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諸佛菩薩篇-ads

看《刺客聶隱娘》

文:衛靈 | 2015-05-29

影片看了兩回,對白文言,連台灣人都聽不大懂,康城影展當然不會有中文字幕,第一回看,心的一頭喜孜孜撲進了盎然古意,心的另一頭在英文字幕裏掙扎著弄清脈絡;第二回才懂得,流連其間,不知人間何世。侯孝賢說:電影看不懂沒關係;我要補充:再看吧,回報會巨大。

唐人傳奇小說《聶隱娘》的個人色彩極之鮮明,愛往女性身上着墨的侯孝賢選中這個女俠,是天作之合。原著只短短約1700字,喜歡電影減法的導演還是要砍掉情節。聶隱娘十歲被女尼帶走,練成高強的武功與道術,開場一幕的黑白畫面很亮眼,舒淇飾演的聶隱娘以匕首秒速殺惡人(拍黑白為的是減低血腥,熟悉侯孝賢的觀眾自然明白),後來看到要殺的對象抱著熟睡小孩,下不了手。師父說:該先殺其所愛;更命她自絕於人,回去刺殺青梅竹馬的表兄,魏博節度史田季安(張震飾)。

影片為師父、聶隱娘與田季安之間寫進了隱晦的感情和親情,原著是沒有的,不過卻削去原著後半聶隱娘改投節度使劉昌裔的大片情節,這樣一來,正如復古的方塊銀幕,令全片更聚焦,令聶隱娘的考驗說服力更強,更加是大家口中「一個女殺手殺不了人」一句話概括起來的簡單故事。

不簡單的倒是影像故事。對白交代的情節提煉得最簡約也沒有,譬如舒淇全片的對白只有不到十句,觀眾只能用影像填滿留白。雖然還是一貫的侯孝賢風格,如長鏡頭、大遠景,但這次真是他電影語言的提昇:菲林的黑白與飽和色彩;隨心意轉換的銀幕比例;人物造型結合身體語言;外景奪目的山與水,風吹樹動,蟲鳴鳥語;內景的一柱一樑,一燭一簾,鼓聲琴音。這些,全都成了敘事元素,或曰角色,視覺語言的豐富和份量是他未曾有過的。

侯孝賢說自己的武俠片是有地心吸力的。因此,沒有賣弄原著的神怪,打鬥也不花巧,注重實感。這方面的寫實也和唐朝背景一以貫之,由衣飾,禮樂,建築以至生活小節,再配合簡約的鏡頭,古時人文風貌,呼之欲出。孤獨面對命運的聶隱娘給鑲嵌在林間、霧中,以至最後翩然遠去的大遠景田野上,鋪陳她一路走來的自省自決。女俠也因此是在地的,誠如侯導所言,唐風開放不囿於傳統,更有現代意義。影片流露視野不凡的人文精神世界,你不難給吸引了進去,不想回來。


衛靈:自由文字人,多屆香港國際電影節中文編輯。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