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自殺有用?

第318期明覺   文:梁錦萍| 2013-12-25

企圖自殺者,在一些人心目中是可憐的人,他們被視為是絕對的犧牲者。似乎,這些同情他們的多是關係較疏遠的人。但就近的親人,可能會在擔憂之同時,也感到厭惡而憤怒。


力生太太美妍在公司搭上了第三者熱戀起來。美妍對力生由最初隱瞞,至決定與第三者一塊兒生活,向力生要求離婚。第三者甚至致電力生,請他成全他們。力生聽著電話,半點聲音也沒有,唯一的回應是:「我不認識你,請以後不要再騷擾我!」然後若無其事地掛斷了電話。美妍看見力生的反應,簡直不知如何反應。


美妍眼見力生怎樣也不願跟自己討論離婚事宜,索性離家出走。力生每天瘋狂傳呼美妍;在她公司門前等待;甚至跑到她的辦公室找她去。為了息事寧人,美妍相約力生每星期六晚上一起用餐,「讓大家有個聯繫」。



自殺宣言


力生每次「聯繫」,總向美妍懺悔以往待她不夠好,並承諾將來會更溫柔體貼云云。美妍根本聽不入耳。只是,見力生的眼一天比一天陷,身體體重以乎也驟減,有時候激動起來,更會語無倫次。最嚇人的是,力生還說:「有一個男聲,常叫喚我。最近,這男聲好兇,他叫我『去死吧!無用的男人見得多,唯獨你一個如此窩囊!』」


美妍陪力生看精神科醫生,力生被診斷為抑鬱症,有自殺傾向。為抑止幻聽,力生需要服藥。但力生堅持,只有美妍能令他康復。


美妍很憤怒。要離開的男人,向自己搖尾乞憐的樣子,只加深她的厭惡感。自殺宣言、幻想云云,像一根繩子束縛美妍的離去。可是,跟力生結婚五年的恩情,又使她不能忍心丟下力生不管。有一天,力生正在診所等候複診,美妍一副心不在焉的摸樣,力生突然正經地向她說:「算了吧!我知道你心裡已經沒了我。妳走吧!我會照料自己。」


接下來一週,力生沒有聯絡美妍。美妍心裡反而害怕和掛心。「難道力生自殺?入了精神病院?」終於,美妍主動找力生去。第三者見美妍對力生難捨難離,竟一反常態向美妍發作,要求她盡快辦妥離婚手續。美妍每天放工後,要陪伴力生之餘,又要跟第三者「交待」,幾星期下來,美妍的情緒也低落起來,人也疲憊得不得了。



感情暫休區


美妍在我的辦公室顯得心緒紊亂。決定與哪位男士共度餘生,本來便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抉擇。對力生的感覺直是愛恨交,由於怕力生真的自殺去,美妍壓抑自己對他的不滿。然而憤怒總變成鄙視的態度,在美妍有意冇意間出賣了她。力生心裡清楚美妍越來越討厭自己,於是更懷疑自己的價值和吸引力。這些自我懷疑使力生寢食難安之餘,也把全副精神放在「乞求」美妍回家的方向去。力生越追,美妍越走。


在聯合輔導過程中,我提供了安全環境予美妍和力生吐出心中的驚怕、憤怒和憂慮;並在初期,已向力生聲明如要繼續輔導,自殺的行為是不受歡迎的,若有自殺念頭,又或有聲音要他自殺,他必須要立刻致電親人求助。總之,他有責任保護自己的生命。力生樂意遵守這項協議。美妍見力生有能力保護自己生命安全,她開始敢訴說過去力生令自己失望的地方,力生也真正聽到美妍內心未滿足的需要。


「我們有暢所欲言的自由和暢快!開始喜歡跟力生傾談,至少,他會聆聽。」


「美妍願意說出婚姻使她失望的地方。我看見自己有責任,我希望能快點康復,好補償欠了美妍的關懷。」


「然而,美妍似乎需要一處冷靜的地方;一段讓她思考的時間,不單能讓她疲倦的精神恢復過來,也可以做更清醒更真誠的抉擇。」


美妍和力生進入了感情暫休區。美妍也暫停跟第三者晤面。


美妍最後抉擇是啥?我不敢肯定,感情的事,永遠是最難說的事。能確定的是力生的「自殺宣言」對挽救這段瀕臨崩裂的感情,是無用的,也是有用的。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