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福建鼓山湧泉寺 (下)

佛門網   文‧圖/法演| 2010-10-29
明代北藏明代北藏
明代南藏明代南藏
清代高僧血書《金剛經》清代高僧血書《金剛經》
斯里蘭卡僧伽羅文經典斯里蘭卡僧伽羅文經典
柬埔寨文貝葉經柬埔寨文貝葉經
大殿後方供奉西方三聖像前的鐵木長供桌,此木入水即沉而不腐,遇火不燃大殿後方供奉西方三聖像前的鐵木長供桌,此木入水即沉而不腐,遇火不燃
方丈室前有三株千年鐵樹方丈室前有三株千年鐵樹
千年石制洗衣槽千年石制洗衣槽
印經樓外觀印經樓外觀
印經樓內存放經板的架子印經樓內存放經板的架子
道霈禪師《華嚴經疏論纂要》的經板,就是當年弘一大師來湧泉寺特別倡印流通的道霈禪師《華嚴經疏論纂要》的經板,就是當年弘一大師來湧泉寺特別倡印流通的
湧泉寺的大知客妙極法師為我們介紹傳統的刻經板湧泉寺的大知客妙極法師為我們介紹傳統的刻經板
刻經板的局部刻經板的局部
手工印刷還沒裝訂的經書手工印刷還沒裝訂的經書
湧泉寺出版經摺裝的《地藏菩薩本願經》,還以木板作封面湧泉寺出版經摺裝的《地藏菩薩本願經》,還以木板作封面
湧泉寺出版的《地藏菩薩本願經》扉頁有線刻板畫地藏菩薩像湧泉寺出版的《地藏菩薩本願經》扉頁有線刻板畫地藏菩薩像
湧泉寺出版的雕版印刷線裝經本湧泉寺出版的雕版印刷線裝經本
珍貴的宋元版本大藏經
 
藏經閣建於明崇禎年(17世紀),由郡人曹學佺施建。沿著周圍的牆壁陳列了許多御賜大藏經的書櫃,分別是清康熙1715年、與乾隆七年1742年御賜藏經四櫥。藏經閣內左右有兩排玻璃陳列櫃,展示了部分珍藏的經書與文物,其中有清代高僧血書《金剛經》,明版《南藏》、《北藏》與清版《龍藏》等。在收藏的大藏經中,還有非常珍貴的元刊本《毗盧大藏》,總計不同版本佛經兩萬餘冊,手抄經書200多冊,以及明、清高僧血書佛經《大般若波羅蜜多經》657冊。而其中以明崇禎七年(1634)法林法師血書佛經為最早,共81卷。清代17世紀鼓山住持道霈和尚著作《大方廣佛華嚴經疏論纂要》,共有120卷,分裝48冊,雕版2425塊。此外還有少見的斯裏蘭卡僧伽羅語、緬甸與柬埔寨文等的南傳佛教貝葉經典。從這些收藏的藏經與東南亞國家的佛經來看,鼓山湧泉寺在海外文化交流上曾扮演重要的角色。
 
湧泉寺的大藏經版本中最珍稀的就是《宋版磧砂大藏經》,1934年虛雲和尚在《影印宋磧砂版大藏經序》中記錄其發現宋版磧砂大藏經的因緣:「…去夏蒐羅廢帙,竟發現宋哲宗版之《大般若經》、《大涅槃經》、《大寶積經》共計數百冊。梵夾雖已不全,脈望幸未災及。獲此瑰寶,視為奇緣。鈔補裝潢,七閱月而竣事。是誠本山閩忠懿王賜藏以後,碩果僅存之紀念品也。今聞朱將軍以施賑至關中,發現宋磧砂藏經,不禁歡喜讚嘆。…」。此外還有元刊本的《毗盧大藏》也是國內碩果僅存的版本,此版本現在國內只有山西太原崇善寺與鼓山湧泉寺有收藏,為元延祐二年(1315年)於建陽後山報恩寺雕印,合計20346冊。
 
藏經閣中有一佛塔,塔內供奉佛牙舍利。此佛牙舍利放在佛塔內部另一小舍利塔內,其實看不清楚。在《鼓山志》中,【註:7】清代道霈禪師在〈建正法藏殿記〉中紀錄其所見到佛牙舍利是「縱六寸、廣五寸,有奇重七十八兩」,往昔的紀錄今日實難想像,但顯然與目前截然不同了。書中道霈禪師說明了佛牙舍利的意義,「舍利」有兩種,一是佛的法身舍利,是指三藏十二部經典;另一是佛陀的生身舍利,就是佛牙、以及舍利子。如今佛牙舍利保存在藏經閣內的意義就是「舍利即是法藏、法藏即是舍利」。所以其實能見到這珍藏的三藏經書法寶,也就是見到佛陀法身了。
 
 
大殿後方供奉西方三聖像前的鐵木長供桌,此木入水即沉而不腐,遇火不燃。
 
三鐵:鐵木、千年鐵樹、千人鐵鍋
 
鐵木佛桌
在大雄寶殿後方的西方三聖像前,有一張鐵木長桌,此木入水即沉而不腐,遇火不燃,清康熙丙午年(1666年)由海外華僑所捐贈。
千年鐵樹
方丈室前有三株千年鐵樹,兩雌一雄,三株年年開花。樹幹特別粗壯的是雌樹,其中一株為湧泉寺開山祖師神晏所栽;外面一株是五代閩王王審知所植的,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歷史了。這三株鐵樹充滿了靈氣而又生機勃勃,許多分枝的枝幹都已過於粗壯而必須在樹幹下面架石柱以支撐,令觀者無不嘖嘖稱奇。這使我們想到雪峰崇聖禪寺山門前那兩株柳杉,也是開山祖師義存親手栽植,而今仍枝繁葉茂,天地間萬物生滅皆有定數,如今,祖師大德肉身雖皆已渺然,卻留下這千年燦爛的綠意,似乎為法燈的永續作見證。
 
千人鐵鍋
湧泉寺的香積廚內保存了4個銅鐵合鑄的千人飯鍋,最大的一口直徑有167釐米,深80釐米,一次可煮飯供1000人食用。走出香積廚,廊道旁還有幾個供洗衣的大石槽,據說也使用了有近千年歷史。
 
保存佛教文化遺產的印經樓
 
目前國內保存古代傳統刻印佛經的地方還有三處,南京金陵印經處、福州開元寺與鼓山湧泉寺。湧泉寺從宋代就開始刻經、印經,明代時還設立「永通齋」專門流通經書、法器、佛像等文物法寶。【註:8】清代已是全國重要刻印與出版佛經的流通處之一。 1928~1935年虛雲和尚任鼓山湧泉寺住持時振興道風,深感佛典經籍之可貴,大力整理鼓山經板目錄,當時由觀本法師協助整理經版,費時二年,於1932年著編成《鼓山湧泉禪寺經版目錄》一卷。據此書中所記,至1932年止,湧泉寺共有刻經359種,其中明刻版84種,清刻版195種,至今尚存有明末清初所刻的佛經及佛學著述板片3613塊,清末至1949年所刻的7696塊,各種佛像、書畫板片66塊,總計11375塊。1929年,弘一大師來湧泉寺,見到這些珍貴的佛書經板特別讚歎,也之為「庋藏佛典古版之寶窟」。
 
如今我們能夠在資訊發達的現代,還看得到古代刻印書籍的「印刷廠」,真的是太難得了。湧泉寺就保存了此一最珍貴的文化遺產──印經樓,對於喜愛古籍的愛書人來說,能夠一睹古代印刷古籍善本的書坊,就像與故舊知交相見般的興奮。我們放輕腳步從古老的木梯歩上二樓,參觀保存所有經板的庫房,小樓內陳列了許多放置經板的架子,架子上整齊排放的經板,由於空間狹小,我們必須小心翼翼的從走道間通過,看到其中有道霈禪師的《華嚴經疏論纂要》,就是當年弘一大師來湧泉寺特別倡印流通的。旁邊的工作檯上放著一些已印好、待裝訂的書頁,只見到一位工作人員,這令我們感到不可思議,印經樓目前還繼續印刷出版呢!
 
參觀完畢印經樓,夜幕已漸低垂,我們向帶領參觀的大知客妙極法師致謝並告假,步出寺院時經過佛經文物流通處,陳列販售著許多的手工刻印的經書,價格非常低廉。有一般大眾普及的《金剛經》、《地藏經》、《阿彌陀經》,還有《鼓山志》、《念佛切要》、《念佛四大要訣》、《增校鼓山列祖聯芳集》…等等,有的是線裝書,【圖29,30】有些是經摺裝還以木板製作封面,古樸簡單的裝潢,與手工刷印油墨的書頁,散發著古典的書香與人文氣息,於是請了幾本線裝佛書,細細體會當中傳承的不只是印刷的技術,在歷史文化遞嬗流變之中,有賴許多高僧大德的悲心宏願,這份法寶才得以有機會捧在我們的手心呢!
 
參考資料
 
《高僧傳》
《鼓山志》,收錄於《中國佛教寺志》49,臺北:明文書局,1980。
《中國文化史蹟》常盤大定、關野貞(1975),1-6,京都:法藏館。
黃蘭翔 清代臺灣傳統佛教伽藍建築在日治時期的延續,中華佛學學報第18期 (p139-206): (民國94年),臺北:中華佛學研究所。
《中國佛教百科全書建築-名山名寺卷》
《中國仏敎の旅》/ [中國仏敎協会, 日中友好仏敎協会編集 ; 監修趙樸初, 塚本善隆]
《五百菩薩走江湖》 : 禪宗祖庭探源 / 聖嚴法師著
 
中國名塔識賞
http://cn.chiculture.net/0220/html/0220c10.html http://www.fjxy.com/fwzn/fwzn63.htm
http://www.hkbuddhist.org/magazine/476/476_07.html
http://tw.epochtimes.com/bt/5/5/12/n919696.htm
http://www1.fjta.com/fuzhou/shixiaqu/yongquansi.htm
 
註腳:
7. 《鼓山志》一,p.544. 「靈牙三山林公得山居士所施也,居士得是牙於燕京古寺中,縱六寸、廣五寸,有奇重七十八兩。其大齦如金,細齒如玉,堅好香潔,蓋是過去古佛大牙,實希有之靈蹤也。」
8. 《福州市志》第七冊,http://www.fjsq.gov.cn/showtext.asp?ToBook=3087&index=892&
 
標籤 :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