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社會運動中的正念修行

第257期明覺   文:小西| 2011-08-03
《真愛的功課─追隨一行禪師五十年》《真愛的功課─追隨一行禪師五十年》

香港是示威之都,小則小型集會,大則七一遊行,年中總有林林總總的社會運動,在這城市的大街小巷發生。過去十多年,或許因為大環境的轉變,社會運動愈來愈多,筆者也結識了不少社運界的朋友,甚至參與了部份的活動。當然,社會運動不止於示威,要謀求社會朝向進步與開放的轉變,是細水長流的深耕工程,不爭朝夕。然而,當碰上突發事件,有人被欺侮、騷擾,甚至被捕,朋友們總按捺不住怒火,並忙不迭徹夜與運動同志開會,不眠不食,共謀對策。其後以最快的速度寫好一篇言正詞嚴的新聞公告,並召開記者招待會,向當權者詰問,向公眾呼喚。

近來,由於要為「《真愛的功課--追隨一行禪師五十年》讀書分享會」做準備,於是翻開了追隨一行禪師五十多年的真空法師的這部口述傳記。信不信由你,原來真空法師除了協助一行禪師,在法國梅村、美國西岸鹿苑寺以及世界各地帶領無數的正念修行班或營外,一生人做得最多的其中一項活動,正是發佈新聞公告,並召開記者招待會。

1938年生於越南的真空法師,本名高玉鳳,家中兄弟姊妹九人,她排行第八。父母祖輩都有點家業,加上父親受過專業技術訓練(在胡志明市前身的西貢的專業繪畫學院學習繪畫與屋宇設計),真空法師可算在無憂無慮度過了快樂的童年。然而,好景不常,六十年代以後,越南災難連連:先是南越總統吳廷琰,希望通過建立天主教政權,壓抑南越的佛教發展(越南可是個歷史悠久的佛國);又有南北越內戰(1959-1975);然後是越共政權的高壓統治。其間,因為真空法師追隨一行禪師從事大量的人道救援工作、和平運動以及營救越南船民,1968年離國以後,一直流放海外至今。

可以想像,1959年以後,面對重重國難,真空法師是何等心情。真空法師在《真愛的功課--追隨一行禪師五十年》中更自言,每次得悉國內僧人、知識份子、平民,甚至昔日同修,或被捕或遇害,甚至不惜自焚抗議時,總是意難平。但跟一般人不同,在一行禪師的正念修行的指導下,每次碰上這類令人憤怒的事件,真空法師以及她的同伴,總會先通過打坐或行禪(短則兩至五小時,長則數周),將注意力回到自己的呼吸,保持正念,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然後才採取該採取的行動。而且,很多時候,應對當前問題的最佳方法,往往會在她正念修行的當下浮現,渾然天成。

靈性中的社會運動 ——《真愛的功課追隨一行禪師五十年》讀書分享會

「正念文化」、「進一步多媒體有限公司」主辦

日期:2011年8月14 日 (周日)

時間:下午3-6點

地點:塔冷通心靈書舍(油麻地 窩打老道20號 金輝大廈 1 樓 6室)

查詢:塔冷通心靈書舍 2782 2027;進一步 2555 6355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