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與雪的邂逅

第268期明覺   圖、文:何國全| 2011-12-07

居住在長年夏炎的赤道邊沿是晴是雨我毫不在意。待遠遊溫帶國度時碰到難得一見的雪景卻巴不得提筆將滿懷的感觸化為文字了。

第一次目睹雪花是在杭州。

那是第一次與太太到中國旅遊行程包括上海、南京、蘇州等地。抵達杭州時是聖誕節的前夕在煙花砲竹的伴奏下我和她緊緊地相擁就寢把塵囂拒於窗外寒風中。

翌日猛然被太太驚醒。她倚立窗前雙手環抱跺著腳呼我起床。“快來看”從她歡愉的語氣中我猜她是看到了夢寐以求的景色。

我從背後抱著她嬌小的身軀又握住她冰冷的小手一起欣賞窗外的風景。潔白的雪花像鵝毛般紛紛揚揚地飄落偶爾隨著輕風翩然起舞。街上車輛和行人若無其事地穿梭著我們這兩個從熱帶來的傻瓜卻難掩興奮把手越握越緊緊貼的身子也互相暖和著。我不願挪動身子只貪婪地享受著這片刻的溫情。

良久她轉過頭說“好美啊”我情不自禁地在她冰涼的額上印上一個熱吻。她又說“下初雪時若與愛人在一起會永浴愛河白頭偕老。”是嗎我不知道她所念的是瓊瑤式的對白還是韓劇裡的童話。

“那就給我一萬年的愛河我願浴。”我也搬出文藝腔坦誠得來有點俗氣。

早餐後我倆牽著手在寒風中漫步。冷颼颼的冬風一陣又一陣地吹過儘管拉緊了寒衣的領子我倆還是不住打顫。應是按捺不住內心的興奮她忽然張開雙手去捕捉飄落的雪花。那緩緩地在雪花中打轉的倩影多麼優雅標致的天使原來已經降下凡塵甘心守護著我這一介凡夫。

雪花一落掌心就融化了幸好冰凍的車頂上還凝結著半透明的冰晶我們就與那薄薄的霜雪有了第一次的接觸。

再一次看到雪景是在土耳其。從不知當地的深秋也會下雪所以有點兒意外。從首都安卡拉南下的路途中一路上盡是連綿起伏的山巒。灰蒙蒙的山峰鋪著白皚皚的雪宛如蓋著大棉被的巨人。陣陣疾風吹起使勁要把棉被掀開似的貪睡的巨人卻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繼續做他的長年美夢。

山腳下寒風凜凜太太把她整個人都塞進我懷裡來。我脫下手套用手暖和著她冰冷的耳垂。自作多情的雪花搭在我倆肩膀上和我們一起享受著這寧靜的時刻。

一年後我們登上了瑞士其中一個一萬尺高的峰頂與雪山做了個親密的接觸。站在白茫茫的雪山上眺望巍峨且連綿無際的雪峰神奇又絢麗的大自然美得像一幅畫。我倆大手牽小手特意在那鬆軟的雪坡上留下一大一小並列的腳印煞是有趣。雖然這些足跡不會久留但卻已成為我倆拂拭不去的甜蜜回憶。

這一回我們還鑽進了雪山裡頭的隧道。那晶瑩剔透的冰柱在七彩燈光映照下美得令人窒息。有幸親歷這些夢幻般的美景夫復何求

最近一次到雲南旅遊乘纜車上了麗江的玉龍山。初冬濃霧迷濛若隱若現的山脈融入千變萬化的雲嵐中增添幾分神秘感。甫下纜車頓覺腳步輕浮還開始暈頭轉向。我知這是高山症的症狀遂猛吸自備的氧氣筒卻無補於事。天旋地轉的滋味很不好受我已無心賞雪隨便拍幾張照了事。匆匆忙忙地下山以減輕反胃的狀況。下到山腳仍不住翻胃連山上的記憶也一併嘔了出來。幸好有照為證曾到此一遊。

這幾回與雪的邂逅各有千秋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尤愛杭州那一趟除了度過了第一個白色的聖誕節叫我緬懷的還有那酒店客房窗口上她依偎在我懷裡──那醉人的倒影那是我倆一起經歷的初雪。

本文原載馬來西亞《星洲日報 副刊》2011年4月16日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