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空出來

文:妙凡法師 | 2019-09-21
網上圖片網上圖片

去大雄寶殿禮佛,合掌凝視完佛陀的慈容後,轉身往外,是秩序井然的成佛大道和兩大片的綠油油的草地,以及安安靜靜,不動聲色,道貌岸然的龍柏,日日月月共同、守護這來來往往的行者,這裏,是每個修道者心中,最深、最美的記憶,如果,你曾經來過這裏。

我很愛看佛光山大雄寶殿的佛,那莊嚴祥和的靜定,彷彿看透了世間煩惱的虛妄假相,於是每回我們相遇,他總以淡然的笑,帶一點點你說不上來的調皮,予你:「遊戲人間,要玩的開心。」很好的答案,我喜歡。這揚眉瞬目的道情法愛就像盛暑的風,自由的流蕩在屋檐回廊間。

來來去去大雄寶殿,都會有一些新發現。小草又長長了,小花開了兩三朵,白色、花色的蝴蝶正努力的飛。而這幾天,園藝的師傅正在修剪成佛大道二邊的龍柏,我早已習慣龍柏的壯麗茂盛,看到它們被修理時,還真是有點不捨,心裏想著:「正好看呢!可惜。」但是,繼而又想一定是為了龍柏長的更好,所以才要如此「割捨」。幾天的功夫,原來高大茂密到十分擁擠的枝枝葉葉,每一棵都鏤空般的準備樂活一夏。

眉清目秀的龍柏兄弟們,像參話頭般,總讓我再三顧盼,這修和不修差在那裏?我猜,如果不修剪,擁塞的枝葉缺乏呼吸的空間,久了會生病吧!我又猜,植物也會有惰性,生長了一段時間以後,也會自我滿足,不思長進的很緩慢、很緩慢的成長,剪動一下,彼此有空間才會再健康長大;驚嚇一下,出現危機意識,才會保持向上、向前的力量,老幹新枝,如是循環。

原來「滿滿」的龍柏,顯的很「空虛」,實在修理的很到底。有了彼此錯落的空間,乾淨的空氣會進來,新生的枝葉,也避免在又老又困空間裏,不見天日的抑鬱而終吧!這是龍柏空的哲學,也是大自然何以生生不息的奧秘吧。

人,也是如此吧!在自己的世界裏,每天滋長一點事情,一些想法,久而久之,就在既定的人事環境中,重複的循環攪拌;在安定的秩序裏,安逸的屯積習氣,一直到漫天的無明籠照,日日在昏暗的愚痴中,唇槍舌劍的張狂,羅剎惡鬼的睜獰;或者清高度日,對人我之間大小事情,保持距離,叱之以鼻,在自己的世界裏,想像自己,也想像別人,各種奇怪都有:自怨自艾、貢高我慢、渾渾噩噩不知所已。

有覺照能力的,反省修剪,去污清空,空出來的心,慚愧自己不能、不足,感恩接納更多來去的因緣;沒有覺照能力的,只好依靠外在時節因緣的成熟,狠狠敲醒春秋大夢,根器好一點的,在驚恐之餘,徹底反省,致之死地而後生;根器不好的,只好伴隨煩惱的污泥、漂流木,埋葬在土石流裏,逐漸被遺忘。

空,是因緣,空是般若,空,是我們的心。大雄寶殿,之所以大,是因為沒有柱子的障礙;成佛大道,之所以大,是因為他的開闊;而龍柏之為渾厚,是因為他騰出了空間,讓活水源頭川流其中。

如果,有一天你已經滿到看甚麼都不順眼,也搞不清楚甚麼是真誠,加上笑容也變的僵硬時,那麼,你真的需要好好的、徹底的修理了,要嘛別人動手,要嘛是自己開刀,都會有一點痛或者很痛,你一定要忍耐,不要讓習氣矇蔽障礙了你的決心,千萬不要跑掉,逃得了一時,逃不過二六時鐘,跟著你自己的心。

你也可以試著發願,發了願有目標,那明確的方向,會一步一步的指引你,如清風明月般,照亮你前往的路,雖然路上會有點坎坷、荊棘,但是只要行動了,遲早會走到有青草綠水,林木扶疏的康莊大道。

如果,你準備要空出來了,那麼,我們走吧!不管你從那裏出發,佛陀,正微笑著等候你的到來!

 

編按:原文刊載自《人生是過堂》,佛門網獲作者授權轉載。

作者 - 妙凡法師
出生於1970,台灣嘉義人,於佛光山出家後,歷經寺院弘法、佛光會、青年團、學術研究、僧伽教育等各種弘法參與學習。為《人間福報》專欄作家,著有《人生是過堂》。現任佛光山宗委及財團法人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院長。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