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紐約政壇人物素食成風

文:Jeff Coltin | 2019-04-03
Alessandra Biaggi(圖:Alessandra Biaggi Facebook)Alessandra Biaggi(圖:Alessandra Biaggi Facebook)

不論是基於宗教、道德、環境或健康原因,近年來素食在世界不少地方都掀起熱潮。政治人物理應是意識形態上的帶領者,也是社會的縮影,自然其中也會有不少加入素食的行列──又或者,有不少長年的素食者會加入了政圈。就以美國紐約州為例,有報道指出當地政壇已有多位素食者,而該州參議院的議長Andrea Stewart-Cousins也受到影響,她的一名發言人指她的餐單已更加已水果和植物為主。

以下是紐約州多名素食的政治人物夫子自道,講述自己的心路歷程和生活習慣──有趣的是,他們全都是民主黨人。

紐約州參議院議員Alessandra Biaggi

方式:「我是素食者,也不吃任何奶類產品。」

原因:是感情因素。「我唸大學最後一個學期的最後一門課是『說服』。在最後的一次專題介紹,有人勸說我們不要吃肉。我在課堂上哭了起來,那一次改變了我一生。另外,紀錄片《餐叉勝過手術刀》和書籍《中國研究》對我也有影響。我每隔幾年吃一次火雞肉三文治,吃後會有罪咎感。」

開始於:2012年。

最喜歡的食物:在里弗代爾的Moss Café的羽衣甘藍沙律。

其他資訊:「大部分人不知道我有這種飲食方式。」

紐約州參議院議員Luis Sepúlveda

方式:純素食者。

原因:健康。「以前我的三酸甘油酯含量大幅超標,而且是糖尿病前期病患者。我想作出重大轉變。素食後我的體重減了三十五磅。」

開始於:2017年夏天。

最喜歡的食物:「我喜歡鷹嘴豆泥醬和牛油果,吃甚麼都伴以牛油果!我也喜歡蘆筍。」

其他資訊:「我要求增加在州參議員休息室的食物種類,現在那裏已有純素的鷹嘴豆泥醬供應。」

Brian Kavanagh(圖:Twitter)Brian Kavanagh(圖:Twitter)

紐約州參議院議員Brian Kavanagh

方式:素食者。

原因:「按重要性排序,是道德、環境和健康因素。我一直在處理防止虐待動物的政策,因此基於道德立場,決定自己的飲食也要作出轉變。從環境影響和健康角度看,減少吃肉也很有好處。」

開始於:2009年。

最喜歡的食物:「在城市會堂午餐的話,我喜歡在Park Place的Little Italy Pizza吃primavera意大利薄餅。」

紐約州眾議院議員Harvey Epstein

方式:素食者。

原因:「我不想殺害動物。」

開始於:三十年前。

最喜歡的食物:「St. Mark’s Place的純素炒玉米片。」

其他資訊:「我喜歡這種飲食方式,不單因為這比較健康,對地球的長遠健康也很有好處。」

紐約州眾議院議員Richard Gottfried

方式:只吃魚類,不吃魚類以外的肉。

原因:「想有更好營養,這是我兒子的主意。」

開始於:「我在1991年跟太太一起成為素食者。數年後,在說服我成為素食者的專業人士建議下,我也進食海產。」

最喜歡的食物:「我太太的麵團布甸。次選是加上了紅蛤汁的意大利粉。」

其他資訊:「約十五年前,我在Peter Luger吃午餐時要放棄這種方式。現在我每年也會破戒一、兩次,包括在感恩節吃火雞。」(Gottfried正大力推動一條法案,規定公立學校的學生若要求素食餐,學校需要提供。)

紐約州眾議院議員Linda Rosenthal

方式:素食者。

原因:「在處理過這麼多動物福利議題後,我發現吃肉跟自己對動物的觀點和做過的保護動物工作背道而馳。」

開始於:「超過七年前。」

最喜歡的食物:「我可以只吃茄子就能過活。我認為那是所有茄類植物中最棒的。」

其他資訊:「我曾經通過很多保護動物的法律,並且將保護的範圍延伸至包括同伴動物。我曾通過法律,禁制『小狗工廠』,以及給多研究用的小獵犬重過正常生活的機會。目前我正在推動幾項立法,包括禁止為貓隻去爪、將動物罪行納入懲罰性法律中,以及禁止銷售以動物作測試的化粧品等。」

紐約市議會議員Alicka Ampry-Samuel

方式:只吃魚類,不吃魚類以外的肉。「我以前是完全素食者,直至遷往德國後,發現那種方式很難維持。」

原因:「我盡力用天然、健康和整全的方式生活──從吃甚麼進體內到怎樣打理頭髮。我吃或不吃甚麼是我生活方式的一部。對我來說,那是關於靈性的。」

開始於:「在九十年代,我們一家跟隨草藥醫生Sebi時。我自小已不吃豬肉,到約1990年更停吃紅肉。」

最喜歡的食物:「我喜歡吃米飯和黑豆。最令我著迷的是Chipotle的沙律碗,裏面有米飯、黑豆和素香料。」

其他資訊:「我不相信我們的牙齒設計是適合用來咀嚼或開始消化堅韌的肉的。」

Justin Brannan(圖:Justin Brannan campaign)Justin Brannan(圖:Justin Brannan campaign)

紐約市議會議員Justin Brannan

方式:素食者。

原因:「人類有能力剝削其他動物,不代表我們應該這樣做。動物存在並不是單純為了給人吃掉。」

開始於:1992年。

最喜歡的食物:「我媽媽煮的青豆意大利粉。」

其他資訊:「我頸上有『食肉是謀殺』的紋身。對我來說,素食不是短暫的潮流,而是生活方式。……現在大家都在談『綠色新政』,但若果不談動物畜牧業和肉類生產業,其實我們並沒有認真看待氣候變化的問題。如果每個美國人都在看完這段文字後停止吃肉,我們就已做到2020年溫室氣體減排目標的75%。」

紐約市議會議員Brad Lander

方式:吃魚類,不吃魚類以外的肉。

原因:「我的女兒Rosa去年在上第九班的健康課時,教師說到吃肉對環境和動物福利的影響。她決定成為素食者,我在跟她討論過,並且聽過一個關於肉食主義的播音節目後,也決定不再吃肉,只吃魚。對我們一家來說,一切都源於紐約市的一個學校項目!」

開始於:約六個月前。

最喜歡的地點:紐約市下東區的The Butcher’s Daughter。

其他資訊:「Rosa喜歡稱自己為『熏鮭魚素食者』,或者說是猶太式的素食者,那麼她仍可以在麵包上吃熏鮭魚。」

Helen Rosenthal(圖:Helen Rosenthal Facebook)Helen Rosenthal(圖:Helen Rosenthal Facebook)

紐約市議會議員Helen Rosenthal

方式:不吃肉和奶類產品,偶然吃魚,差不多完全吃植物。

原因:「我是受到肉類生產業會對環境、氣候、個人健康和工廠式農場中的動物待遇等因素推動的。」

開始於:兩年前。

最喜歡的食物:「很難選擇,但會包括P.S. Kitchen的Warm Farro沙律,裏面有羽衣甘藍、南瓜和澳洲堅果等。」

其他資訊:「兩年前,我當時廿一歲的女兒建議我們看紀錄片《What the Health》,該片對我們造成無法扭轉的改變。」

紐約市議會議員Jumaane Williams

方式:「我不吃貝類食品,但仍會在第145街吃煎魚,更不用說自己區內的美味加勒比海食物。」

原因:「我不喜歡動物遭宰殺的感覺。我媽媽覺得要為我烹調太困難了,於是我改為只是不吃陸上的動物。」

開始於:「九歲或十歲,已有一段日子。」

最喜歡的食物:「我每星期會吃一次格林納達的國家代表菜式;另外,差不多每天都會吃穀類食品。」

其他資訊:「我出任公職前,曾在布魯克林區開辦一家素食餐廳。我想給大家更多選擇。我想那時正是素食風氣最為熾熱的時候,在過程中我獲益良多,並且得到經營生意的第一手經驗。」

Eric Adams(圖:Eric Adams Twitter)Eric Adams(圖:Eric Adams Twitter)

布魯克林區區長Eric Adams

方式:以植物為主。「我不會說自己是純素食者。純素食者會喝可口可樂和吃奧利奧曲奇餅。」

原因:健康。Adams曾患2型糖尿病,左眼失去視力,手腳均曾神經損壞。他以飲食和運動令身體康復。

開始於:2016年春天。

最喜歡的食物:Adams每天早上都會喝一杯羽衣甘藍加生果的沙冰。

其他資訊:Adams在布魯克林區某些學校試辦「無肉星期一」計劃,並準備將計劃擴展至包括市內的公立醫院。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