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與你「同在」!談《阿含經》之病有多痛?

文:持然法師 | 2019-04-05
(圖:Pixabay)(圖:Pixabay)

看著她躺在病床上,翹著二郎腿,便不經大腦的隨口說出一句,妳的姿勢怎麼這麼優雅!她登著銅鑼大的眼睛回答說,這是我變換了好久,令自己最舒服而不再痛的姿勢。唉!暗地裡敲了敲自己的腦袋,自己今天怎麼了?幸好對方不拘小節,接著便侃侃而談她入院的原因。

另一邊廂,穿上保護袍,穿越兩道門,看見他躺在床上。他是一個佛教徒,在去年的佛誕日確診為急性血癌,經過一年的治療,今年的觀音誕,他病情復發,再次入院。這些日子對佛教徒有特別的意義,卻令他格外感傷與難過,原本安排好的行程只好無奈取消。太太能為他張羅三餐,卻難以安撫到他的心靈。子女各有家庭,也各自忙碌,偶爾見面也盡量隱藏自己的不安與痛苦,不想讓他們覺得,一見面就在吐苦水。他說,病痛的煎熬,對於身體無恙者是無法想像與體會的,反而這一年來進出醫院,與鄰床的院友談話,在相互閒談、傾訴當中得到了慰藉。皆因大家彼此明白病痛的折磨,那種「你能體會到我的痛,我能感受到你的苦」的情感交流,讓心靈得到些許的慰藉。

我們一起來看看,於《雜阿含經》第103經,差摩比丘是如何形容他的病所帶來的痛。經文大意是說,差摩比丘生病了,上座比丘們差瞻病者陀娑比丘代為問候,表達他們的關懷。陀娑比丘來到差摩比丘住處,轉達了上座們的關心:病情有沒有好轉,不適與疼痛的感受,是增加還是減緩?差摩比丘說到:「我病不差,不安隱身,諸苦轉增無救。譬如多力士夫,取羸劣人,以繩繼頭,兩手急絞,極大苦痛,我今苦痛有過於彼。譬如屠牛,以利刀生割其腹,取其內藏,其牛腹痛當何可堪!我今腹痛甚於彼牛。如二力士捉一劣夫,懸著火上,燒其兩足,我今兩足熱過於彼。」如上所述,差摩比丘回答說病還未好,身心不能安穩,疼痛加劇乃至難以忍受,接著以三種譬喻,來敘述自己有多痛。窒息感比繩索纏頸,繩兩端各被兩位大力士使力拉扯,我之痛楚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腹痛如生割牛腹取其內臟,我今腹痛甚於彼牛。足底熾熱,如火上烤足,我今苦痛優勝火燒。

被病痛折磨之人,往往無法安睡,也食不下嚥,身形日漸瘦骨嶙峋。最常聽到病患說,我不怕死,只要不那麼痛就行了。未曾經歷苦痛折磨之人,確實無法感受到病患所承受之苦中的一二。

當病者正在面對生命當中的重大難關,對他們來說,甚麼是最好的安慰方式呢?我們只能盡微薄的力量,在旁陪伴關懷,不滑手機,不做他事,專心凝聽,讓病患感覺到有人與他「同在」,讓他不再感到孤單寂寞。

作者 - 持然法師
釋持然,馬來西亞人,2006年於台灣新竹壹同寺,依止上如下琳長老尼剃度出家,同年進入壹同女眾佛學院就讀,2014年於壹同研究部畢業。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