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菩提路上的良師

第273期明覺   圖、文:法忍法師| 2012-04-04
右起﹕師兄—能幹法師、師父—隆敬和尚、筆者右起﹕師兄—能幹法師、師父—隆敬和尚、筆者
筆者的依止師父—文澈法師(右)與筆者合照筆者的依止師父—文澈法師(右)與筆者合照

  何謂「良師」﹖「好師者,行解雙備。若有解無行。何能誘我前進。若有行無解。何以開我心地。是以酬報二親。紹隆三寶。皆賴師教誨力成。故十願中。師為最要。縱具信心。而無良師訓導。不成法器。今時當末法。行解兼備。誠為難得。」1  

 
  其實,現代人已少有「尊師重道」的情懷了。但是,佛教十分重視「師父」這個角色。我一直以來,都認為「師父」是精神導師、慧命的依止,亦如古德所言﹕「師者,法身父母也。」所以擇師一定要慎重。就如耕雲先生也說:「古人,徒弟找師父千辛萬苦,師父找徒弟亦萬苦千辛。」
 

我媽媽常常都教我﹕「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尊師重道、常懷師恩是弟子的本份。而且,我的師父上隆下敬法師也教我要孝順每個師父。這是因為他初出家時,到台北臨濟寺受戒,他還未出堂我師公便在香港因中風而往生了!所以他真切的明白到得遇良師之重要,亦明白得遇一個能對機、投緣的師父更難,所以他亦時時提醒我要好好的珍惜我每一個「法身父母」。

 
  而且,對我而言,師父的嚴格其實是一種「慈悲」。我有好幾個經歷使我深切的感恩師父的嚴格﹕
 
  我自小就跟在我師父的身邊,不論是在學校的學習方面或是在閱讀佛經方面,遇上生字要向他請教的時候,他一定是「逢問不答」並命我自己去查字典。那時候真的覺得很生氣,為什麼他明明知道答案,卻這麼吝嗇不肯告訴我!但是現在我長大了,便明白而且十分感激他的用心良苦,若非得他當年這樣教育我,我哪會將這麼多的佛教名相記在腦海中,平日上課的時候可以琅琅上口的為學生們解說佛經的內容呢﹖因此,我十分感激他的嚴格,因為他這樣是疼愛我,不會寵壞我!
 
  另外,有一次法會,見到一個身穿海青的居士下樓梯時,因為沒有把她的海青的後擺往上撩,而她後面的人不小心踩到她後衣襬,她因而跌倒。整個過程,我看在眼裡,心裡便想起我的依止師父—澈法師。她時常在傳授三壇大戒的戒場擔任引贊師父,負責教導初出家的戒子,至今差不多已有十幾二十年的經驗了!當我受戒的時候,我深刻地感受到她的苦口婆心。她在每天早課之後,總會站在東單進齋堂的門口,一面是看我們進門的腳是否用對了,一面是提醒我們在下樓梯時,要把海青的後擺往上撩。我有一個戒兄在下樓梯時犯規,有好幾次都給師父逮個正著。其實在那時候,我心裡已是十分明白,師父的嚴格是真心的為我們好,如果不是她時時提醒我們下樓梯時要把海青的後擺往上撩,讓我們養成這個習慣,可能那天跌倒的就是我了!因此,我真的十分感恩師父對於我的嚴格,因為我知道師父的嚴格絕不是出於情緒,亦不是想要別人依照她的規條來做,而是出於對我們慈悲而諄諄善誘。她的嚴格,著實是為了我們的慧命著想。
 
  對於這樣嚴格的師父,我是打從心底裡面感恩的。我特別感恩她的悉心教導,因為我出家之後在戒場接受她的教育,「依教奉行」是她教曉我喊的,亦教曉我去做的;三衣如何搭在一起也是她教我的(使我真正可以被如來衣,荷擔如來家業);頭上的三個戒疤是她幫我燒的(那時跪在自己的師父面前,香珠一面燒,我一面懷著感恩之心來發菩提心,誓願永不退志)……這些感覺就好像是她陪伴著我踏出第一步,陪著我長大。我真的為遇她這麼嚴格的一位師父而感到很幸福。
 
  凡此種種原因,我們應該因在菩提路上遇到良師而感恩,除了以四事供養師父之外,更要明白要報師父之厚恩,不只要幫師父分憂解勞,更要一邊修行、一邊弘法,因為先立己然後才有足夠的智慧和德行來立人,弘法是修行人不可推辭的使命,所謂的「弘法以報師恩」。所以,從任何角度出發,我只會為法忘軀,而不會為境而忘法。
 
  總而言之,我已將色身交予常住,性命付託龍天,由兩三歲那時開始說要出家,我已下定決心在這菩提路上拾級而上。


 
  [1] X38,746b.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