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禪修 ‧ 光──專訪羅德光先生、吳炫樺女士

文:黃笑鳳   圖:吳炫樺| 2016-05-17

(續上期)


早前筆者專訪羅德光先生時,羅生對後輩修學佛法的訓勉是:「多讀佛經有益,因為弘法需要運用文字般若,再加上禪修,便能雙管齊下!」羅生又認為他是以禪修作為自利利他之法。之前,大家已看到羅生跟隨父親羅時憲先生學習禪修的緣起,那麼,羅生他自己又是如何以禪修來自利利他呢?就這方面,我們從羅生講述他在2014年初,應邀到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接受一個禪修腦電波測試的結果開始追溯,並訪問了和羅生一起前往測試的禪修學員吳炫樺女士,請她憶述跟隨羅生學習禪修的緣起及過程中的點滴,從而了解羅生教導學員的本懷,對學員的要求和期望。



不一般的結果


羅生提供了一段由學員吳炫樺女士轉達給他的測驗分析:


「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的高博士提出兩點:


1. 一個人是否在禪修狀態,一定程度上可以在腦電波中顯現,禪修狀態與睡眠等非禪修狀態的波長不同,如下圖顯示:


在一般情況下腦電波的頻率:


波形

頻率(赫茲Hz)

腦狀態


Delta

0.5~4

熟睡

Theta

4~8

困倦

Alpha

8~14

安靜

Beta

14~30

警覺

Gamma

30~100

作意




2. 您(羅老師)的Gamma(伽瑪)波很明顯,在作意或發功狀態,例如西藏的修密宗聖者在修觀時的Gamma波也非常大;我(吳炫樺)的Alpha(阿爾法)波很明顯,在輕安清靜的狀態,例如高博士提出:衍空法師的Alpha波就很明顯,是在非常穩定平和的禪修狀態。」


吳女士說高博士曾表示圖表中各種波頻的分析過程十分複雜,需要相當多時間由專家鑑定,所以他們今年(2015年)才能獲得專家分析鑑定的結果。測驗顯示兩種分別很大的頻率!羅生的頻率是處於作意或發功的(網路)狀態,而學員吳女士和其他師姐則偏向於輕安清靜的(冷靜)狀態。羅生的Gamma波這麼明顯,大家一定很想知道羅生的觀修、作意和發功的內容!



解開謎團


羅生曾講述他每次入定時也會觀想一個「月輪」,這個月輪色澤透白、光亮柔和。羅生說要觀想到月輪的光包圍著自己,把自己整個身體沉浸在柔和的亮光中,這樣可以令心安住,容易更深入定中。然而,羅生的觀想並不是為了令自己修上更高的層次,為甚麼呢?原來羅生了解學員,知道大家的心未能安住入定,尤其是初學者嘗試集中在一點亮光時,影像時大時細、時隱時現,還會不受控制地轉換成各種影像!有見及此,羅生每次在共修課時,也會觀想月輪的光從他身上發出,包圍著所有學員和整個課室,形成一種加持力量,使學員更能安住入定。羅生每天早上在家中修習時,除了觀佛像,也會觀想亮光從他發出,遙距加持學員的修習。


講到這裏,大家可能都會好奇,想知道學員是不是必須在同一時間修習,才會接收到羅生的遙距加持呢?這個問題,已有學員向他請教過,羅生解釋,一切所發出的意念,亦是一種波頻,雖然肉眼看不見,但已存在於大氣之中,當學員任何時候進行修習時,便和他的加持願力相應,猶如當我們開著接收器並調到同等波頻時,便接收得到大氣中的電波!羅生就是在這種對學員殷切關注的情況下,習慣了每次入定時都作意觀想,加持學員,所以羅生的Gamma波這麼明顯。相反,學員在學習階段,首要是要攝心令定,所以羅生教大家的修習是以數呼吸來攝心,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不懈,當心能持續集中於一境,最少四十五分鐘不亂、以及輕安遍滿全身時,便即是修止成功,在這時候才練習觀想,因為在一心不亂的情況下的觀想,才會清晰有力;羅生並說明:若未達到輕安遍滿便修「觀」,這不是真正的「觀」,這只是「隨順觀」。



禪修班的緣起


吳女士說,開辦禪修班,是緣於2005年12月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舉辦四年制的「漢文佛典」課程,在第一屆的第三年(2008年)由陳雁姿老師講授《六門教授習定論》之後,在法相學會進行了一堂禪修實習課,邀請羅先生教授。羅生以領受他先父羅公的親自教導,及羅生自己多年的親身實踐經驗,累積精華傳授給在座學員,令大家歎為觀止!吳女士因此亦深感「定學」禪修對學佛者啟動引發「慧」的重要性,所以請求羅生在法相開班教授,羅生欣然答允。當時,按照課室能提供的地方,有緣知道或有心學習的同學們,組成大約十人左右,一起請羅生開班教導;四年後(2012年)再有第二屆漢文佛典班的同學也希望加入,於是陳雁姿老師再請示羅生是否可多開一班,羅生亦不計較自己體力的付出,結果現在是星期一、四下午,以及星期六晚上設班,利益更多學員。


星期一、四的共修班都是每堂兩坐、每坐五十分鐘的,而星期六晚上則是一坐。羅生每次共修前都帶領學員們在彌勒聖像前,恭敬祈請彌勒菩薩加持學員,然後方開始禪修;到五十分鐘時,羅生便會敲擊小磬,發出清脆柔和的磬聲以喚醒學員,完結時亦會帶領學員們在彌勒聖像前禮拜迴向。每一坐,羅生都會在起初的十五至二十分鐘內入定,觀想月輪的光明包圍著全體共修學員,以作加持,途中亦會起來審視和糾正學員們的姿勢和狀況;休息時間及共修完畢後,羅生都會指出學員當天的表現並解答大家的疑問。


吳女士不僅是羅生的禪修班發起人,從第一堂(2008年)開始便風雨不改,甚少缺席,並遵從羅生的指示,每天最少練習一次,更在家中一隅闢建一個清雅的禪修室用作專心修習,每每遇到疑問時都會在共修後爭取時間向羅生請教。在共修期間,吳女士常常感到很強的光從正面照來,羅生解釋這是因為他發功觀想光明,是一種給學員的加持力。有數次是她和羅生與及幾位學員都感受到特強的光芒,羅生在課堂後告訴大家光是從課室門口進來的,他感到或是父親羅公,或是大乘菩薩聖者或天人到臨過!



羅生對學習者的囑咐


除每星期一次共修外,羅生對學員亦有所要求,主要有三點:第一點是參加共修班的學員必須持續,不可經常缺席或遲到,若多繁瑣事務即代表因緣未具足所以不宜參與共修班,待因緣具足再參與;第二點是必須持續每天自行修習最少一坐,最好在早上做其他事情之前修;第三點是隨他學習以後,便不以其他派系的方式修習。這三點要求的目的是要學員專心一致、務實練習,不要形成兩頭不到岸的情況而無所獲益;當假以時日,大家掌握純熟,或已能對他所教專一修習時,他也不反對學員到其他道場參學。羅生經常對學員強調,學習禪修必須要專心一致、持之以恆,假以時日便見功效;相反,如果心裏太多旁騖,沒有定時修習,或到處去學一些技巧並經常轉換來練習,功效就不會太大了!



測試顯示令人鼓舞


今次的測試結果,不僅顯示了羅生為加持學員而形成的功力,在强力作意發功修觀之下的Gamma腦電波明顯狀態,而且還顯示了學員吳女士跟隨羅生修習多年的成績,在觀呼吸攝心修定之下所形成清靜、輕安、穩定及平和的Alpha腦電波明顯狀態,結果實在令人鼓舞!



教學相長


吳女士表示羅生曾講及他經過這許多年自己的實修和教導學員的體驗,現時每次只需經過五個呼吸(五次出息和入息)便能進入禪定的狀態。羅生向她表示,根據唐朝玄奘法師所撰《八識規矩頌》云:「眼耳身三二地居」,頌中的「二地」是指兩個地,即「初地」前,又稱「未到地」及「初地」兩個地,在這兩個地仍有眼識、耳識及身識這三個識起作用;到了「第二地」即「二禪」時,這三個識便不起作用,而羅生說他入定後便進入了一個很深、很靜的狀態,不感覺到眼、耳、身三識的運行,只感到和虛空融合一片,相信自己已進入到了二禪「定生喜樂地」的狀態1。這正是羅生經過自己實修的基本,再加上教導學員多年累積下來的共修體證,在教學相長下而達到的殊勝境界,令人深敬讚歎!



本文承蒙法相學會惠允轉載,特此鳴謝。




1 根據唐朝玄奘法師所撰《八識規矩頌》頌文第二句所示:「眼耳身三二地居」,所謂二地,是指欲界(五趣雜居地),及色界(離生喜樂地)。離生喜樂地的範圍,是包括初禪三天,即梵眾天、梵輔天和大梵天。

欲界有段食,除了眼、耳、身三識外,尚須以鼻識嗅香,以舌識嚐味,所以五識俱全;而在色界初禪天(離生喜樂地)的初禪天人,是以禪悅為食,不食段食的,所以鼻、舌兩識都無用,只有眼、耳、身三識仍有作用,所以稱眼、耳、身三識「二地居」。居,具有「止」的意思,即指眼、耳、身三識的作用,直至到初禪天為止,當到了二禪天(定生喜樂地),靜慮心安住於「第六識」的自內境時,前五識都不現起。這界的眾生是化生的,有微妙的色身,身相莊嚴,五根完整,但不起用,即無前五識。(若有需要時,二禪或以上都可在定中隨時現起前五識的作用。)

如是者,欲界眾生,八識具備;色界初禪(離生喜樂地),前五識中的鼻、舌二識不起作用,只有八識中的六識(除鼻、舌二識);到了二禪天或以上諸天,眼、耳、身三識亦不起作用,只有第六、七、八識三識現行。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