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清明思親法會-ads

禪修境界與生活和心靈的關係──明海法師與你「無門關夜話」(三十七)

文:明海法師    圖:柏林禪寺| 2020-02-02

(續上期)

在禪七這種密集的修行中,在禪堂裏一支接一支香的禪修中,我們可以體驗到身心的一些狀態。這些狀態出現時,一定要有正知見來認識它。禪堂就像是一面鏡子,打禪七就是每個人在禪堂這面鏡子前照一照自己。平時我們很難得照自己,都是在向外馳求、攀緣,難得有機會真正跟自己在一起。我們總是在不斷地分別、執取外面的六塵境界中,消耗我們的心念。如果我們禪七坐得好,能夠切斷外緣,收攝身心,就是跟自己在一起;照一照鏡子,就會發現自己的很多問題。 

我們在禪坐中出現的身心各種境界,對初修行的人而言,多數都與我們平時的修行和生活有關,所以在照鏡子的過程中,最重要的是,我們面對自己身心的這些狀態不要氣餒,不要對修行生起懷疑、喪失信心。在這個前提下,對於身心所生起的各種情況,要善於以緣起的規律去認識,去追蹤,去反省。也就是說,我們要把在禪七中身心出現的一些現象、障礙,與我們平時的生活方式和修行建立一個因果聯繫。建立這種因果聯繫的重要性在於,它可以告訴我們,以後修行時要注意什麼、避免什麼,哪些法門要彌補、要修,哪些地方做得不夠。打禪七應該對我們平時的修行有指導意義。 

比如說,通常我們打坐時,會感覺氣息粗,身體有一種渾濁的、甚至是躁動的力量,難以真正靜下來。這一定是說明平時懺悔的法修得不夠,身體有一些盲動的、很浮躁的力量,其實就是業的力量。因為我們的心念不是孤立的,一種心念狀態,一定是對應於一種身體內在能量的運行狀態。那麼身體內在的能量運行可以有很多詞來說,我們中國人最喜歡說的是「氣」或者是「脈」,能量運行的通道叫脈。對這些東西你都不能執著。當然不執著它,不等於忽略它,因為在坐禪的過程中,沒辦法忽略。你的呼吸總是很粗,身體總是很熱燥,胸口發悶,完全靜不下來,這其實就是你身體內在的能量很粗,很熱惱。熱惱這個詞很準確,熱是不清涼,惱是不寧靜,這就是內在的業障。業障是可以淨化的,我們一定要通過平時懺悔來淨化它。修懺悔可以轉化這種粗淺的、浮躁的、熱惱的身體氣質,淨化之後再坐禪,你就感覺容易靜下來,呼吸也容易變得細、變得深長,心念也容易寧靜,身體在自我的感受上,好像也容易細膩,而不是浮躁的。如果你在禪堂裏遇到浮躁、心裏難以靜下來的情況,就打退堂鼓的話,你很難進步。如果你能把這個狀態和平時的修行做個因果連接,你就知道自己該在哪些地方補課。對要補課的地方,你可以在禪七中禪堂之外去補,當然打完禪七更需要去補。 

同時,你也能慢慢認識到身和心的一種關聯性,互相的依賴,以及互相轉化的這種關係。甚至,如果你的心更細膩的話,你也能觀察到,為甚麼這支香這麼昏沉?你可以仔細地瞭解自己,也許是今天早上吃得太多或者中飯吃得太多,你會發現一些很細膩的關聯性。為甚麼剛剛那支香還很好,現在這支香胸悶了呢?你可以去檢查,也許這個兩支香中間,你喝茶吃東西,是不是又犯錯誤了?自己可以不斷地去反省、去追查。當然最多的情況是,我們在禪坐中心裡老是浮現一些妄想,會散亂。有的時候有一些妄想總是出現,那你要觀察與這些妄想相應的煩惱心所是甚麼?也許是貪欲,也許是嗔恨,也許是驕慢,也許是懷疑,也許是嫉妒,也許是傷感……在你心中總是不斷出現的妄想、總是不斷浮現的情景,它們大多數時候並不是從外面來的,而是來自於我們的執著。 

每個人的執著是不一樣的。可能你很在意這些事,他很在意那些事。也許你在禪坐中能翻出十幾年、幾十年前的一個情景,然後你的心在那裏盤旋、反復地體會、玩味,難以釋懷,難以放下。這個時候你就可以做深入的觀察:這是為甚麼?為甚麼這一段我放不下?為甚麼這一類的情景老是會縈繞於懷?當你深入地觀察,能找到一些因果關係,同時也能對自己增加一分瞭解,能看到自己在哪些煩惱心所方面偏強、偏盛,對於哪些事情特別容易執著。 

眾生的習性各有不同,有的人貪欲偏多,有的人嗔恨偏多,有的人傲慢偏多,有的人懷疑偏多,有各種不同類型的習性。即使是世間法在瞭解人的時候,也是將人的性格分成好幾類。一個坐禪的人,應該對這個瞭解得更細膩。當你能深入地觀察瞭解自己的時候,在生活中對待別人、瞭解別人就容易了。你就會很敏銳,因為都是你的心在瞭解、在觀察。對自我的瞭解其實很重要。它能幫助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平時的修行中去對治自己的習氣。如果我們的貪欲偏多,我們就要回避那些與貪欲相應的外境;如果我們的嗔恨偏多,我們也要回避那些容易引起嗔怒的外境。這個是對治心態。 

另一方面你也要知道,一個貪欲習氣偏多的人,在修行上也有他的長處。貪欲習氣偏多的人,也許心比較調柔,性格很溫和;也許修慈悲心更容易契入。每個人是不一樣的。有一種人好勝好強,但在修行的時候很精進,能吃苦,有力量,這是他修行上的長處。這種瞭解不能讓別人來做,必須是我們自己來瞭解自己。我們在禪堂中得到這第一手資料,在平時就可以運用,可以有針對性地對自己進行矯正。特別偏盛的煩惱,要在生活中慢慢地去調伏。在禪坐中看到的,在生活中要對治。 

 

(待續) 

作者 - 明海法師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潛江人,一九九一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

一九八九年開始留心佛學,一九九○年於北京廣濟寺結識禪宗巨匠淨慧上人,從此歸心佛門。一九九二年九月,於河北省趙縣柏林禪寺淨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於洛陽白馬寺受具足戒。二○○○年於淨慧上人座下得臨濟宗第四十五代法脈傳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脈傳承。

現任柏林禪寺住持。多年來參與柏林禪寺的興復工作及生活禪的弘揚。著作《禪心三無》簡體版(三聯)及繁體版(天地圖書)分別於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國內地與香港出版,其佛學與禪修開示亦散見於佛學網頁及報章期刊。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