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積極語言,是我們打開美好人生的鑰匙。

文:陳家寶 | 2020-06-16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語言在社會交流中扮演極其重要的角色,它是我們賴以表達思想和感情的工具。語言是擁有強大的力量的,當我們在和別人溝通時,需要小心地選擇,因為它們會塑造出現實。平時多說有鼓勵性的說話,多講愛語、善語和具有建設性的語言;說話不要有攻擊性,不要有殺傷力,不誇口,不揭人惡;說好話,對自己的好處,是能改善人際關係,化敵為友,而社會的得益,是安定和諧。

「積極語言」,能把你帶向美好的人生,可以使我們的情感和思想變得積極,令你的生活變得更快樂。我們在考慮問題的時候,語言其實已經在腦海中浮現了,要把腦海中的語言變成現實,最重要的是在考慮問題的時候,如何讓語言在腦海中浮現,又該如何把自己正考慮的事情,用語言更好地表達出來,因為能用嘴巴說出的話,擁有很大的威力,而你嘴上所說的人生,就是你的人生。「好的」、「一定會有辦法」、「沒問題」、「明天會更好」,每天都能說出這種積極話語的人,他們的每一天都會過得非常順利,即使遇到了困難,他們也能夠渡過難關。相反,每天都嚷著「太糟了」、「太讓人氣憤了」、「沒辦法了」、「為甚麼會這樣不幸」的人,遇到的挫折也特別多,運氣也顯得特別糟糕。如果你看不清自己,那麼就試著看一下,周邊的人與事;你一定會發現人們,都過著他們嘴上所說的人生!所以每天你所說的話,是給你的一天指明了方向。

善用「積極語言」,可以讓你產生更積極的感覺和更有建設性的想法,使我們變得積極和主動,振奮我們的精神。不要用你不能做的事來表達自己,用表達前進動作的方式重新構思你的語言。好像用「但是」取代「完了」、「糟糕極了」,用「我希望」代替「我必須」,說「創造明天」,不是說「希望在明天」,多用「想要」,「願意」或「開始」這些積極詞句。用「問題解決」來替代「問題剖析」,不要說「是甚麼地方出了問題?」,在腦海中用「為解決問題,我現在可以做甚麼?」來代替,因為剖析式的語言,特點是向後看,反省式的。問題解決式的語言,特點是指向現實和未來的。使用靈活的逆向思維代替僵化的因果關係,好像自己考試成績不好,就會想到「別人看不起我,令我很鬱悶」,應用另類思維,時常警惕自己,「因為考試沒考好,所以我要更加努力學習,因為只有這樣我才有升學機會,挽回自尊」。

身為醫生,除了醫術之外,說話的藝術也是很重要的。對病人多說鼓勵性的說話,無論大病小病,甚至是絕症,對病情的好轉,都有一定的幫助。舉一個例子,如有女士因為多囊性卵巢症引至月經失調來看醫生,我會告訴她若是經量不多,不會導致貧血,是「不用吃藥的,身體自然會調節」,我不會說「這是先天性問題,吃藥也不能根治」。同一個病例,若果因為不育來求診,我會告知病者 「現在醫學科技日新月異,輔助生育科技的發明,就是來處理這些問題的」,而不是「這是先天性的問題,是很難治理的,你要有心理準備」。另一個案例,如果有人患上癌症,癌細胞已經擴散,我不會說「以現在的醫療水準,你的存活率低於百分之十」,應告訴病人「現今醫學進步,有案例顯示可以把癌病醫好」。積極性的語言,對病患者來說是很鼓舞的。

積極語言的運用,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培育「四無量心」。四無量心是佛教徒耳熟能詳的名相,《大智度論》卷二十中云:「四無量心者,慈、悲、喜、捨。慈名愛念眾生,常求安隱樂事以饒益之;悲名愍念眾生受五道中種種身苦、心苦;喜名欲令眾生從樂得歡喜;捨名捨三種心,但念眾生不憎不愛。」慈悲喜捨的訓練,可以融合在平常生活行為中,藉此來轉化自己的壞習慣,用積極語言,來增加自己的正能量。慈心的積極語言,是「善待自己,善待別人」,悲心的積極語言,是「用智化苦,轉危為機」,喜心的積極語言,是「微笑行動」,而捨心的積極語言,是「放下自在」。思念上常想著這些積極語言,用正確的思想帶來正確的行為,引發正能量,就是改善身心健康的力量來源了。

積極語言,對自己和他人,都有安撫心靈的作用,這就是「六度」中「布施波羅密多」的「無畏施」。「無畏施」是用種種方法去保護眾生,使他們能脫離一切怖畏。無畏施需要大力大智大勇,不是容易做到的事,人生的恐懼和不安實在太多,特別是面對病苦,面對死亡,實踐「無畏施」,就是行佛道,在現實生活上實實在在地修行了。

在學佛的歷程中,語言的善用,極其重要,如《妙法蓮花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所說,觀音菩薩度化眾生的法門,就是善用語言,用對等的說話來打動對方的心;好像對方是囚犯,就應用牢獄中的語言來與他溝通,若果面對知識分子,則要用專業的用語來與他說法了。普賢菩薩十大願王中的「稱讚如來」,則闡明如何利用語言(舌根)來俢行:「復次,善男子。言稱讚如來者。所有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刹土所有極微一一塵中,皆有一切世界極微塵數佛,一一佛所皆有菩薩海會圍繞。我當悉以甚深勝解,現前知見;各以出過辯才天女微妙舌根,一一舌根出無盡音聲海,一一音聲出一切言辭海,稱揚讚歎一切如來諸功德海,窮未來際相續不斷,盡於法界無不周遍。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讚乃盡。而虛空界乃至煩惱無有盡故,我此讚歎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由此可知「語言」這個工具,若果運用得宜,是可以自利利他,解除眾生的煩惱的。

善用語言表達,可以紓發心中的鬱結,解放心內受壓抑的情緒,和提升正能量;佛教的持咒、念佛與唱誦,就是積極語言,是利用這種方式來修行。《妙法蓮華經》中說:「若人散亂心,入於塔廟中,一稱南無佛,皆共成佛道。」南無,為梵語音譯,後方常接佛菩薩名號。「南無」二字,中文意譯為「禮敬」、「皈依」、「歸命」、「合一」之意,是眾生向佛至心皈依信順之語,所以在佛菩薩名號前加上「南無」二字,就是用積極語言,帶領我們的心,至心皈依佛菩薩。每一位佛菩薩的名號,和每一篇咒語,都有其特殊的意義,都是積極語言,因為佛菩薩的名號和咒語,都是針對這個世間眾生的根器來建立的。《仁王經合疏》曰:「牟尼者,名也,此云寂默,三業具寂默也。」「釋迦」是仁慈的意思,能仁,教給我們對人要仁慈,「牟尼」是「寂默」,對自己要寂靜,對自己心要清淨,對別人的心要慈悲,這就是念「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的意思;念誦「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就是發願依照《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所說的十二大願修行;念「南無阿彌陀佛」,可以令自己和眾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南無文殊師利菩薩」的意思是就是跟著《金剛經》修持;唱誦「南無觀世音菩薩」,是學習觀世音菩薩聆聽眾生的訴求,做自己和大家的觀音菩薩;地藏菩薩發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所以念「南無地藏王菩薩」,就是學地藏王菩薩發大願;念「南無普賢菩薩」,自然是依從普賢菩薩十大行願去修行了。至於念誦金剛薩埵百字明咒或心咒,意願是至心誠懇地懺悔身語意業障,同時轉化貪嗔痴三毒。懺悔業障當聽到的的四句偈:「我昔所作諸惡業,皆由無始貪嗔痴,從身語意之所生,我今一切皆懺悔。」是說身語意可生業障,但若懂得善用語言,是可以除障的。在《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行願品〉中,普賢菩薩十大行願的「懺悔業障」,就說明箇中的道理:「復次善男子,言懺除業障者:菩薩自念我於過去無始劫中,由貪、嗔、痴 發身、口、意,作諸惡業無量無邊。若此惡業有體相者,盡虛空界不能容受。我今悉以清淨三業,遍於法界極微塵刹一切諸佛菩薩眾前,誠心懺悔,後不復造,恒住淨戒一切功德。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懺乃盡。而虛空界乃至眾生煩惱不可盡故,我此懺悔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所以積極語言,是我們打開美好人生的鑰匙。

作者 - 陳家寶
私人執業婦產科專科醫生,於2011年取得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學位(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 陳醫生中學時皈依上樂下果法師,1991年於香港真言宗居士林受日本新義真言宗豐山派受明灌頂,1995年得第三世卓望貝瑪諾布仁波切授三味耶戒。 在港大修讀時,曾任香港大學學生會佛學會第一屆主席。著作有 (1) Chan, K. P. (2018). Benefits of Prenatal Meditation on Maternal health, Fetal health and Infant health. In: Meditation: Practices, Techniques and Health Benefits. USA: Nova Science Publishers. (2)《胎教孕證:產前健身健心運動》(天地圖書2018)。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