⋯⋯既有願景、理想,又有能力,到了今天我們仍在享受她的發心所帶來的貢獻。」法師認為,東蓮覺苑對於香港佛教界的貢獻和影響非常深遠。

張蓮覺居士發願建寺的故事

張蓮覺居士1875年在香港出生,自幼隨母親念佛,篤信佛教,為人聰慧、獨立而勇敢,小時候已勇於挑戰纏足習俗和「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傳統思想,要求讀書識字和停止纏足。父母疼愛她,允許她自學和不再纏足。

張蓮覺居士在父親的喪禮上邂逅香港著名企業家、慈善家何東,後來更為他的妻子。兒女長大後,她與丈夫一起參訪各地的佛寺,禮佛誦經。人生無常,她先後歷經患上重病、丈夫病重、女兒患上抑鬱症等波折,期間她一直勤修淨業,三人的難關最終也得以跨過。她有感獲得菩薩佑護,更加深信佛法,並體悟到世事無常,若無佛法指引,痛苦難以解除。

其時局勢動盪,軍閥割據,張蓮覺居士高瞻遠矚,念及眾生之苦,發心建寺和辦學,弘法利生。她約於1932年邀請靄亭法師於新界青山開辦「寶覺佛學研究社」,教導青年女性學佛,培育弘法人才。在那個年代,大多數女子都沒有機會讀書,張蓮覺居士勇於為自己和其他女子爭取讀書權利,可謂當時的先鋒。

其實早在1931年,張蓮覺居士便已分別在香港及澳門創辦「寶覺第一義學」及「寶覺第二義學」,並擔任校長。其時何東爵士打算向政府申請撥地辦學,卻未獲批准。後來張居士獲何東爵士贈予十萬元,遂決定用作興學弘法,購入山光道地皮,籌建苑舍。夫婦二人歷盡艱苦創建東蓮覺苑,幸得靄亭法師鼎力支持建寺大業,親自購買建寺所需材料,並督導建寺過程,為寺院的佈置和風格設計提供了許多寶貴意見。苑舍於1934年落成,取名東蓮覺苑,乃合何東爵士伉儷二人之名,義學也同時遷入東蓮覺苑。

東蓮覺苑對香港佛教發展重要性有多大?

東蓮覺苑開幕後,成為了多位高僧大德的說法之地。李焯芬教授說:「東蓮覺苑於1935年成立後,由於位置接近市區,很快就變成香港佛教活動的中心。」張蓮覺居士和何東人脈廣闊,邀請了內地很多著名的大德來東蓮覺苑弘法,包括「三虛」──太虛大師丶虛雲老和尚和倓虛長老。

倓虛長老四十年代末來到香港,在荃灣的弘法精舍辦「華南學佛院」,一共兩屆,每屆三年,培養了香港以至海外的眾多重要僧才,包括暢懷法師和永惺法師,都是當年的畢業生。李教授說:「有些畢業生到了外國弘法,如樂渡法師到了美國,性空法師和誠祥法師去了加拿大,後來他們更創辦了加拿大的湛山寺。由此可見,東蓮覺苑對香港和海外的佛教發展十分重要。」

教授指,香港佛教聯合會創立時,最初的會址也是在東蓮覺苑,歷史因緣足以說明,東蓮覺苑對香港早年佛教的發展非常重要。 他認為,如果佛教要繼續發展,造福人類,人才培育是十分重要的一環。「東蓮覺苑非常支持教育工作,例如衍空法師所主持的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便是苑方的長期合作伙伴之一⋯⋯在大學辦佛學課,讓年輕人接觸佛法,有助他們活得更快樂、更自在。」

除了長期資助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及其他大學的佛學課程外,東蓮覺苑也參與了許多外地的佛學課程發展,包括北美洲、加拿大和美國等地。

從東蓮覺苑的牌匾和對聯,見證何東夫婦廣結善緣之風

丁新豹博士指,東蓮覺苑保存了不少珍貴文物,都是由多位政界名人和佛門龍象所贈,包括康有為、張學良和徐世昌贈送的牌匾和對聯等,由此可見何東夫婦生前廣結善緣。

丁博士介紹了何東家族和這些叱吒風雲的人物之間的故事:當年「戊戌變法」失敗後,康有為落難逃到香港,何東爵士冒著巨大風險接他到家中暫住。康有為感激不盡,離開香港前寫了《贈何曉生書》記述他落難的故事,並向何東道謝。當他知道何東夫婦出資建寺時,更送了一副對聯給他們,可見康有為和何東夫婦交情不淺。這幅對聯現正掛於東蓮覺苑大殿石階前。

張學良曾是東北軍司令,位高權重,於1936年發動西安事變,改變了中國命運。何東和張居士的兒子何世禮於1929年成為了他的副官和私人秘書。1931年「九一八事變」那天,何東夫婦二人在兒子的陪同下,正與張學良在北京的戲院看戲和商討國家大事。由此可知張學良和或何東家族關係非常密切。寺中「慈雲覆幬」的牌匾,正是張學良所題寫。

何東和曾經獲選中華民國大總統的徐世昌亦有交情,後者曾以個人名義給東蓮覺苑贈送「嶠炎慈雲」牌匾。
 
東蓮覺苑是香港歷史的縮影,也是香港佛教的傳奇,它的存在箋注了香港一段風雲變幻的歷史,是香港佛教發展史上重要的一頁。我們應當細味前人為香港佛教努力耕耘的努力。

延伸閱讀:
欲入無為海,先乘般若船──東蓮覺苑如何照通古今、繼往開來?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