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百多年來,靈渡寺流傳著一個靈異故事,到底是坊間謠傳還是真有其事?

文:演然 | 2020-12-10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承接前文

百多年來,靈渡寺流傳著一個靈異故事,在該寺的一則簡介中,便有如此記敘:

「寺名『靈渡』,實該寺素有靈異,普渡眾生」!

此乃元朗廈村鄉鄉事委員會文書主任鄧伙壽之言,並非坊間謠傳。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事情始末,得從清光緒年間說起,那是十九世纪末期、一百二三十年前的事情了。當時的靈渡寺已為元朗鄧族所持有,早於道光年間(1840年),鄧氏族人便於靈渡山(圓頭山)重建寺院,並以風水為由,將寺門改成橫向,形成我們今天所見的獨特建構,以護蔭元朗平原諸圍村住民。

現在我們進入靈渡寺,在其正殿右旁的壁間,會發現一塊刻於光緒三十年(1904年)的石碑(見圖),那是現今香港境內獨一無二的民間故事碑文,此碑名為「先父寵榮公軼事碑記」,為當時鄧族村人鄧惠麟所立,內容記載其父生平點滴,以及頌揚靈渡寺內所奉之佛,極為靈驗,現根據蘇萬興先生的著作節錄及整理其事如下:

「鄧氏自洪贄、洪惠二公始遷元朗,世居廈村。後有一宗枝寵榮公,三十三歲時忽咯血,名醫診治,以為病重難療,家人彷徨無策,適有曾持戒靈渡寺之老尼自東莞歸,因囑寵榮公母往寺求佛賜仙水以救其子。翌日,其母率家人赴寺求籤,得悉陽壽已盡,家人憂泣,不知所為。後經老尼勸慰,舉家在佛前起誓,求仙水供寵榮公飲用。其後已屆七十高齡之寵榮公母每晨雞鳴後即率子孫赴寺,許願減壽求仙水以供寵榮公療疾。」

就是這樣,每個清晨,鄧惠麟的高齡祖母便領著親友徒步入山,來到靈渡寺虔敬祈禱,誠心禮佛,希望佛祖庇佑,好讓其病危的兒子(即鄧惠麟的父亲寵榮公)能逢凶化吉,大步檻過。

「一日,寵榮公入寐,弟顯榮侍床側,朦朧間見三道人立房外,中一道人以袖拂帳,手摩案頭藥物曰:『靈渡寺菩薩到!』顯榮公警覺,推醒寵榮公,初疑病篤鬼魅相纏,及服藥後,頓覺遍體清涼,始悟為神人賜藥。」

靈渡寺菩薩夢中顯靈,寵榮公服藥以後,身體漸見起色,於是鄧家上下連忙回到靈渡寺還願……

「日後舉家赴佛寺祈佛超幽,卜得吉兆。其母欲於寺中居住以便禱告,不料此時突覺體中寒熱交作,猝然病倒,老尼急遣人負返家中。翌晨,顯榮公赴寺為母求丹藥,跪拜時乍見地上現『生安』二字,且見觀音座前盂水有靈丹浮起,因納壺中持歸,抵家後方知其母已溘然冥逝。寵榮公哀號悲泣,旋即臥倒不能下床。」

可是,鄧惠麟的高齡祖母因為曾於廟內立誓以減壽來換取兒子的性命,所以事後果真病倒,與世長辭。至於觀音座前盂水有靈丹浮起,那是何等靈丹妙藥,則是不得而知。不過相傳古時靈渡寺旁有溪水環流,溪流暗藏清泉一道,水中時有長形螺,據云泡制後服食有解毒之效,鄉人目之為「神仙螺」。也有傳說靈渡寺內長有野生靈芝,服之用之,能治百病。

於是,寵榮公的弟弟顯榮公便把「靈丹」帶回家裏,泡制成藥,給兄長服用……

「其母出殯後,顯榮公以壺中丹藥煎水飼其兄寵榮公,一月後病已漸減,又後半月,肌長驅充,較得病前更加精壯。癒後,寵榮公再生二子,並得延壽八載。」[1]

最後,寵榮公死過翻生,獲延壽八年,家人對此無不嘖嘖稱奇,其子鄧惠麟為了報答靈渡寺之仙佛「濟人大德」,便立碑記之,「使後世族人得以永志不忘」!

這就是靈渡寺的靈異傳說。佛祖顯靈,自古以來一直在廈村民間流傳甚廣,靈渡寺因此更加名聲遠播。其後,尚有鄧族後人作跋,以紀念此一靈異事蹟:

「碑中所敘軼事,具見母慈子孝,兄友弟恭,即不論神跡,就教育意義言之,亦足為世人典範也。」

作者 - 演然
文學碩士、理科碩士、佛學碩士。香港青年文學獎公開組季軍、香港浸會大學學術獎、第二屆香港出版雙年獎語文學習類得主。科幻小說作家,近作包括《綠色地獄》、《達爾文星遊記》和《生死結界》,內容滲入佛學禪理。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