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真正的原諒──沒有甚麼要原諒

文:張仕娟 | 2020-11-19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近日發生了一件感覺「被背叛」的事情,我感到受傷、難過和憤怒。這事挑起舊日傷痛,不容易平伏。其後跟師父Fr. Chris 傾談,他問:「背叛,真的存在嗎?」我知道他問這問題的含意,指的是非暴力溝通的原則:我們做任何事都是在滿足內在的需要。從這個角度看,對方這樣做,是在做滿足他自己的需要,是我們的思想把那行為演繹為「背叛」;從需要的角度看時,沒有所謂的背叛,只有嘗試在滿足需要的行為。由於我仍在情緒中,這些話我不容易聽入耳。我說:「如果對方是無意識地做了這種事,我會較容易原諒。」Fr. Chris反問:「如果對方是有意做的呢?」我答:「那我難以接受,我可能選擇不再往來!」Fr. Chris說:「有界限的愛不是愛!(Love with boundary is not love !)」我說:「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我有權憤怒,我要發聲,我要討回公道,我要……」說了一大堆的。「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重要的是要讓自己自由!(You can do whatever you want to do, but need to be free!)」Fr. Chris提點說。「如果感覺太辛苦,自由我也不要!」我雖口硬,心中卻知這是氣話。連日來,自己不是祈求渴望能活在慈悲與連結中嗎?

第二天,情緒又湧現,腦海又喋喋不休地高叫:「我有權擁有情緒,我有權生氣,我要為自己發聲,我要保護自己,我要……」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嘈,越來越強,我感到頭脹,渾身滾燙,就快爆炸一般。忽然,聽到一把聲音:「Christine,你要保護的那個『自己』真的是妳自己嗎?你要為她發聲的那個人是誰?真的是妳嗎?你相信妳是慈悲和愛嗎?在慈悲與愛中,存在背叛嗎?」當下,豁然開朗,聲音止息,情緒消融,內心湧現深湛的平靜。平靜了幾天,那事不再干擾我心情了。

 之後,有一天,我在接受非暴力溝通培訓的課堂裏,我發現原來自己內心充滿很多憎恨和不原諒。其後,忽然如臨終之人,迅速地倒帶觀看自己的一生,腦海浮現出一個個我不曾原諒的人,一件件我不曾原諒的事,洶湧澎湃,非常強烈。內容之多,時間之速,我難以招架,我用盡一切可以幫助自己平靜的方法來幫助自己,一天起起伏伏的。我最後還是求救於Fr. Chris,在他的深度聆聽下,我能哭出來。他最後說:「妳的淚水沖洗了『不原諒』。真實上,沒有東西需要原諒,所有的事情都是心智所創造出來的,它們全不是真實的東西。因為它們不真實,所以沒有甚麼可原諒。所有出現的東西,都是生命本身的展現,哭泣也是生命的自身顯現,允許它們出現、存在,不需要做甚麼,不要掙扎,甚至不用去放鬆,只需允許、接納便可。」

作者 -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