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學研究文學碩士-AD

蒙著臉的天使

第241期明覺   圖、文:何國全| 2011-04-13
蒙著臉的天使為手術室帶來一絲絲暖意蒙著臉的天使為手術室帶來一絲絲暖意

手術室是個肅靜、秩序井然的地方。醫護同仁就像排列而行的螞蟻,各司其職,偶爾碰碰頭,隔著口罩悄悄地交待兩三句。

一日,在主理一宗乳癌手術時,察覺到手術室是格外的寂靜,我開始有一搭沒一搭地逗著護士們閒聊。我後知後覺,原來大夥兒都觸景傷情,不約而同地想起了一位患上乳癌的前同事。

那位護士的命途也坎坷。記得多年前,我們一起施手術時,忽有緊急來電,令她分心而請求先去處理。原來是她先生心臟病發,猝死於手術室下層的急診室。那麼靠近,她卻無緣見他最後的一面。這在她生命中留下一道難以磨滅的遺憾。

沒幾天,她就把那份喪夫之痛隱藏在口罩後,照常來上班了。但厄運像鬼魅一般對她窮追猛打。兩年後,她患上了令人聞風喪膽的乳癌。經過一番治療與折騰,她活像個不倒翁,又回到崗位上了。工作上,她仍不遺餘力,但這一回,唇齒間不時溜出擔憂孩子的話語,口罩再也遮掩不了從她眼裡流露的哀傷。

今年初,電腦斷層掃描的報告給她帶來了晴天霹靂的消息——癌細胞擴散了。這一打擊,使她的病情每況愈下。我最後一次見到她時,她已奄奄一息。忙碌的手術室使我一度忽略了這位同仁,但我為這不近人情的藉口感到羞愧。

瀕危時刻,面對著僅以一絲氣息懸掛在死亡邊沿的生命,我們顯得如此渺小和無助。肆虐的癌細胞,吞噬著她的每一根筋骨。她說很痛,我無奈地為她注射鎮痛劑。雖有職業性的冷靜,但眼睜睜地面對著被病魔吞剝的同仁,我也難以壓抑隨之波動的情緒。坐在床邊,握緊她冰冷的手,她沒哭,我的眼淚卻不由自主地掉了下來。我常在病人面前顯露嚴肅的一面;但她不是,她是我們隊伍中的抗癌勇士。在勇士面前,我無法偽裝我的懦弱。

這些白衣天使終其一生都默默地在付出。病人惶恐不安地被推進手術室,然後昏昏沉沉地被推出來時,她們一路相伴,給予貼心的安慰和細心的照料。病人家屬們謝天謝地,向鬼神三跪九叩首的當兒,誰會去留意那張口罩後的臉孔,感謝過她們呢?

她們不止摸清醫生的習性,連我們穿的手術衣,手套的牌子和尺碼都瞭如指掌。醫生各自慣用的手術器材和針線,她們都預先準備妥當。當我們做完手術,大搖大擺地走進休息室舒展筋骨時,她們還得忙著準備下一宗手術。她們的勞累誰能比?

敬愛的Muzawin護士, 容我為你取個略帶詩意的中文名字——霂彩雲。四十五歲,美麗得像雨後披上彩虹的雲朵。彩虹之所以美,在於它懂得在稍縱即逝間,顯現它的璀璨;而你,則在不見天日的手術室裡,毫無保留地綻放了真、善、美,更在生命最脆弱的時刻,展現了極度堅韌的一面。

在這宛如生命戰場的手術室,你肩荷著荊棘,毅然決然地與我們勇闖無數披堅執銳的日子。謝謝你,霂彩雲。你恰似蒙著臉的天使,雖已折翼,但在我們心中,你不曾倒下!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