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直指人心,見性成佛--臨濟智慧與宗教異化(二)

文:明海法師 | 2021-08-01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續上期)

 

以「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為宗旨的禪宗毫無疑問屬於宗教符號最弱化的佛教傳承,也是佛教內部防止天平左向失衡的重要力量。它是要我們放下對諸多宗教手段的執取,而直達與佛平等的心性。這些宗教手段包括經典、佛像、儀態甚至語言文字。所有這些手段與符號被喻為指向月亮的手指,它們不能成為目的,也不能在它們上面建立各種形態的“自我”,應該越過它們直達真理之月。在佛教的內部生態中,禪宗仿佛清涼劑或者鎮定劑,消解了宗教狂熱、宗教教條等宗教異化現象的出現。

臨濟宗的開創者義玄禪師在其開示中,處處流露出這種幫助我們從對宗教手段的粘縛與執取中得大解脫的智慧。

臨濟禪師早年的佛法修學窮盡了佛教作為宗教手段的全部,也就是前述天平的左邊部分,後來到黃檗禪師會下,才開始扣問直指人心、脫卻一切宗教窠臼的向上一路:

只如山僧往日曾向毗尼中留心,亦曾於經論尋討。後方知是濟世藥,表顯之說,遂乃一時拋卻,即訪道參禪。(《古尊宿語錄》,中華書局,1994年,P65)

在黃檗禪師三頓棒下徹悟己心後,才感歎「原來佛法無多子!」所謂「無多子」,也即本來現成,觸目即是,勿需他求。

對教主的崇拜是所有宗教得以建立的支點,甚至是有些宗教的核心,但佛教並沒有無限誇大這一點,佛陀的偉大並非某種「神格」意義上的偉大,而是因為他圓滿完成了對真理的覺悟。這種覺悟的可能性和機會對於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在此意義上看,佛也並無奇特,只是假名,所以臨濟禪師說:

道流,你若道佛是究竟,緣甚麼八十年後,向拘尼祿雙林樹間側臥而死去?佛今何在?明知與我生死不別。你言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是佛,轉輪聖王應是如來。明知是幻化。……道流,真佛無形,真法無相。你只麼幻化上頭作模作樣,設求得者,皆是野狐精魅,並不是真佛…… (《古尊宿語錄》,中華書局,1994年,P64)

臨濟禪師批評了人們對作為宗教施設的「形相佛」的執著,提出了「真佛」(和趙州禪師一樣),那真佛在哪裏呢?

你一念心上清淨光,是你屋裏法身佛;你一念心上無分別光,是你屋裏報身佛;你一念心上無差別光,是你屋裏化身佛。此三種身是你,即今目前聽法底人。 (《古尊宿語錄》,中華書局,1994年,P58)

這裏將「佛」拉到了每個人的生命中,他是人人本具的一種生命品質,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去發現、去體認的真實。臨濟禪師如此開示:「意在甚麼處?只為道流一切馳求心不能歇,上他古人閑機境。」(《古尊宿語錄》,中華書局,1994年,P58)他甚至更一進以「奪」的手法粉碎學人對佛教中「神聖對象」的執著:「道流,取山僧見處,坐斷報化佛頭,十地滿心,猶如客作兒。等妙二覺擔枷鎖漢,羅漢辟支猶如廁穢,菩提涅槃如系驢橛。」(《古尊宿語錄》,中華書局,1994年,P58)

宗教的神聖構成除了教主,最重要的就是記錄於經典中的教義。教義以文字和理論的形態呈現,闡述了該宗教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宗教的這一部分在歷史上往往最容易形成經院哲學和宗教教條,對它們不同的闡釋又會成為教派分歧甚至鬥爭的起因。臨濟禪師對於佛教被稱為「法」的這一部分,有如下開示:

雲何是法?法者是心法。心法無形,通貫十方,目前現用。人信不及,便乃認名認句,向文字中求意度佛法,天地懸殊。道流,山僧說法,說甚麼法?說心地法…… (《古尊宿語錄》,中華書局,1994年,P59)

文本層面的法,概念、觀念層面的法都是標月的指頭,最終要指向心地。而心地的法是「目前現用」的。這就將佛法教義的終極價值拉回到我們生命與生活的現實上,而擺脫了被「玄學化」的危險。臨濟禪師也不客氣地批評了停留在概念層面不能將法落實到生命中的修行人:「今時學者總不識法,猶如觸鼻羊,逢著物安在口裏,奴郎不辨,賓主不分。」(《古尊宿語錄》,中華書局,1994年,P59)假設所有宗教的初衷都是要化導人心、干預人們的生活的話,這種執指廢月的偏差恐怕也是普遍存在於各宗教內部的。

神異是構成宗教神聖性的重要元素,在佛教裏有時稱為「神通」、「感應」。依教理,佛有六種神通。臨濟禪師對這六種神通有自己獨到的詮釋:

夫如佛六通者不然,入色界不被色惑,入聲界不被聲惑,入香界不被香惑,入味界不被味惑,入觸界不被觸惑,入法界不被法惑,所以達六種色聲香味觸法皆是空相,不能系縛。此無依道人雖是五蘊漏質,便是地行神通。 (《古尊宿語錄》,中華書局,1994年,P64)

臨濟禪師的「地行神通」將神通拉回到生活的大地上,每時每刻眼耳鼻舌身意與色聲香味觸法的交接就是生命中最大的奇妙,這裏才是佛法所關注的,也是修行人用心處。最大的奇妙在最平常的日用中:

道流,佛法無用功處,只是平常無事,屙屎送尿,著衣吃飯,困來即臥。愚人笑我,智乃知焉。 (《古尊宿語錄》,中華書局,1994年,P59)

臨濟禪師的智慧正是禪宗智慧的精粹,無論是對佛教自身還是其他宗教都是很好的警示與提醒。

當宗教背離其創教的初衷,被人們的自我所投射時,它往往會變成人們實現自我欲求的工具。也許人們更願意將宗教當作這種工具。因為宗教的號召力、組織力、鼓動力是如此巨大。當人們的欲望或仇恨披上宗教的神聖外衣時,它的毀滅性又是如此恐怖。觀察思維一下威脅當今世界和平的宗教極端主義,可以看到它其實發端於宗教的異化。覺察並防範宗教的異化需要智慧。臨濟禪師的智慧于此可見其珍貴與時代意義!

 

(完)

作者 - 明海法師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潛江人,一九九一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

一九八九年開始留心佛學,一九九○年於北京廣濟寺結識禪宗巨匠淨慧上人,從此歸心佛門。一九九二年九月,於河北省趙縣柏林禪寺淨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於洛陽白馬寺受具足戒。二○○○年於淨慧上人座下得臨濟宗第四十五代法脈傳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脈傳承。

現任柏林禪寺住持。多年來參與柏林禪寺的興復工作及生活禪的弘揚。著作《禪心三無》簡體版(三聯)及繁體版(天地圖書)分別於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國內地與香港出版,其佛學與禪修開示亦散見於佛學網頁及報章期刊。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