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藝術治療如何讓我們積極面對情緒病──一位禪繞導師的個人經驗

文:演風    圖:演風| 2019-10-03

七年前,我發現自己經常出現傷感、驚慌、緊張、心跳加速,甚至呼吸困難的徵狀,原來當時已患上了抑鬱和驚恐症,只是不自知而已。不久我情緒崩潰,生起無形的壓力和罪惡感,但開始的時候,並沒有向任何人求助,因為情緒問題在當時不容易被人接受,當然最後是自身無力應付那種狀況。

香港750萬人口中,據統計有30萬人患有情緒病,即是每100人有4人患有情緒病,而每10位長者便有一位出現抑鬱徵狀。可惜香港的公共醫療體系並不完善,精神科醫生只有300位,遠低於世界衛生組織400位的合格數字。然而,醫生每日平均要在四小時內診斷四十位病人,加上輪候人數逐年增加,要平均兩年才有機會得到治療。與此同時,私家精神科醫生的費用亦很昂貴,不是一般普羅大眾能夠負擔。

因應現時情況,為了令病徵較輕微的病人能得到適合的治療,香港現在漸漸出現了其他療法,而藝術治療是其中一種。

藝術治療所採用的媒介除了比較為人熟識的繪畫外,還有音樂、陶瓷、戲劇和舞蹈,而我在患病初期便選擇了繪畫,因為繪畫是較容易表達內在的情感。很多人都會認為對一位完全沒有繪畫經驗的病人來說,這會帶來無形壓力;但事實上,當患者專注在畫紙上時,他/她能夠釋放的,是前所未有的傷感、奮恕、不安 、焦慮 、怨恨和壓力。 

而事實上,藝術治療除了應用在精神治療外(抑鬱、躁鬱症、精神分裂等等),還可以為性侵犯的小童、自閉患者、暴力傾向患者、創傷後症侯群患者及認知障礙症作出治療,當然在過程中,病人需要和心理醫生一起合作。通過精神分析,藝術治療師會以患者為中心,以心理教育、正念想法、分享、正面思維和認知行為等等,為患者作出適當的治療。

藝術治療師的工作,就是利用不同的媒介和患者進行溝通,令到不善表違的患者能在紙上或其他藝術媒介表達內在的感受,從而能提升他們的自我意識和自尊心。但有些患者對任何的表違方式也甚為抗拒,因此治療師需要有一定程度的心理學知識,將兩者一同應用是是半功倍的。

在不同的媒介中,顏色是最能表達患者內心感受的──例如小童的畫畫作品,可以令他們減少內心焦慮,亦可以令成年人觸發他們的童年回憶,幫助發展正面思考和安全感;而在短時間內,填色畫冊或許可以提高正念意識, 患者幫助他們生活和釋放內在問題。顏色對我們有深刻的影響,能夠觸發我們的記憶與內在的情變或提高內在的情緒.

治療中應用不同的顏色亦代表患者內心不同的想法,例如暖色系(紅、黃、橙)帶出內在的溫暖情感;冷色系(藍,、綠) 代表冷靜。而紫色是紅加藍,是有鼓勵性的顏色。無論甚麼顏色也好,最終的目也是令到患者能表達內在的情緒和想法.

為甚麼會有情緒問題呢?往往都是大腦的化學物質產生了變化。大腦有許多的神經細胞,當人們懷著不同的情緒時,這些細胞就會產生變化,將訊息傳到身體各部分,而當中以下三種會依照指令產生情緒反應。

一、血清素:主要控制是腦部的滿足感、焦慮、情緒低落等,這些患者通常都另有人患上缺乏血清素。

二、正腎上線素:在憤怒或感受到強大的壓力時,腦內會產生大量的正腎上線素。若長期處於憤怒的狀況,有可能分泌毒性,而影響精神狀態。

三、多巴胺:腦內長期分泌過度的多巴胺,有機會引發思覺失調、 癲癇、認知障礙症等。

在西方的心靈治療當中,往往也會加入正念和禪修,而藝術治療也不例外;他們更認為禪修是等同於藝術治療。在科學上,已證實禪修打坐能有效的令腦部修復,亦可以減輕以上的問題。假如能令心理回復到基本(即是正念和覺察能力等等),便會自然地恢復健康。畢竟因為心理影響生理,在自己的經驗當中,打坐確實能有效幫助治療情緒和不安,當然需要有老師的指導。

自我治療

或許讀者知道本人是一位禪繞認證導師。利用禪繞,能令到腦袋放空,輕鬆地享受每一筆一畫。禪繞當然也能應用在藝術治療上,在情緒差的時候,是可以從作品看得出來的。大家不防猜猜吧!

還有一些自我療癒的插畫作品. 沒有甚麼想法,但畫出了內心的感受,這是我意想不到的。這幅畫名為《內在的小孩》,畫的當下沒有想太多,但出來的效果令我感到震撼, 這真的是我的小孩嗎?

這隻熊雖然有愛,但好像有點憤怒?

我並未成為正式的藝術治療師,現在只是開始修讀有關的課程,而這篇文章是對藝術治療有限的認知和自己的經驗寫出來,當中還有很多不足之處,敬請見諒。

Facebook: HeArt Being – Zentangle Art  /  HeArt Being – Kitty Artwork

Instagram: artbeing_kitty_czt18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