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睡,在平安的夜晚

第275期明覺   文:林艾霖| 2012-05-02

我在上海的龍華醫院私人病房外,看到他們一家人,病人臉上的憂愁和絕望的神情,是我這輩子都無法忘懷的。

他們走進去之後,我想了又想,要不要進去?之前有問過醫生,說是腫瘤病人。我是陪我媽來這裡療養,和醫生像朋友一樣的交流,知道在中國,臨終關懷還沒有成形。所以如果我敲門,只有一半被接受的機會。

我舉起手,是病人臉上的憂愁使我提起勇氣,我敲門了,門開時我給他們一個友善的笑容,並以溫和的語氣說:“你好,我從馬來西亞來,希望能和你們談談一些幫助心安的方法,好嗎?”一老一年青,看了我一會,點頭讓我進去。

那年青的老公問了我一些背景,我說我常常幫助病人安穩的睡一覺,安穩情緒的方法對病情有幫助。於是,他讓我接觸他老婆了。

我對病人笑一笑,並問:“我可以抱抱你嗎?”她起初一臉錯愕,我靜靜微笑的等她決定,她大概感受了我的誠意,對我怯怯的點下頭,我抱了她非常瘦弱的身子。然後讓她躺下來,調整了她的睡姿,並對她說:“腫瘤就像家中的壞孩子,你越打,他越強。所以你累他不累。你聽過孟母三遷嗎?”她點點頭。

於是我接著說:“如果家中有良好的環境,就能感化壞孩子。所以你不如祝福你身體裡還很好的細胞,讓這些好細胞保持能力,不讓壞細胞去破壞他們,這樣對你的病情有幫助的。來,你有宗教信仰嗎?”她說沒有,我說如果你不介意,我能提供你一個非常簡單的佛教方法。她同意了。 我一句一句教她:“願我遠離痛苦,願我遠離危險,願我身體健康,願我生活如意。”她慢慢的唸,我說雜念和不好的念頭,對身體非常不好,所以把這句記起來,不要讓其他惡念進來,這樣來祝福自己的細胞,會很好。

然後我看到她兩眼深陷,有黑眼圈,知道她一定沒有好的睡眠,所以就讓她自已感覺最舒服的躺著,柔和的說:“來,跟著我,好好的睡一覺,就有精神來照顧好細胞了。來,頭放鬆,眉毛放鬆,眼球往下看放鬆,臉放鬆,頸項放鬆,肩膀……”她還沒等我唸完放鬆內臟和四肢,就睡著了。

我抬起來,老媽媽眼中都是淚,我點下頭,指出去說。我們三人躡手躡腳出去了。老媽媽是病人的家婆,她流著淚水說:“姑娘,你要來看看我媳婦,她這三個月都沒有睡一個囫圇覺了。”我緊緊的擁抱這位飽受煎熬的老人家,並答應會在這兩天去關心她媳婦。

翌日,病人精神良好,臉上有血色,並有笑容的說感覺非常好,並要我寫下那四句。然後再問一遍睡覺的方法,原來她一直都沒有辦法睡得沉,昨晚才有機會那麼平安的睡了一覺。

其實,我常常教人睡覺,尤其是中年和有壓力的人,我都指導他們保持正念,在放鬆時,把注意放在每個放鬆的地方,並感受身體和床的接觸,訓練自己的過程,可以最後把注意力放在腳板。然後心中只有一念:睡!慢慢的,就會全身放鬆的好好睡一覺,醒來,才有精神去面對生活的挑戰。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