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第五至第八世大寶法王的奇聞

文:侯松蔚    圖:侯松蔚| 2014-08-28
第七世大寶法王──確扎嘉措(Choedrag Gyatsho「法稱海」,1454─1506)第七世大寶法王──確扎嘉措(Choedrag Gyatsho「法稱海」,1454─1506)
第八世大寶法王米覺多傑(Mikyoe Dorje「不動金剛」,1507─1554)第八世大寶法王米覺多傑(Mikyoe Dorje「不動金剛」,1507─1554)

第五世大寶法王──德新謝巴


與先世噶瑪巴一樣,德新謝巴(Dezhin Shegpa「如來」,1384─1415)剛出生即自稱噶瑪巴希和唸咒;三個月大時,有人問他前四世噶瑪巴在哪裡,他指著自己心口,答道:「他們都在這裡。」


德新謝巴被迎請到寺院中剃度及接受教育,長大後他致力教導出家、在家二眾,給予從最基礎到最高深的教法;提倡「非暴力」精神,調和社會和政治上的紛爭,促請當權者取消路稅,並設立野生動物保護區。這再一次顯示了修行人不應脫離社會、獨善其身,而應積極行善利他。


24歲時,德新謝巴應中國明朝永樂皇帝邀請到南京,主持法會期間示現了許多神通和瑞相。永樂皇帝請畫師把這些奇妙景象繪畫下來,並寫上五種文字的題記,這就是現今收藏於西藏博物館的《噶瑪巴為明太祖薦福圖》長卷。


永樂皇帝對德新謝巴十分虔誠,安排他的座椅比自己的還要高,並冊封他為「萬行具足十方最勝圓覺妙智善慧普應佑國演教如來大寶法王西天大善自在佛領天下釋教」,此即噶瑪巴被漢人尊稱為「大寶法王」的由來。


一次法會中,永樂帝更看見了德新謝巴頭上的黑寶冠──由十萬位空行母的頭髮編織並獻給杜松虔巴的黑寶冠,據說從每一世噶瑪巴頭上都會自然戴著它,具大福緣或大信心的人才能看見。皇帝複製了一頂寶冠獻給德新謝巴,請求後者於特別場合戴上,讓人人都可以看到、獲得加持,成為歷代噶瑪巴「黑寶冠法會」的濫觴。


永樂帝曾企圖揮軍入侵西藏,他對德新謝巴說西藏宗派太多,可能發生鬥爭,打算把他們統一跟隨噶舉派。德新謝巴反對,表示每一個宗派都是特別為完成某一方面的佛行事業而出現的,統一宗派卻不能利益眾生,並無意義。


其後,一個中國使節團在藏地遇到強盜劫殺,永樂帝又計劃進兵西藏,卻再次被德新謝巴說服,放棄以牙還牙的復仇思想。


1415年,西康邀請德新謝巴前往弘法,卻被他婉拒,他只表示很快會與當地居民見面;同年年底,他身患天花圓寂。


德新謝巴留下了許多預言,諸如西藏某地的王朝興衰等,不少已經應驗;他預言第十六、十七世噶瑪巴時代,東方皇帝世系將會斷絕,遠方人民的機器翱翔空中,干戈四起,惡盛善衰,噶舉派教法也出現重大障礙……



第六世大寶法王──童瓦敦殿


德新謝巴圓寂翌年,童瓦敦殿(Thongwa Donden「見即獲益」,1416─1453)生於西康,甫一出生即結跏趺坐。他7歲時初見先世噶瑪巴的畫像,喜形於色;旁人問他畫中人是誰,他就指著自己的心口說:「他們就是我。」


噶舉派傳統上注重禪修,在童瓦敦殿之前,法會儀軌多數借自其他傳承。童瓦敦殿經常於淨觀中親見歷代祖師及本尊,編寫了許多噶舉派自宗的修持儀軌、法會儀式、金剛舞步及唱誦方式。此外,他也修復了若干寺院,印製大藏經,撰寫佛法釋論,發展佛學院。


童瓦敦殿圓寂前,把下一生的預言信函交給第一世嘉察仁波切,囑咐他暫時照顧噶舉傳承,因為香巴拉正在開戰,他要回去助陣!1



第七世大寶法王──確扎嘉措


確扎嘉措(Choedrag Gyatsho「法稱海」,1454─1506)剛出生已能說話,五個月大時便對人說世間一切無非是空性、不生不滅。嘉察仁波切確認他是噶瑪巴的轉世。


身為一位素食者,確扎嘉措勸導了很多人放棄狩獵、捕魚、宰殺飼養的牛羊;也曾化解部落間的戰爭,促請當權者釋放政治犯、免除過橋稅等。


確扎嘉措開創了帳篷形式的流動寺院,數千僧俗二眾形成龐大的營區,由一地轉移到另一地弘法。在他的影響下,許多人發願念誦百萬次六字大明咒oṃ maṇi padme hūṃ。


他修建及維護了許多寺院、佛學院,大力推動佛學研究,撰寫了多種關於戒律、中觀、唯識、因明、密續的著作。其中,他詮釋八世紀印度因明學大師法稱(Dharmakirti)論典的《量理海》,至今仍是噶舉派的重要邏輯學教材。該書由他口述,侍者筆錄。過程中他完全不須要翻查大藏經,即能隨口引用經論原文、準確說明出處;而且他在沒有預先準備的情況下,隨心口述本書內容,思路連貫而順暢。即使被其他事情打斷了,完事後馬上就能從剛才中斷的地方接續下去。侍者好奇地問:「我從來不知道您學過這些,請問您是甚麼時候學到的?」確扎嘉措回答:「當我還是法稱的時候。」



第八世大寶法王──米覺多傑


米覺多傑(Mikyoe Dorje「不動金剛」,1507─1554)一出生就自稱噶瑪巴,後來又說自己有時是噶瑪巴,有時是蓮花生大士(舊譯寧瑪派的祖師),還有其他若干化身。其誕生地地貌、父母名字等細節均與確扎嘉措的預言信函吻合,故被接引到寺院中。當時另一名孩子也被推舉為噶瑪巴轉世,但米覺多傑通過了寺方的測試,並明確指出:「我是噶瑪巴,另外那孩子乃蘇曼寺的轉世者,是我的弟子。」


米覺多傑是一位顯赫的學者,他撰寫了超過三十卷著作,涵蓋唯識、中觀、阿毘達磨、戒律、聲明、藝術、詩學等。不少名作今天仍備受重視,例如《入中論廣釋‧達波噶舉成就戰車》、《現觀莊嚴廣釋‧至尊休息論》、《律學精髓‧日輪》、評註阿毘達磨的《賜成就樂》、闡述密法的《風心不二》;他所編著的《四座上師瑜伽》,更被奉為噶瑪噶舉最殊勝的不共法門。此外,他還創立了一種新的唐卡畫風Karma Gadri。


米覺多傑經常看到諸佛菩薩。某次淨觀中,他得悉噶瑪巴和蓮花生大士乃一體兩面;在他晚年時,南藏爆發痲瘋病,米覺多傑到達當地,把導致疫症的因素勾召入自身,終止了傳染病。不久,米覺多傑卻因為痲瘋而圓寂。


米覺多傑的生平,不僅表明了佛教新譯、舊譯各派並不對立,更突出了佛學理論的重要性。固然,空談理論而不實修,並無作用,但只顧法會儀式或事相念誦,忽略內涵,也非聖者所願。


(未完待續)



1 香巴拉國乃時輪金剛的淨土,傳說當地臣民肩負與惡魔抗爭的使命。可參拙文〈香格里拉何處尋?──香巴拉、時輪金剛與覺囊派〉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38713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