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文:陳芷涵    圖:陳芷涵| 2019-07-05

生命是無窮時空中的一個段落。每次的邂逅都是緣分,隨緣變化來去。

今早醒來,眼淚還掛在眼角。

昨晚躺在床上準備睡覺,當雙手放在「肚臍」時,問起自己「生命從何而來?」想起母親,慨然而泣,不能自已……

歲月匆匆,親愛的母親已經離開我們一年八個月了。母親一向很健康,很少生病,是位虔誠的佛教徒。母親從小接受日本教育,對中文認識有限,但她依然克服種種困難,讀了許多佛經,每天的定課除了《普門品》、《阿彌陀經》、《懺悔偈》外,還念最少一萬聲「阿彌陀佛」聖號。母親還拜了《法華經》三部(一字一拜)、《華嚴經》二部……

不知是母親的本性使然,或是受佛法的熏陶,我從沒聽過母親講過一句是非或是批評人的話。聽到的都是愛語、鼓勵語、讚歎語及柔軟語。只要知道有人家需要幫助,她總會默默的為善不為人知,所以母親人緣很好,大家都敬愛她。

母親是台東人,台東在台灣的後山,有「台灣後花園」之稱,由於比較偏遠之故,所以台東是台灣最沒污染的鄉鎮,青山綠水。她清純、簡樸,帶著幾分的優雅及婉約。也正是這美麗的風景,構成了台東人對生活、對未來,有著一種安適與平和,親切平實的態度。

在如此美好的環境裏,母親每週總會開著她的轎車,到各個小村莊接載一些老菩薩到法鼓山台東信行寺,參加「念佛共修」或當義工。母親也常不定期的到各村莊,去關懷一些老菩薩及他們隔代教養的小菩薩。以下跟大家分享母親的兩個小故事。

第一個故事:母親說,台東信行寺第一次舉辦「聯合祝壽」活動時,需要邀請一些長者來參加慶生。其中有位八十歲的老菩薩,兒子與媳婦都是醫生,家裏有家管照顧。當母親邀請她來參加聯合祝壽時,老菩薩初時拒絕,因她覺得自己命很苦,兒子與媳婦都不理她不孝順,每天只有她一個人對著一位家管及空蕩蕩的屋子……她不斷的向母親訴苦,母親聽完後,便去關懷這位老菩薩。

母親說:「您看起來身體很健康。」

老菩薩回答說:「還不錯,因為兒子都會拿些營養品給我吃。」

母親說:「您的氣色看起來也很好,平常有沒有做運動?」

老菩薩說:「有,兒子沒到醫院時,都會帶我出去走走,吃點東西,買些想買的東西……」

母親說:「您很有福報!身體健康,不愁吃不愁穿,有人照顧您、陪伴您,自己也能走能跑,兒子與媳婦雖然因為要工作,無法隨侍在側,但有空也會帶您出去走走,請個家管照顧、陪伴您,想吃甚麼就吃甚麼,想買甚麼就買甚麼,這是何等的福報啊!有多少人病躺在床上,無法行走,甚麼事都要人家攙扶,吃東西也要人家餵食……那才真的苦啊!」

老菩薩想想,覺得母親說的對,所以在母親的關懷下,參加了聯合祝壽。參加後非常歡喜,在法師及大家的祝福聲中,開啟智慧歡喜過生活。此時也映照出法鼓山創辦人 聖嚴法師所說的「夕陽無限好,不是近黃昏;前程美似錦,旭日又東昇」。自此以後,這位老菩薩常請家管帶她到道場參加共修,人開心了,日子也好過了。苦樂一念間。

另一個是清潔人員的故事。有一次母親到一間公用洗手間,使用後,聽到清潔人員一邊拖地一邊抱怨,因很多人洗完手,總會將手上的水灑到地上,造成她不停的拖地、抹檯。母親跟這位女士說:「菩薩,感恩您喔!您把這地方打掃得這麼乾淨,地板也沒濕滑,您真是功德無量。」

清潔人員停止抱怨說:「真的?哪有甚麼功德?」

母親說:「因為地方乾淨,讓大家用得開心;地板不濕,讓所有的人,走得安心,尤其像我們老人家,萬一滑倒了,那就真的阿彌陀佛了,所以您的功德很大啊!非常感恩您。」

清潔女士害羞的說:「沒有啦!謝謝您,您沒跟我說,我都不知道,原來我的工作這麼有意義。」

從此以後,當母親再到此處時,這位女士總是很客氣的問候母親,母親看她做得很開心,也不再抱怨了。

每當我們讚歎母親時,母親總是說:「沒有啦,都是師父(指 上聖下嚴法師)及法師們開示時,學起來用的。」母親為人親切和譪,樂於助人;凡事總是親力親為,無論是對家人無微不至的照顧或對其他菩薩的關照,總是充滿笑容及滿滿的大愛。

母親自2017年4月初,得知自己患上癌症後,很平靜坦然的面對,用師父的「四它」(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來面對。感恩 聖嚴法師將深奧的佛理,轉換成現代又易明的語言,讓大家受用無窮。

母親病後,家人都無法面對及難過,反而常是母親安慰我們。母親說:

病魔來了,我會努力開心面對,對抗不了,我會試著跟他和平共處,也請病魔仁慈一點,別太兇悍,怕小小的我無力對抗。

如果病魔贏了,我累了,睡著了……請讓我靜靜的睡,別打擾我前進的步伐,因為我還是會不捨……雖然形體不在,但我會在你們心裏,默默看著你們,守護著你們。

這是一條人人必走之路,我先去為我愛的人探路……我只是先下車……真的,我只是先下車……記得別為我哭泣,這一生我已足夠,有這麼多我愛的跟愛我的…… 母親 2017/4/9

母親是位很乖的病人,除了定時吃藥以外,定課不斷,雖到末期已無體力念佛,但母親還是用「心」念佛。母親每年水陸法會,只參加「淨土壇」,她說將來要到「西方淨土」。母親在安寧病房時說,中秋節要回家,結果母親在2017年10月3日(農曆8月14日)中秋節的前一天,凌晨00:08:30 在眾蓮友的「阿彌陀佛」聖號中,面帶笑容的去找師父跟著阿彌陀佛修行了。不知母親是否預知時至?

大女兒說:「阿嬤(台語,外婆的意思)的願——中秋大團圓。阿嬤用特別的方式,

把大家再次圈在一起,讓我們再次感受家人、家族的愛。不一樣的中秋一樣的愛……」

小女兒說:「我的阿嬤 10月3 日凌晨00:08:30不痛了。阿彌陀佛……」

母親永遠是我們心中最溫暖的角落。母親對子女的教導、愛和很有溫度的擁抱,總是我們在逆境時,最強的力量。

今早定課時,看到桌上凋落的花瓣,拾起那片片的花瓣,正如母親那無盡的叮囑及關懷,正撫慰著我們的心靈。母親因學佛,故生死皆自在。走過繁華的背後,是無盡的慈悲。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媽媽,想您!您好嗎?

作者 - 陳芷涵
暨南大學文學碩士
斯里蘭卡凱拉尼亞大學佛學碩士
讀書會帶領人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