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真愛無界限

文:傳燈法師 | 2014-05-14

一位黑人推著一位白人病者,出現在佛教院侍部的辦公室門口。輪椅進不了辦公室的門,我建議大家坐在門外聊聊。黑人自我介紹,他名叫John,是位基督教徒,病者原來是位神父。John親切的笑容和滔滔不絕的口才,令人自然專注聽他說話。

「你信的是……」他望一望院侍部的門匾,繼續說:「佛教。放心!我不是要你改變信仰。」

他好像刻意不讓我有戒心似的,說話時表現出輕鬆的表情。

他問:「當你死時,能否確定你會上天堂?」

我對他的問題很有興趣,便直截了當地答:「我不確定。」

一個宗教人士,竟然對最後的終點沒有把握!他顯然料想不到我會這樣回答,稍微停頓後,他又說:「相信我,在你的人生中,無論你遇到什麼重大困難,只要你喊一句『Jesus』(耶穌),只需喊一聲『Jesus』,祂就會降臨你心中,打救你,甚至在你的眼前示現天堂。」

我帶著微笑專心聽著。他黝黑的膚色微微發亮,令牙齒顯得格外潔白。看我沒有太大反應,他續說:「你願意讓神父為你祈禱嗎?」

「好啊。」我爽快地答。

於是我們手牽手,輕輕閉上眼,他們開始虔誠地唸出祈禱文,唸完了,最後以一句「阿門」作結。看到我又沒反應,他用肯定的眼神暗示,要我也跟著唸「阿門」。

一位黑人傳教士、一位白人神父、一位佛教出家人,彼此為對方獻上愛心,氣氛祥和、友善。如果所有人都能彼此尊重、關愛、支持,整個世界將會變得不一樣。聽聞有極端的回教份子捉了一批就讀美國學校的中學女生,恐嚇凡信仰基督教的一律格殺勿論。

信仰本來是想要給人希望、給人生命方向、給人心靈平安的,但卻有人曲解這單純的理念,讓信仰的國度變得瘴氣烏煙。

同日的下午,有位患重病的女孩說:「師父,我很矛盾。」

「怎麼說?」我不明白。

「很多人來探我,有的希望我信佛,要我誦經、抄經;有的為我祈禱,希望我信耶穌、信上帝。我不想傷害他們,也不想令他們失望。」她小心翼翼地說出心中話,怕得失我這位師父。

我正在思量如何恰當地解開她的疑惑。她繼續說:「我知道大家都為我好,都希望我得到最好的……」

我說:「記住!不要為了討好任何人而去信奉某個宗教。無論什麼宗教都是導人向善,都想讓我們得到安穩、自在和淨化。你不妨問問自己,聽聽內心的聲音,跟哪個宗教最相應?就選它。」

她不答話,細心思考我的話。我再說:「信仰帶給我們的應該是光明、快樂的訊息。當你覺得不舒服時,可以先回到自己的呼吸,就像現在,知道吸進去、知道呼出來。」只見她輕輕閉上雙眼,去體驗自己的呼吸,確定做到了,才張開眼向我點點頭。

「當你感覺到擔憂、恐懼,或者煩躁,便要回到呼吸。」我繼續說:「如果你覺得跟主有緣,你可以呼喚主;如果你跟觀音菩薩相應,你可以呼喚觀音菩薩,讓菩薩的慈悲、大愛融入到你心中,給你力量和勇氣。最重要的是,你此時此刻感覺平安、自在。」

對一個時日無多的重病人來說,我不知這番話是否太沉重?然而她卻綻放出一個燦爛的微笑,就好像得到了一帖安心的良藥。

我希望每個人都感覺到靈性的召喚,更希望她在病苦當中,有能力把握自己,能夠得到心靈的和諧自在。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