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絕處求生

第302期明覺   文:傳燈法師| 2013-05-15

十一年前他證實患上惡性腦瘤,醫生宣判他只餘下一年壽命。他依從醫生的指示,接受割除腫瘤手術,然後做化療、電療,後來還做了標靶治療。限期到了,他卻沒「走」,只是兩年後又長出腫瘤,醫生說如不切除,如同一顆炸彈,隨時都會要命。

他懊惱極了。初次手術已令他右邊身癱瘓,再動手術,萬一全身都癱瘓,就會累人累己,真是生不如死!他的心情經常大起大落,很易發脾氣,當護士對其他病人動作稍慢一些時,他便會開口大罵,幫他們出出氣,其實,是他內心充滿擔憂、沮喪和極度無望。

幾年下來,他接受了無數次大大小小的手術,就這樣三年一小刀、五年一大刀,生命竟也延長了十年。雖然心情有時還是會像坐過山車一樣,時好時壞,但起碼他知道每一天都是上天恩賜的,也懂得感恩。

我和他初次見面,他的臉上長滿鬍鬚,頭髮紊亂,面容憔悴,態度嚴肅,舉止拘謹,不太願意交談。跟他閒聊一輪,我藉機說:「該剪剪頭髮、剃剃鬍鬚了吧?即使病,也要莊嚴病淨土。病床要整整齊齊,人也要乾乾淨淨的。」他頓一頓,輕輕摸一摸臉上的鬍鬚,不答話,卻若有所思。

長年飽受病苦煎熬,無論再勇敢的鬥士,意志也要承受嚴峻考驗。

我很好奇,他是怎樣熬過來?怎樣想通的呢?

「記得幾年前發生在屯門的一起交通意外嗎?」他說:「當時載滿客的雙層巴士,不知什麼原因,直衝過紅綠燈,撞向欄杆,墬毀在天橋底下,很多人傷亡。」

「那些人本來好好的,一早趕著去上班,去上班啊,不是去死,誰會料到那竟是自己最後的一天?他們完全沒有機會做準備。」

「當年醫生說我只剩一年命,至少我知道大概還能活一年,可以安排身後事,也有心理準備,但他們連說一聲再見的機會也沒有。現在我竟多賺了十年!」

當人苦到盡頭時,總能看見希望。

有一日,他對面床的阿伯往生了,朝夕相對了一段日子,永別了,總有難言的感受吧?他說明顯感覺到有一陣風吹過。

我問他:「你害怕嗎?」

「不怕。身體的功能都沒了,與其受苦,不如早點走。」他誠心為阿伯祈福,祝禱他去一個快樂的地方。

經歷過磨練,他對生命另有一番體會──人生是苦,不由得自己把握;但只要還有一絲希望、一線機會,都不要輕易錯過。

最近,醫生說腫瘤又長出來了,又得排期做手術了。

「如果是你,你會怎樣?」他問。

我從未經歷大病大苦,怎樣答呢?

反問他:「你呢?」

他沉默。只看到他深邃的眼神。堅定的神情。乾淨的臉頰。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