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薩迦達欽法王訪港略記

第290期明覺   文:侯松蔚  圖:大會提供| 2012-11-28
薩迦達欽法王傳授昆氏普巴金剛灌頂薩迦達欽法王傳授昆氏普巴金剛灌頂
無畏金剛仁波切開示無畏金剛仁波切開示
無著金剛仁波切傳授無量壽佛、馬頭明王合修灌頂無著金剛仁波切傳授無量壽佛、馬頭明王合修灌頂
參與盛會的大德──左起:慶喜金剛仁波切、H.E. Dagmo Kusho、土登尼瑪仁波切、白雅仁波切(攝影:Awing Choi)參與盛會的大德──左起:慶喜金剛仁波切、H.E. Dagmo Kusho、土登尼瑪仁波切、白雅仁波切(攝影:Awing Choi)

眾師雲集香江 盛況空前稀有

  藏傳佛教有四大派:寧瑪(Nyingmapa,俗稱紅派)、薩迦(Sakyapa,俗稱花派)、噶舉(Kagyupa,俗稱白派)、格魯(Gelugpa,俗稱黃派),若加上復興的覺囊(Jonangpa),則有五大派。各派又有若干分支,例如寧瑪派有六大寺(六大分支)及好些小分支,噶舉派有四大八小分支(部份現已不存)等,每個分支都有各自的精神領袖。

  藏傳佛教的分派,或許令不少漢傳佛教信眾感到混亂;而對於各派的領袖,香港市民可能只聽過格魯派的達賴喇嘛、噶舉派的大寶法王(噶瑪巴Karmapa)。11月7日至14日,薩迦派的領袖之一──達欽法王(H.H. Dagchen Rinpoche。“Rinpoche”意為「珍寶」,是藏族對上師的尊稱)訪港,舉行了多場法會及開示,隨行的還有該派多位大德,如勝利金剛仁波切(H.E. Zaya Vajra Rinpoche)、瑪帝仁波切(H.E. Mati Rinpoche)、無畏金剛仁波切(H.E. Abhaya Vajra Rinpoche)、無著金剛仁波切(H.E. Asanga Vajra Rinpoche)、慶喜金剛仁波切(H.E. Ananda Vajra Rinpoche)、阿拉桑嘎土登尼瑪仁波切(Thubten Nyima Rinpoche,這位當代大學者最初只謙卑地坐在人群中,被人認出後翌日才延請上台就坐)、白雅仁波切(Pewar Rinpoche,蔣揚欽哲秋吉羅珠的心子,於薩迦、寧瑪二派中均備受尊崇)、扎西仁波切(Trashi Rinpoche);數百善信擠得會場也容不下,須要分批安排門外等候者流水進出接受加持,蔚為本港藏傳佛教界的一大盛事。

  達欽法王的地位,就像大寶法王之於噶舉派一樣。藏傳佛教弟子當然深明達欽法王一行訪港的殊勝,但一般港人對薩迦派比較陌生,未必注意到是次盛會。筆者乃乘擔任翻譯之便,順道為大家報導法會之二三事,希望讀者也能感受到箇中法喜。

薩迦派的歷史

  11月10日、11日,達欽法王一行假佛教黃鳳翎中學禮堂舉行整整兩天的大型公開活動。活動由薩迦大悲圓滿中心、大圓滿心髓研究中心主辦,綠度母法輪中心協辦。

  首場法會中,法王簡介了薩迦派的歷史。薩迦派得名自祖師昆‧恭卻嘉波(Khon Konchog Gyalpo,1034-1102)在西藏西南部「薩迦」一地創建寺院,而該地名為「薩迦」(Sakya,字義為灰白土地),乃因從印度入藏傳法的阿底峽尊者(Atisa,982─1054)途經此處,於「灰白色土地」上親見若干瑞相,授記將有眾多大成就者出現於此。

  昆‧恭卻嘉波本身是舊譯寧瑪派的咒士,後來學習卓彌大譯師(Drogmi Lotsava,994?─1078?)傳入的新譯派教法,卓有成就。其傳承經過「薩迦五祖」的努力而發揚光大,包括:初祖貢噶寧波(Kunga Nyingpo,1092─1158。按:他曾獲文殊菩薩現身說法)、二祖索南策莫(Sonam Tsemo,1142─1182。按:他的威名連印度亦廣為流傳)、三祖扎巴蔣稱(Dragpa Gyatshen,1147-1216。按:他是每日修持70種法門的大成就者)、四祖薩迦班智達(Sakya Pandita,1182─1251。按:他是第一位能在因明辯論中,大敗印度外道的西藏人)、五祖法王八思巴(Phagpa,1235─1280。按:他在中國辯論擊破七名外道,獲元世祖忽必烈封為帝師)。

  薩迦本派後來分為度母宮與圓滿宮,由兩宮之主輪流出任整派領袖。達欽法王即圓滿宮之主,度母宮之主薩迦崔津法王(H.H. Sakya Trizin Rinpoche)則是現任的正式領袖。(按:達欽法王擔任領袖數載,便將職務交付後者,遠道求學於四大教派,其中最重要的上師是蔣揚欽哲秋吉羅珠、頂果欽哲法王。)

藏傳佛教對素食的鼓勵

  年僅15歲的無畏金剛仁波切(H.E. Abhaya Vajra Rinpoche)應邀開示,他首先介紹自己1997年出生於西雅圖,在美國生活、上學十年,與一般小孩無異;10歲時去到印度、尼泊爾,受到比他年長4歲的不變金剛仁波切(H.E. Avikrita Vajra Rinpoche)啟迪,發心學習、保存佛法,12歲剃度成為沙彌。他強調出家是自己的選擇,親人並無強迫他做任何事。

  仁波切接著的開示如下:

  今天我很榮幸能就著個人想法,為你們簡單分享幾句。

  當我開始學習更多佛法時,佛陀生平、自宗祖師(如薩迦班智達)的傳記讓我深受啟發,明白六道輪迴中並無任何真實或恆久的滿足。不過,若我們能開發出離心,便可證得超越憂惱的境界,猶如往昔佛陀及諸大德一樣。

  作為一名僧人,出離心很重要,但其實結合信心開發出離心,對我們所有人都同樣重要。信心可以分為三種:

  第一種信心出於怖畏,即恐懼無休止生死輪迴受苦,故希望尋求皈依以脫離怖畏。

  第二種信心出於意樂,即了解上師三寶的偉大功德,自己也希望獲證相等功德,故如理修學。

  第三種信心出於信解,即深心相信解脫與覺悟的可能性,受到鼓舞而行持利益眾生之道。

  若我們仔細思惟六道眾生的痛苦,便能把出離心發展出來。

  佛法是慈愛、人道、平等的宗教,佛陀說一切眾生都有佛性,都能開悟成佛。佛教徒不會認為人類與動物不同,因為佛性普遍存在於不同的生命形式中。

  學習佛法並於心中生起真實的覺受後,12歲時(2009年)我選擇成為素食者,因為這樣能減少對眾生造成的痛苦──所有眾生過往生都曾經是我們的母親,這也是我的諸位靈性導師所建議的。我覺得素食對僧人乃至我們任何一個人都很重要。

  然而,我們不應自視高人一等,認為自己比非素食者更勝一籌。這樣會令非素食者自我保護,不願聽我們的意見。我們應耐心地以身作則,切莫傲氣凌人。

  素食不僅能減少對眾生構成的痛苦,也有助減低對環境及自己身體的傷害。我的上師們畢生提倡素食,在眾多科學研究的支持下,我們不妨跟從其教誨。

  我明白許多人都很難成為素食者,尤其是須要攝取動物性蛋白質以維持健康的人。因此,起碼少吃點肉,吃的時候保持正念,即使不完全素食,我認為也是可以的。

  當我們看見動物,別只想到肉食,而應明白牠們跟自己一樣都是眾生,應當尊重牠們。對不同形態的眾生常懷慈悲,是佛陀最重要、最基本的教導。若能根植慈愛、悲憫,其他行為也會隨之改變。只要稍微憶念或禪修一下慈悲,便能利益自己和他人,為生命帶來更多平靜和快樂。我們多展示慈悲,多尊重眾生,也能促使他人散播更多的慈悲到世間。

  仁波切的開示,正好釐清一些漢人以為喇嘛可以肆意吃肉的誤解。其實,吃肉與殺生的關係雖然仍有很多爭論,但藏傳佛教並沒有「欣然接受」肉食。正如噶舉派領袖噶瑪巴鄔金欽列多杰(H.H. Urgyen Thrinle Dorje)2009年12月在菩提迦耶所開示:「過去,西藏因地處高冷,蔬果很難生長,的確必須吃『三淨肉』來維生,這有些是不得已,但很多事可以因地因時制宜。除了現在很多人離開西藏,已有了可以不吃肉的因緣,也有越來越多漢地蔬果運到藏地,科技發展也讓藏地自己能種植蔬果,所以現在吃素也不再那麼困難,希望吃肉的人越來越少,大家多吃素。」早於2007年,噶瑪巴已指示該派弟子,無論僧人或居士,均不得從事肉類生意,並應盡力戒除肉食,最起碼也要減少吃肉,譬如每天三餐只於其中一餐吃肉,或一個月只吃一次,或於殊勝日戒肉等等。

  祈願是次達欽法王一行蒞港弘法,除了為港人帶來祝福和加持,更讓大眾了解藏傳佛教多一點,消弭漢藏隔膜,共同為弘法利生而努力。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