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1清明思親法會-ads

胖嘟嘟的阿珍

第302期明覺   文:梁錦萍| 2013-05-15

增加的除了脂肪,她還儲存了極大憤怒。食物是她逃避悲傷的海港,也是跟子女親密的維繫……

炎夏將至,女士們都為冬日不經不覺剩下的豬腩肉費神。走在大街小巷,keep fit 減肥的廣告更見鋪天蓋地。我們的身心靈原本互為影響;來自生活的壓力,往往影響身體運作,正所謂有諸內形諸外,輔導中,我常常見到備受生活困擾的人,體重較平靜過活的人容易失控。阿珍,便是很突出的例子。阿珍原是身高五呎三吋,體重一百零三磅的標致女郎;婚後三年抱兩,放棄了工作,全心全意照顧家庭。過著快樂的少奶奶日子。

從那天目睹丈夫跟自己親妹緊抱床上,阿珍的體重,一直向上飆升。吵過、哭過、甚至試圖輕生;阿珍的丈夫不但沒有憐惜她,每月放下家用便匆匆離去。我們初次見面,阿珍體重已達到了二百磅,連走一小段路也不斷喘氣。

阿珍每天不斷問自己,「為什麼妹妹竟聯同丈夫出賣我?」妹妹跟丈夫通姦的一幕,不斷重現眼前;縱使羞恥溢滿心胸,為了丈夫的面子,在外卻要保密。想過搬回外家暫住,但阿珍怕事情張揚開了,使父母難過。她想過了結自己,卻看到兩名年幼子女極需母親照顧。不記得從那一天開始,阿珍跟外界斷絕往來,並且開始無節制地飲食,以排解內心的憤怒和寂寞。

「最瘋狂的時期,是一個晚上,吃掉八包薯片、一個西瓜、一盤雪糕、半煲紅豆沙。直至嘔吐為止。那種『飽足』感確是妙極。」阿珍越憤怒,越吃得多。最後,丈夫離家跟另一個女人同居,剩下阿珍和兩名兒女。就這樣,她在痛苦中度過了十個年頭。

美食,也是阿珍跟兒女溝通、表達關懷的途徑。阿珍為兒女每天盡心預備美味食物,遭遺棄的一家三口,平日絕不提爸爸或丈夫,倒是開飯和一起吃東西時顯得樂也融融。直到一天,學校要求阿珍帶女兒到醫院去,因女兒超過正常體重40%;當醫生詢問女兒家庭生活狀況,一提及母親,女兒情緒控制不了,直哭了出來,於是學校請社工介入。就是這樣,阿珍經女兒學校社工轉介,前來我的辦公室,開始接受輔導。

有機會說出內心的秘密,阿珍多次情緒崩堤似地,哭得不能抑止。把內心痛苦傾出,阿珍開始正視自己的狀況。為了一雙多年守候身邊的兒女,阿珍開始運動並跟從營養師的飲食建議,重新出發。隨著心裡的抑鬱得以排解,阿珍對食物的倚賴漸漸減退了。還記得我告訴阿珍要離職了,她鄭重地邀我吃一頓「最後午餐」,以示謝意。這頓午餐真是質量俱佳!桌前的阿珍,臉容光亮,比第一次見面時灰黯的面色,和肥腫難分的臉容,她真的可愛了許多許多。

事隔多年,兩個月前,我在彌敦道某紅綠燈位置遇見阿珍。她比之前消瘦了,皮膚也曬黑了不少。她已找到一份全職速遞的工作,孩子也上了大學……。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