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缺了一角的豪宅

第282期明覺   文:何國全| 2012-08-08

喬遷的雞尾酒會,衣香鬢影,來者非富則貴。這一個高階層的場合本就不屬於我,但我還是應邀赴宴。

氣派非凡的獨立洋房在聚光燈照耀下顯得美輪美奐。先入眼簾的是一個翠綠的花園,還有一個泳池。豪宅內的裝潢可以媲美宮殿,設有升降機和按摩浴池,富麗堂皇之處,不必贅述。屋裡有特為寵物而設的空調室和浴室,更僱有專人侍候,的確令我瞠目結舌。

泳池旁,貴賓們抽着雪茄,吞雲吐霧,金黃色的威士忌在歡呼中,順着他們的喉頭咕嚕下肚。大廳裡,有握著高腳杯,輕輕搖動着紅酒,小聲說、大聲笑的聞人。花園那兒一陣喧鬧,掌聲如雷貫耳——原來是屋主當眾宣佈捐款,將一些支票,在記者鎂光燈的閃耀下,交給了慈善機構的代表。

這位富商慷慨解囊之事,時有見報,眾所周知。一些商人懂得取之社會,用之社會,莫管是高姿態或低調的贊助,我以平常心看待,只要是誠心以扶危濟困為出發點,我都由衷地讚賞。

我穿插在陌生的人群中,企圖尋找一張熟悉的臉孔——那一個坐在輪椅上,在出院時很吃力地向我展露笑容的老伯。我在屋裡戶外,前庭後院尋索了好一會兒,都不見老伯的蹤影,開始有點兒納悶了。服務周到又眼尖的傭人,看穿了我的動念,前來招呼。我向這位傭人形容了那位老人家的相貌,她眼睛一亮:“哦!原來你是在找我們家的老爺啊!”

“嗯!他老人家怎麼樣了?”他沒來複診,我實在很想知道他的近況,這也是我硬着頭皮出席這酒會的原因。當我被告知他的病情在康復中,我頓時卸下了心頭大石。

謝過了她,我轉個身,想找一個中途離席的藉口,那傭人卻低聲道:“先生,你真的很想見一見老爺嗎?”她這麼一問,又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那傭人鬼鬼祟祟地引着我走到寵物室旁,一個無人的角落,在我耳際說:“我家老爺不住在這兒。”我滿腹疑惑地看着她,多嘴的她又說:“他獨自住在後巷的小屋裡,他的三餐,由我送過去的。”

望着那幾隻關在空調室裡,主人所愛護備至的寵物,就在那一瞬間,我感覺室內的溫度急速下降,寒意陣陣。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相信這裡頭肯定有難言之隱。清官難斷家務事,由不得外人去揣測這大戶人家的是非曲直。長年累月的積怨,造成了父子今天水火不相容,無奈的局面,的確叫人心酸。

人與人之間,最好維繫感情的橋樑就是彼此的諒解,偏偏生活中的摩擦卻又最容易產生誤解。期待他們父子倆能打開彼此的心門,渙然冰釋,在同一個屋簷下共享天倫。從某個角度看,缺了溫情的家,就像缺了一角的豪宅,哪怕再富麗堂皇,也顯得有些美中不足的地方。

這一個經歷,讓我領悟到縱使家財萬貫,家庭的溫馨可不是用金錢換取得到的。愛的秧苗,須從心裡培植,在家庭裡茁長,過程中還需要坦然的溝通和諒解來滋養,也需要包容來去除彼此心裡的棱角和雜草。 小愛與大愛,皆是人的根本。有了家人的關愛為基礎,他日在社會上撒大愛時,才會種出一片綠油油,碩果纍纍,大家都起歡喜心的功德田。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