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金鼠賀年篇-ads

美國現在究竟有多少佛教徒?我們又怎樣界定佛教徒?最近一個調查發現了這個狀況……

文:Justin Whitaker | 2017-11-23

佛教在西方世界近年日漸普及,那麼歐美各國現在究竟有多少佛教徒?要回答這問題,當然首先要解答另一個更根本的問題:我們怎樣界定佛教徒?學者J. Gordon Melton和Constance Jones在近期一篇學術論文中表示:「要估計佛教社群有多大,我們可以由各種佛教協會和中心入手,看看他們怎樣理解自己有多少成員和支持者,或是由個人出發,看他們的自我身份認同(這是宗教調查所採用的方法)。當遇上邊緣情況的個案,兩種方法都能提供有用的見解,但也各有不足之處。」

今年九月,美國的公眾宗教研究學院發表了歷來最大規模的美國人宗教身份調查,究竟當中有甚麼資料能令我們對佛教在美國的發展加深了解?數據又仍有甚麼遺漏之處?細看調查內容,內裏包括多種不同的問題,由住戶入息、是否擁有房屋、婚姻狀況,到種族、政治聯繫,以及同性戀、雙性戀與跨性別(LGBT)等都有觸及。該項調查有兩名研究美國佛教的頂尖學者參與:加拿大安大略省滑鐵盧大學宗教研究及東亞研究副教授Jeff Wilson,著有《靈性的美國:佛教冥想及美國文化的相互變化》;以及加州柏克萊佛學研究學院學生及教學事務總監Scott A. Mitchell,著有《佛教在美國:全球的宗教,本土的環境》。

調查使用上述的第二個方法,即是檢視個人是否自我認同為佛教徒。Wilson和Mitchell均發現這個方法有問題,指出自認「不屬於任何宗教」的受訪者百分率最高的是亞裔美國人和太平洋群島美國人的群組。Wilson表示:「在佛教主導的亞洲地區,把自己歸屬於某個宗教的概念,比起在其他主要宗教地區是較弱的,因此這批(不屬於任何宗教的)回應者,可能實際上以某種方式參與佛教的修行。」

Mitchell也指出,由於這項調查一開始已要求受訪者從一系列宗教中選擇單一個自己信奉的宗教,有可能很多選擇「其他或不屬於任何宗教」的其實是佛教徒。他進一步解釋:「這歸結到怎樣構成宗教的身份。有固定的宗教身份本身是基督教的概念,在其他時代或文化中並沒有多大意義,在佛教文化中尤其如此。另一個分析方法是不理會信仰,轉而檢視行為。一個人若參與跟佛教有關或源自佛教的修行或儀式,算不算是佛教徒?他們會聲稱自己是佛教徒嗎?說『我是佛教徒』時,是否一定也要說『我不是道教徒』?說是,為甚麼?若說不是,又為甚麼?這是都是很微妙的問題。我不是要鼓吹甚麼觀點,而是想指出,直接問『你是否某教的教徒』這種問題設計,總會令一些處於邊緣位置的人排除於外。」

Scott A. Mitchel(圖:shin-ibs.edu)Scott A. Mitchel(圖:shin-ibs.edu)

他提及過去其他多項調查曾用各種不同圍繞宗教信仰和活動的問題,務求對宗教參與有更為深入的了解。公眾宗教研究學院的報告有一項重要發現:「以年長白人為主的基督宗教團體,目前佔總數不足一半,而非基督宗教的團體是國內最為年輕的宗教社群,由此可推斷美國將來的宗教狀況會較過去大為不同。該調查具體指出了美國的佛教徒中有35%在三十歲以下,而同一年齡群在天主教徒中只佔11%,在白人福音派基督徒中也佔11%,在白人主流基督徒中則佔14%。過去三十歲以下的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均曾佔總數三分一或以上,由此可見這兩個宗教的信徒正在老化,敎徒總數目也在減少。

不過,Wilson對調查數字持審慎態度:「我不禁懷疑這結果反映的是數據蒐集方法,多於是真實情況。年輕佛教徒願意承認佛教徒身份的,很可能較年長佛教徒(意指頗有參與佛敎修行,但卻不習慣承認屬於某一宗教的美國文化的人)為多,這也是由於亞洲大部分地區(特別是東亞)的文化傳統並不強調宗教身份認同。調查數字也會因而扭曲了情況。換句話說,實際上可能有更多較年長的亞裔美國人在作佛教修行,但在接受調查時,卻不會聲稱自己是佛教徒,於是更為直率的下一代佛教徒所佔比率就顯得比實際為高。」

Dr. Jeff Wilson(圖:professorjeffwilson.wordpress.com)Dr. Jeff Wilson(圖:professorjeffwilson.wordpress.com)

Wilson又指政治取向是另一個值得質疑的範疇。這項調查發現,美國佛教徒中只有9%是共和黨人。他引用獨立民調機構皮尤論壇2008年的一項調查,同一問題的數字為18%。他這樣評論學院的最新調查:「有兩個可能:或者調查不能反映美國佛教徒的真實情況,又或者調查準確顯示反映了,傾向共和黨立場的佛教徒基於某個原因很可能不會加入該黨。前者似乎較有可能,不過後者或會是非常有趣的現象。正如上述,這項調查可能遺漏了較年長的佛教徒(他們一如其他宗教較年長的信徒,傾向共和黨多於民主黨),又或那些有較保守投票取向的人在調查中並沒有表示自己支持共和黨。問題可能同樣出於調查的詢問方法,因為問卷只是詢問受訪者是共和黨人、民主黨人、獨立還是其他/不知道。佛教徒報稱「獨立」的比率最高,達47%,其中不少在過去各項調查中可能會落入保守取向的範疇。

至於調查中有關LGBT取向的資訊,Wilson認為可信。調查發現,佛教徒和一神普救派教徒中LGBT分子的比率較其他宗教為高,每七個佛教徒中就有一個自認是LGBT(即14%),一神普救派的情況亦然。

Mitchell同意該項調查顯示的美國佛教徒總人數(約為1%,即三百二十萬人):「我認為保守點說,美國人有1%至2%是佛教徒大抵是正確的。如果你喜歡較嚴謹的『佛教徒』定義,向下調整至1%;若喜歡較寬鬆的定義,向上調整至2%。」不過,這個差距其實頗大,也肯定會吸引學者和其他人找尋更理想的方法來了解和調查美國以至西方各地的佛教徒狀況。

 

原文:https://www.buddhistdoor.net/features/survey-reviewing-the-demographics-of-buddhism-in-america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