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學研究文學碩士-AD

百齡高僧談成佛之路 紀念佛門泰斗本煥老和尚

文:明覺雜誌 | 2018-03-29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誕生百年,出家鑽研三藏已七十餘年的本煥老和尚,一生傳奇。曾仿效古人「頭懸樑」以苦修禪法﹔歷時三月跪拜朝五臺山﹔刺血寫二十餘萬字血經供佛﹔母逝燃臂為燭守孝。

數十年來,連續重修丹霞山別傳禪寺、廣州光孝寺、深圳弘法寺、湖北新洲報恩禪寺、湖北黃梅正覺禪寺、南雄蓮開淨寺、雄寺、江西百丈寺等八大寺院,德業非凡。

前半生苦行,後半生奔走中外,遍訪世界各國弘法度眾,既承禪門宗風,更倡人間佛教。

2012年4月2日老和尚圓寂,為紀念一代佛門泰斗,我們重新刊登本刊於老和尚百歲生日前進行的訪問。言談間老和尚輕談淺說七十餘年學法、弘法事,如是問,如是答。如何﹖他說﹕「都是平常的事情。」

難忘與擔憂的事

問﹕ 這麼多年,您老人家弘法最難忘的事情是什麼?

答﹕ 我認為沒有什麼特殊的事情,都是一般的事情,都是平常的事情。


問﹕ 寫血經這件事特殊嗎?

答﹕ 寫血經只是我應當做的事情。佛在因地中折骨為筆,剝皮為紙,刺血為墨,積如須彌,我是向佛學,但是沒有做到剝皮為紙,折骨為筆。我現在還是凡夫眾生,我只是向佛學啦。不是大的學,是小的學,一點點地學﹗ 當然,我們還沒到時間,到了時間,就剝皮為紙。要問我什麼是大事情﹖驚天動地就是大事情。沒有驚天動地都不是大事情。發生這些事是大事情嗎﹖都是世間法的事,不算大事,但是我們成佛也是從世間法做至出世間法,沒有世間法也就沒有出世間法。從凡夫眾生直至成佛,這是每個人的福德因緣。


問﹕ 這麼多年弘法過程中有沒有一些特別令你擔憂的?

答﹕ 哎呀,我都不知道什麼叫擔憂不擔憂的。我所有做過的事情就算啦,做過就算啦﹗有什麼擔憂不擔憂的嘍……好的事不過如此,壞的事不過如此,隨他去。要讓我都裝進去啊﹖好比普賢菩薩說的,盡虛空界不能容受。但所做的事沒相,無相,無形無相的事盡虛空,遍法界,沒有辦法。


問﹕ 眾多公職對弘揚佛法來講是好事還是拖累?

答﹕ 世間法各有各的因緣。他擔著什麼職務就什麼因緣,但是有了職務後將事情做的好不好,又是因緣。就是看他自己的福德因緣啦。


問﹕ 好比您老擔任什麼主席啦、會長啦,是好事還是拖累呢?

答﹕ 對國家、對社會、對群眾、對眾生有益的就是好事﹗能對國家、社會、佛教有益就是好事﹗於國家社會佛教眾生無益的就是拖累。這就是我兩個觀點。為了國家利益、群眾利益、人民利益、佛教利益的事,就永遠做下去。於國家、人民、社會、佛教沒有益處的就永遠都不做。

弘法走的路

問﹕ 你出家78年,在弘揚佛法上走了怎樣的一條路?

答﹕ 走的是用功辦道、了生脫死的一條路,是利益眾生、教化眾生、救度眾生、成就眾生、結眾生緣的路。這是每個人成佛必定要走的路。每個人都是未來的佛,既然每個人都是未來的佛,就是成佛必走的路,是培福修慧的路。不走這一條路就沒有辦法成佛啦﹗普賢菩薩說「是故菩提屬於眾生」。若無眾生,一切菩薩、一切眾生皆不能成正覺。不去救度眾生、教化眾生,不去培福修慧,怎麼能夠成佛呢﹖福慧沒有辦法具足,怎麼能成佛呢?


問﹕ 你是怎麼引導這些出家徒弟和在家徒弟的?

答﹕ 哎呀﹗這種事情是我的領導嗎﹖我的引導總是希望大家好。出家就要好好用功辦道。出家就是為了生脫死,成佛的道路,這就是根本的道路。離開這條道路,就不是根本的道路。我們出家不為了生脫死教化眾生、救度眾生,那還出家做什麼?!那就不要出家了。出家就是為了走這條道路,這條就是成佛的道路、菩薩的路。這條道路不僅是我要這樣做,要這樣走,我也希望大家都那麼走。不但今生這樣做,盡未來際生也這麼做。但是各人成佛時間不同,願力不同,所以成佛時間不同。拿我來說,我願力還不太大,但是比其他人來說還是大。成佛的時間還需要很長,是極樂世界最好。這四十八條,一條一條去做,才能成佛,但是我成佛的時間與世界要超過阿彌陀佛超過法藏比丘。我成佛的世界若不超過極樂世界決不成佛,一切都超過極樂世界我才成佛。


問﹕ 那您是用什麼方法帶領這些徒弟呢?

答﹕ 哎呀,佛陀的辦法大把啦,都是佛的弟子就都學佛啦。我們自己沒有辦法,我的辦法都是學佛的辦法,我是個凡夫眾生,我有什麼辦法呢﹖哈哈﹗我至今還在學呢。佛菩薩怎麼教化眾生,救度眾生,怎樣結眾生緣,我就是跟他們學了,不學怎麼做﹖我們最重要講一條,要向佛菩薩學習,要向歷代祖師學習,向他們學習就是成佛的道路,不走這些道路怎麼成佛?


佛門泰斗本煥老和尚

1907年出生於湖北新洲,俗姓張,學名志山。22歲在新州報恩寺出家,賜法名本煥。

1930年到武昌寶通寺受戒,稍後往江蘇揚州高旻寺拜來果法師為師,在此修行7年。

1937年不辭辛勞,發大願朝拜五臺山,後住碧山寺。

1939年任碧山寺第三代方丈,在此苦修10年期間,刺血抄寫《普賢行願品》等經書,計二十多萬字。

1948年離開五臺山,到廣東南華寺誠接虛雲大和尚的法。

1949年就任南華寺方丈。

1958年,蒙冤入獄,至1980年始平反回歸山門,就任丹霞山別傳寺住持。

1987年任廣州光孝寺住持。

1992年兼任深圳弘法寺方丈至今。

現任中國佛教協會諮議委員會主席、湖北省佛教協會名譽會長、廣東省佛教協會名譽副會長、深圳市佛教協會會長、韶關市佛教協會名譽會長。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