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與川本佳苗博士談上座部佛教、佛學研究及改善社會

文:Raymond Lam    圖:Kanae Kawamoto| 2018-02-15
川本佳苗是龍谷大學新一代的學者,專門研究上座部佛教,熱衷於以創新及實際的方法檢視困擾社會的問題。川本佳苗是龍谷大學新一代的學者,專門研究上座部佛教,熱衷於以創新及實際的方法檢視困擾社會的問題。

以主修佛學研究新近取得博士學位的川本佳苗說:「我是很實際的人,喜歡跟別人溝通和一起工作。」她是龍谷大學新一代的學者,專門研究上座部佛教,熱衷於以創新及實際的方法檢視困擾社會的問題。她最近在第十八屆國際佛學學術會議發表自己的研究成果,我在大會期間有幸訪問了她。

川本的學術生涯始於找到一本關於上座部佛教的禪修書籍,因而對內觀有更深入了解,發現這對自己的心靈有即時的幫助。內觀或許不如修禪那樣抽象或具哲學性的細微之處,它的吸引之處是其簡易的修行方法,從專注呼吸到馬哈希禪師(Mahasi Sayadaw U Sobhana)檢視腹部脹縮的方法都是如此。川本這樣形容:「只是觀察呼與吸,細心留意,這有助帶領我們回歸正念。今時今日,我們總是同時做多種事情,心靈有很多旁騖。」

她最初決定研究佛學,跟自己的痛苦經歷有關,因為她有三個好友輕生。川本在取得佛學研究的學士學位後,從事長達十年的音樂工作。對她影響深遠的第二個佛學研究學位,是在仰光的緬甸國際佛教大學完成。她在該國逗留了三年,之後再到泰國居住三年。

為了完成畢業論文,川本訪問了十八位在日本從事防範自殺工作的僧人。她解釋:「自殺在日本是重大問題,我於是將它作為碩士和哲學博士課程的研究題目。我覺得,研究佛陀在早期上座部的佛典中對自殺有什麼說法,是我可以為往生的朋友做的一點事。」完成研究後,她總結,佛陀雖反對自殺,但卻從不責難自殺的人。「戒律只用來規範在生的人,它並不是用來懲罰往生者。我覺得已盡自己所能,再沒甚麼遺憾。」

自此川本不再繼續原本的念頭,轉移了研究的重心,目前專注於人類學和文化研究。她對泰國民間傳說中的鬼妻Mae Nak Phra Khanong尤其感興趣,因為這個人物在泰國獲視為超越生死的忠貞和愛情的象徵。

圖右一為川本佳苗圖右一為川本佳苗

雖然日本數百年來都是以大乘和密宗佛教為主,但由於川本曾在東南亞渡過一段日子,推動了她回到日本後繼續研究上座部佛教。事實上大乘和密宗佛教的教義表達也遇上問題,很多日本人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信奉和實踐宗教。自2008年起,表示自己信奉日本三大宗教(日本佛教、神道教和基督宗教)的人加起來還不及人口四成。川本指出,各佛教機構有很多存在已久的問題,最重要的是一些本來熱切作靈性追尋的人感到理想幻滅,並抱犬儒的態度。川本形容,相對於日本傳統廟宇充滿「業務」味道的氣氛,「上座部佛教僧人訪日時只是做佛法講座和禪修指導,不會去參與舞蹈會或節慶。」這對很多人來說已是耳目一新。

日本僧人也明白和擔心這些觀感,國內很多神職家庭(擁有廟宇建築物,並且通常以父傳子的方式繼承物業)的成員曾嘗試用多種方法來吸納信眾,以挽救數量日漸萎縮的情況。這些方法既有理性穩重的,如提供輔導服務,也有較為離經叛道的,例如推出可愛的吉祥物來為廟宇招徠遊客。不過,這些方法主要建基於推廣佛教文化,而不是透過佛法講座來弘揚佛家的道理。川本並不完全反對這種文化的取向,但是她不肯定,過著非常安穩生活的廟宇繼承人若在態度和所受教育方向沒有重大轉變,能否適當地回應社會問題。

這種意見可能違背了日本傳統思想和期望。上座部佛教在不甚注重自己精神上傳承的日本,仍屬於是小眾的宗教,,更遑論是東南亞的了。但是上座部佛教的基礎正逐步增強,有多個機構已在東京成立,其中包括Parami Friends。川本曾為該組織擔任翻譯,並與其成員保持聯繫。

她以個人經驗出發,說出自己的構想:「在未來數年,我想開展一些工作,幫助感到自己受社會排斥的人。有很多人正受嚴重的個人問題困擾,可能是離婚、遭解僱、家庭糾紛、壓力,諸如此類。我們受到壓抑,不能公開討論、坦誠地探討個人的緊張和問題。」她期望,日後在電影和文學等文化工作,可以引發新的對話,乃至成為公開反省的平台。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