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筏可學生用毅行告訴你:放下、忍辱、感恩……這些他們都明白,而且做到!

文:穆楊    圖:Tim Liu、佛教筏可紀念中學| 2016-11-13
(左起)范Sir、小寶、Troy、惲校長、林峰老師、Ivy、俊人、阿徽和阿軒為慶祝學校四十周年校慶,今年一同挑戰毅行者。(左起)范Sir、小寶、Troy、惲校長、林峰老師、Ivy、俊人、阿徽和阿軒為慶祝學校四十周年校慶,今年一同挑戰毅行者。

「學校前幾年也派隊參加毅行者,我見惲校長每年都去,好像很容易。去年擔任Support Team(支援隊伍)陪校長行了一段,大概十公里左右,卻行得很辛苦,原來要完成毅行者並不簡單。」在大嶼山佛教筏可紀念中學唸中六的劉禮軒(阿軒)一直有參與跑步活動,曾代表學校參加圖騰跑及環島行,但毅行者難度更高,今次希望挑戰自己的能力。

一年一度的樂施毅行者將於11月18日舉行,今年共有1,300支隊伍合共5,200人參賽,在四十八小時內橫越100公里麥理浩徑。每位參賽者的參加目的各有不同,有的為挑戰自己體能極限,有的希望為慈善出一分力……當中包括這班來自大澳佛教筏可紀念中學的年輕學生,他們挑戰毅行者的原因又是甚麼?

和阿軒同班的袁灝徽(阿徽),去年亦參加Support Team,陪校長行最後一段,自己卻未能完成,才發現毅行者和一般行山完全不同。「今年老師問我是否願意挑戰毅行者,我覺得人一世物一世,當然想試試啦!」事緣今年適逢筏可中學四十周年校慶,校方派出十隊共四十人參賽。早在今年年初,已為參賽的師生進行訓練;首課更請來「毅行者先生」陳國強(KK)指導。

經過逾半年來的堅毅訓練,學生們在體能上已有充足準備,眾人不但有信心完成100公里路程,訓練過程更為他們帶來不少改變……

筏可師生去年參與毅行者的盛況,今年更派出十隊參賽,聲勢一定更浩大。筏可師生去年參與毅行者的盛況,今年更派出十隊參賽,聲勢一定更浩大。

亦師亦友同訓練 放下急躁情緒 

「有時候訓練,一行便要行30K(三十公里),路程如此長,肯定會有疲倦和沉悶的時候,令你不得不和身邊同學、老師聊天。」阿軒透露訓練過程雖然辛苦,卻令他與老師的關係有所轉變,「之前我和老師只限於課堂上交流,但行山的時候,老師會教我更多人生道理,例如教我要有忍耐力、疲倦的時候要保持冷靜、隊友們必須互相扶持……」

阿軒最記得去年參加圖騰跑時,體育科范榮臻老師全程為他們支援,「他一人拿著六支水,又買我們喜歡吃的飯盒,『飛的』過來支援我們,令我感到很窩心;雖然最後未能完成賽事,卻讓我體會到跟范Sir那份亦師亦友的感情。」訓練毅行,亦改變了阿軒的性格,「我以往沒有責任心,亦不太理會別人。但當來到荒山野嶺練山,就靠身邊的隊友扶持。我是個急性子,行山卻令我學會冷靜,必須一步一步行,不能一步登天。放下了心浮氣躁的情緖後,和隊友及老師的感情亦越來越好,平時上堂更和老師多了交流,成績亦改善了許多。」

阿徽改變了對老師的看法後,願意聽他們說話。阿徽改變了對老師的看法後,願意聽他們說話。
阿軒坦言毅行訓練,助他戒掉心浮氣躁的性格。阿軒坦言毅行訓練,助他戒掉心浮氣躁的性格。

行山要忍耐 待人要忍辱

跟阿軒一樣,阿徽在訓練毅行的過程中,打破了他以往一貫對老師的看法,「我常以為老師是墨守成規、嚴肅古板;他們永遠是對,我永遠是錯,他們說的全是廢話,我根本聽不入耳。但自從和老師一起進行毅行訓練,轉了環境由課堂變成郊外,我反而肯聽老師說話,才發現他們也可以很風趣幽默。」因為角色的轉變,連帶令阿徽心態上亦開始轉變,「其實老師仍是同一個人,卻讓我明白每個人在不同場合也有不同角色,我們要做適合自己身份的事。想到這裏,我才發現有問題的,原來是我自己。」

阿徽說的「問題」,他自己一直知道,「我以往有情緒問題,經常我行我素,一不喜歡便和人吵架、打架。其他同學覺得我跟『古惑仔』無分別。」昔日在舊校,阿徽動不動和同學打架,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停課;來到筏可初期,情況亦未見改善。直至參加毅行者Support Team及接受訓練後終於「開竅」:「毅行給我最大的啟發是學會『忍』;每次訓練行山路,動輒行上數小時甚至大半天,過程中你會疲倦、受傷,要堅持下去才能完成,我常常對自己說『行唔完就唔係男人』來自我激勵。回到學校,再遇到別人惡言相向,我會嘗試忍下來:既然行四十公里山路我都忍到,更何況對方一、兩句說話?」

自此,阿徽開始明白惲福龍校長常常跟他說「忠言逆耳」的含意:「越愛錫你的人越會罵你,亦對你要求越高。現在,就算我聽到一些不喜歡的話,我都會先忍下來,冷靜過後會分析對方說得是對還是錯。」

阿軒(右一)曾代表學校參加過多次跑步賽事阿軒(右一)曾代表學校參加過多次跑步賽事
參加完毅行訓練,阿徽(中)變得「和藹可親」。參加完毅行訓練,阿徽(中)變得「和藹可親」。

感恩身邊人 盡己所能利他

阿徽性格上的轉變,連帶令他多了不少朋友,阿軒是其一,「他轉校過來時,大家都覺得他好惡,後來一起行山成為朋友。阿徽數學成績不錯,更開始有同學向他請教呢!」由當日古惑仔變身為好同學的阿徽,聽到後也謙虛起來:「(數學)我只是略懂皮毛而已。這些年來,身邊好多人幫過我,現在既然我可以幫到人,就盡自己所能吧。」

俊人透過毅行訓練,獲得不少啟發。俊人透過毅行訓練,獲得不少啟發。

阿徽更笑言行完山後多了說話,跟以往只懂我行我素相比,完全是兩個人。他是寄宿生,每個周末回到家便跟媽咪說學校發生的事情,說個不完,令媽咪招架不來,「其實媽咪見到我這樣是開心的。我亦明白到,如果沒有家人、沒有舊校的副校長堅持帶我來筏可,我就不會在這裏。這兩年在筏可我學到很多做人的道理,亦懂得和別人溝通,這些都是筏可送給我最大的禮物。」

除了阿軒和阿徽,還有多位筏可師生參與今次毅行者,他們的感想及得著又是甚麼?

遇困難相扶持 香港人並不冷漠

葉俊人(中五):「當初因為有同學參加毅行,想找人陪他一起而報名;我自己一向較少運動,但今次有機會亦想試試挑戰自己。記得有一次訓練下大雨,當日除了我們,還有很多行山人士,大家互相幫助及合作,才能行過濕滑的山路,令我體會到香港人其實不冷漠。在訓練過程中,我和老師更熟絡,會主動跟他們聊天分享,我發現自己的信心大了,亦比以往更主動。」

Ivy(右)與Troy第一次挑戰毅行,花了不少時間訓練。Ivy(右)與Troy第一次挑戰毅行,花了不少時間訓練。

學習團隊精神 互相鼓勵進步

夏碧思(Ivy,中五生,唯一參與毅行的女學生):「今次參加毅行,我希望趁年輕挑戰自己的能力。記得有一次挑戰大嶼山山路,行到最疲倦的時候,也曾懷疑自己是否迷了路?幸好有隊友一起扶持,大家聊聊天、吃些東西、聽音樂,最後行了九小時終於完成!」

麥迪佃(Troy,中五生):「去年看見惲校長參加毅行者,更在電視受訪,覺得很有趣;今年年滿十八歲後,校長便鼓勵我參加。毅行訓練讓我明白團隊合作的重要,隊友的鼓勵,助我增強自信,挑戰自己的體能極限,不斷進步。」

毅行是另類教育 傳授課堂教不到的知識

尹浩堂(小寶,學校輔導組職員/筏可舊生):「我中三時已開始跑步,由挑戰十公里、三十公里到今天首次參加100公里,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挑戰……昔日我是個壞學生,常常講粗口食煙,接觸跑步後,才發現辛辛苦苦訓練完一課後,卻因為吸一支煙而白白浪費了訓練成果……校長及老師當年亦一直沒有放棄我,才成就今天的我。」

范榮臻老師(負責毅行訓練的老師):「我認為毅行是另類教育,好比實習課,幫助學生學習書本以外的知識。七年前,學校已推動運動教育,惲校長帶領跑步、行山,更身體力行參加毅行者,希望做一個好榜樣,鼓勵學生一同參與運動,強化身體機能、鍛鍊意志力,同時亦希望為他們帶來改變。」

范Sir(左)與小寶為今次毅行訓練,做了不少準備工夫。范Sir(左)與小寶為今次毅行訓練,做了不少準備工夫。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