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佛誕吉祥大會)HKBuddhist-Ads-18MarTo24Mar
廣告 Close Ad
(生命盛筵)HKBuddhist-Ads-12MarTo8Apr

禪機

文:鍾玲| 2019-01-06
圖:Pixabay圖:Pixabay

編按:自2014年開始,鍾玲教授每月都會寫一篇佛教短篇創作,名為掌上小說。這些作品以一般人為對象,希望讓大家從中得到一些小領悟,讓精神境界得以提升。

 

一部車牌香港內地通用的轎車在廣東省北部山區行駛,鍾鳴和洪莉兩個女子坐在後座,司機旁坐著她們兩位的方外之交願明法師。她們兩個心中想著同一件事:太幸運了,因為願明法師的幫忙,她們有緣拜見佛緣老和尚,一位像玄奘法師一般曾為法而不顧性命,承受萬難的大智慧者。接著她們各自沉入自己的思潮之中。鍾鳴想,大悟襌寺是佛緣老和尚一手修建的,這是有一千年歷史的雲門宗祖庭。虛雲老和尚在1951年把雲門法宗傳給他,那麼佛緣老和尚會展現怎麼樣的雲門宗風呢?

洪莉臉上出現一片暗雲,想到昨天晚上她問父親,兩個弟弟都得到父親的資助來推展他們的公司,她那一份甚麼時候給?父親望著她斷然說:「女兒是沒有份的。」她一時氣得說不出話來。住在家裏照料父親的是她,但錢財只分給弟弟,天理何在?她要把自己的小公司做大,不管用甚麼手段,讓他知道他們姐弟之中誰最行!

在晚上八點他們到達大悟寺外三百公尺比丘尼住的雲西庵。願明法師送到門口就止步,約了第二天早上八點在大悟寺門口見,法師就進大悟寺了。願明法師這幾年全力護持佛緣的大願,興建大悟寺的佛學院,法師往返香港、加拿大、為蓋佛學院捐募了不少善款。他擔任大悟寺的首座,每次來就住在方丈寮裏,陪老和尚。

第二天早上她們兩個隨願明法師進入方丈寮。小小的木門裏有片方形的庭院,放著七、八盤盆景。對著門是兩層樓的寮房,簡陋的木構建築,門的右邊是客堂。法師帶她們進入無人的客堂,叫她們等一等。堂內案上供著虛雲老和尚的照片,上面的匾寫著「五葉流芳」,鍾鳴想這是虛雲老和尚的偉業呢!

一位個子瘦小的老人家,顫巍巍地走進來,拄著拐杖,削尖的下巴,嘴角傲然地抿著,但眼睛清亮,偶而射出凌厲的光芒。他看也不看她們,在太師椅坐下。洪莉趨前恭敬地把名片遞給老和尚,並輕輕地把紅包放茶几上。老和尚看看名片,開口問:「你想做甚麼?」給這麼突然一問,洪莉想也沒想衝口而出:「我想賺錢。」

老和尚板著臉大聲叱說:「去偷!去搶!去殺!」說完別過頭去。洪莉的臉刷一下全白了。

在叱聲中鍾鳴沒緩過來,她雙手把紅包恭敬地奉上,那是因為在台灣過舊曆年她習慣供養師父們。老和尚板著臉,接過紅包就往地上摔,摔得老遠。鍾鳴楞住了,想自己一一定做錯了甚麼,對大師應該是求法,她恭敬地雙手奉上名片,上面印了她在香港一間大學任文學院長的頭銜。老和尚輕描淡寫地說:「敲鐘叮叮噹噹,教育學生,可以。」

這一刻,院門有一個年輕的比丘探頭。老和尚問:「甚麼事?」

他怯怯地跨入院門,低頭說:「有事請示老和尚。」

老和尚拄著拐杖出到院子。洪莉跟鍾鳴對視,兩人用力眨眨眼。洪莉輕聲說:「好厲害,他甚麼都知道。」

鍾鳴想,老和尚果然是雲門正宗,宗風險峻,簡潔高古。

那個年輕的比丘好像是說,去湖南那座寺院辦事以後,想告假回鄉下老家幾天。好像是說村裏有位長輩病了,給帶藥去。老和尚大聲叱說:「滾!」

比丘跪下三拜,離去時臉上還帶著高興。鍾鳴和洪莉恍然大悟,這就是教徒弟的棒喝。她們方才不也是受教過嗎?

老和尚緩緩地走回客堂,看得出每走一步,他都在忍住疼痛。她們讀過他的自述傳略。在1953年他開始擔任大悟寺的方丈,當時對外的頭銜是生產隊隊長。1958年被劃為右派,腳本來受過內傷,還要挑沙、擔磚、運石。第二年勞動時由梯子上摔下來,右腳的內骨折裂了,因為他成分不好,當時得不到適當的治療。現在走路依然看得出很痛。老和尚跨進客堂,站定專心地注視方瓷磚地面。淺黃的瓷磚上有一隻蟋蟀。他把拐杖放在牆邊,手扶著牆,走到蟋蟀旁,用他的雙腳站成九十度的直角,把牠包在直角範圍內,然後雙腿向門方向慢慢移動。牠跟著這兩個移動的牆爬行。沒多久牠就由足來足往的險境,回到泥地的家園,那傷痕累累的牆表現的是慈悲的身教。

 

 

《佛門網》蒙鍾玲教授允許刊載掌上小說系列作品。本篇原載於台灣聯合報和香港大公報。

延伸閱讀:

專訪文學家鍾玲:與白雲老和尚相遇、在創作中參悟人生……一切皆是緣!

作者 - 鍾玲
1945年生於重慶,成長於台灣,年輕時曾留學美國,在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獲得比較文學博士學位,並先後在紐約州立大學艾伯尼分校、香港大學、台灣國立中山大學及香港浸會大學從事教學、學術研究及行政工作,現為澳門大學鄭裕彤學院院長。1977至1982年間,曾為名導演胡金銓擔任編劇及製片,胡導演名作《山中傳奇》的劇本,便是出自她的手筆。文學創作方面,著有詩集《芬芳的海》、《霧在登山》,散文集《愛玉的人》、《日月同行》,以及小說集《鍾玲極短篇》、《生死冤家》、《大輪迴》等。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