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花落花開

第292期明覺   圖、文:明常| 2012-12-26

某年早春遊歷日本京都寺院,其中一個寺院打開山門,便綻放出這道令人賞心悅目且又深具哲思的猗狔風光。

花落花開在禪者的公案屢見不鮮,如宋朝的圜悟克勤禪師著《碧巖錄》,被譽為「宗門第一書」,曾云:「爭如獨坐虛窗下,葉落花開自有時。」明末四大禪者中紫柏真可禪師撰寫《紫柏尊者全集》詩云:「花落花開幾度春,此身如夢亦如塵;曉來聚散東風急,紅點蒼苔色不新。」

思緒回到眼前,神態肅目莊嚴的釋迦牟尼佛像被千姿百態的櫻花襯托著,一朵櫻花從開花到凋謝不過短短七日。淒美的櫻花,經歷短暫的燦爛絢麗,隨著一陣清風拂過而輕舞飄落。同樣地,人生在歷史的長河當中猶如一束煙花,閃爍耀目,轉眼間卻消失得無影無踪,爭如櫻花,多麼渺小和脆弱。

璀璨的光景或許就是人世間的一切學問、功名、榮華、富貴、權勢、地位……,這對於任何人來說蘊含著極度的誘惑,往往引致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的行為。然而,人到了生命終結時,今生所造的惡業隨身,繼續輪迴生生世世。

佛陀在這櫻花樹下向有緣眾生無言地說法,這個法,是緣起性空,是世出世間的一切諸法,都非獨立自有,乃由因緣和合;凡是由眾緣生起的事物,必然是無自性的。即:緣起事物當前存在的狀態,沒有獨立不變的真實性,故名緣起性空。

當我們體證了緣起性空之理,便會覺知人生原是大夢一場,睜眼夢,閉眼夢,又何必計較夢中的之實境呢?正因為世間一切相都在運動當中,都在變化,最終空無所得,我們便領會外在的宇宙抑或內在的身心,無非都是眾緣條件的和合假法,沒有實在的生滅。

回顧文首提及紫柏真可禪師的詩句,便是闡述這個真實不二道理的最佳註腳。我們若不再執著世間的一切事物,心不跟著緣生緣滅的諸法而起伏波動,就不會生起七情六欲導致的煩惱痛苦;我們才可以放下,跨越生死輪迴之痛苦,才活得自在圓滿、清涼灑脫、法喜充滿。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