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等你回來

第309期明覺   圖、文:小西| 2013-08-21
筆者家中的小貓──叮叮筆者家中的小貓──叮叮

上一個星期可算是我生命裡最黑暗的其中一個時期。


上星期二早上,天文台公佈正有一颱風逼近香港,估計傍晚或有機會改掛三號風球。家住離島,根據過往經驗,颱風來時,可以很激烈,也可以相當安靜。但或許因為早已習慣,加上正值暑假,預計將來的颱風,大概對我的日常生活不會有太大的影響。然而,在我起床以前,家中幼貓卻乘同修到露台澆花時不覺,快速的溜了出去。


貓本就野性,加上家貓年幼,外出遊玩,本來也很平常。然而,幼貓溜出去的時候,卻適逢巨風將臨,實在無法不擔心。以家中幼貓的習性,他頂多溜出去一兩天便會回來,而且也去得不遠,大多在隔壁的後花園睡覺,或跟鄰居的貓朋友玩或打架。然而,不知道是否颱風的緣故,家中幼貓並不見於隔壁,也不見於家居附近。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颱風一點一點的逼近,我們最初還以為,小貓肚子餓了,大概傍晚便會回來。但到了晚飯時間,還是沒有見到小貓的踪影。之後,改掛三號風球,我們開始真的擔心了。記得,之前小貓也曾在雨天賴在隔壁不肯回來,後來待至凌晨三時,才乘我不覺,偷偷的溜回來。我們以為,小貓今次也會在深夜溜回來。然而,深夜三時了,他始終沒有回來,而那一夜,我自然沒有睡好。


翌日,颱風進入香港鄰近範圍,之後不久便開始改掛八號風球,而小貓仍未返,我開始擔心他的安全。與此同時,不知道是否因為近日試用排毒膏貼,還是因為一夜沒睡好,或者因為情緒緊張,我居然起了一身的風癱,奇癢無比。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小貓沒有返,風癱也沒有退,心情差到極點,工作沒法做,文章沒法寫,書也沒法看。於是我們找能跟動物溝通的朋友幫忙,企圖跟小貓聯繫,探知他的安危,叫他早點回來。


等了兩天,動物溝通師朋友回覆,小貓現在該沒有什麼危險,但暫時就是不想回來,因為他正在氣我們,氣我們最近忽略了他。於是,我問朋友﹕「那麼,我們該做什麼呢?」朋友說﹕「動心念呼喚他回來!」我們每天動心念呼喚他,週末朋友來訪共修打坐,我們甚至集體動念叫他回來,但他就是不回來。


之後,我再求教於動物溝通師朋友,他卻跟我說﹕「每隻貓貓都是襌師,都以被動方式主動到來,所以來與去都不是我們可以控制的。」他說,這是小貓給我的功課。我知道,這是小貓給的功課。但我就是捨不得,而且擔心,更在骨子裡感到恐懼,因為家中老貓也是大約在去年八月受傷,並隨後離世的。


對,對於佛教徒來說,「捨斷離」是基礎的功課,但也是最難的功課。奇怪的是,我雖然日思夜想的都是他,但他卻從未入我夢。小貓倒是有入我同修的夢。在夢中,他跟老虎夾在我們中間一起睡,說自己根本沒有離開過。


好難的公案,想不通。後來上網搜查,發現在佛教傳統中,老虎曾扮演過護法的角色,心裡才安穩一點。又或者,由於小貓天生體弱,老虎正正代表我跟同修給他的保護,無論他現在身在哪裡,也希望他一路無恙。


最後,忘了告訴大家他的名字,他叫叮叮。希望他早日歸來,而我們也早日參透這門功課。合什。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