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真正的愛

第300期明覺   文:傳燈法師| 2013-05-01

在一次公開的研討會中,有位法師與一位天主教執士一同受邀擔任主講嘉賓。

研討會開始前,法師和執士並肩而坐,相談甚歡。執士是位年過七十的長者,十多歲時已經受洗,將一生奉獻給教會。他說天主教的修士分為兩種,一是單身的,將會被挑選晉升為神父;另一種則是結了婚的,升任為執士。他屬後者。他一生多病,經歷過生死關頭的掙扎,體會過病苦,幾十年來盡心地、積極地以過來人的經驗,入出醫院,為病者和病者家屬奉獻關懷,宣揚天主的博愛。

起初,執士和法師只是平淡的互相寒暄問候,當執事知道法師也跟自己一樣,一生病苦纏身,大家便越談越投緣,執士說自己有位妹妹是在佛光山星雲大師座下出的家,還與法師分享他媽媽的一段經歷。

研討會開始了,兩位不同宗教背景的講者肩並肩坐在台上,那種情景令人感覺特別殊勝。法師感恩這個機緣,更感恩身邊的執士,當眾大力讚嘆他將其一生奉獻給普羅大眾。一位宗教師真誠地推崇其他宗教的傳道人,那份對不同信仰的尊重,贏得全場如雷的掌聲。

輪到執士說話了,他忽然有感而發,將剛才和法師分享關於他媽媽的那段經歷說了出來。

他雖是天主教徒,但很尊重佛教。他爸爸去世時用的是民間傳統的殯葬儀式。執士說他爸爸生前住安老院,有天早上忽然要求太太及一家大小一起去飲茶,但媽媽拒絕了,堅持要等星期天全家放假時才去,爸爸再三要求,媽媽仍是堅拒,說還有很多時間,不用急。當天傍晚,爸爸在安老院用餐時,因食物哽喉送急救,他們還未趕到醫院,爸爸已經不治。

媽媽很自責、很內疚,認為丈夫的死和自己有關,終日以淚洗面,情緒極度低落,最終患上嚴重的抑鬱病。他用盡自己從宗教上學到的所有方法,始終無法安撫媽媽的悲痛和愧疚。一年多過去了,全家上下幾乎被媽媽的情緒拖垮。直至第二年,妹妹從外國回來探望,提議帶媽媽到佛光山住一段時間,他想想,為了媽媽便同意了。過了半年媽媽回來了,竟然像變了另一個人──開朗、積極。

他當眾說:「不知佛陀給了媽媽什麼妙法?令她有這麼大的轉變,我心裡很感恩佛陀、感恩佛教幫了我媽媽。」全場再次掌聲如雷。

兩個不同的宗教師,台下惺惺相惜,台上互相讚嘆。互相尊重、互相欣賞,那是多美的圖畫。整個研討會,在超出預料的和諧、歡樂的氛圍下圓滿。

不知大家對香港社會的對立、分化有什麼感受?

我的美國教授曾說:「The world is beautiful because of its diversity(這個世界因不同而美麗)。」而有一種力量,放諸四海而皆準,就是人類真正的愛,亦即是慈悲。真正的愛不分界限,不分彼此、膚色、年齡、國界、宗派……。對人對己有了慈悲,有了尊重,整個地球、整個社會,每個人,才能過真正安穩、自在的生活。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