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被師父責罵的兩類禪修學員:將禪修營當作「健身房」或「渡假村」

文:黃首鋼 | 2019-05-11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現代城市人生活忙碌,工時不斷增長,每天可達九至十二小時,加上交通和食飯約需四小時,睡眠時間就算減至五小時,可供自由運用的時間也只剩下四至六小時而已。平日若要分配時間去修行,當然甚為艱難。因此,很多人如筆者一樣,為了彌補這個缺陷,每年儘量安排年假作進入禪修營修行之用,豈料,我們也成了聖嚴師父所責罵的兩類禪修學員之一。

最近在禪修期間,看到師父之前的禪十錄影開示。他指出很多學員不是將禪修營當作「健身房」,便是「渡假村」。

第一類學員希望透過一段算是與世隔絕的日子精進練習,好好增強心力。這對現代城市人來說,本是無可厚非,還可說是難得。只是我們往往注意腿功,即忍痛的能力;或者身心的反應,重外多於重內。最大的問題是只以提昇自我滿足為目標,這不但不能得到佛法真髓,更增強了貪、瞋、痴三毒。

第二類學員通常沒有甚麼包袱,只想暫時拋開繁重的工作,讓自己充一充電,覺得禪修營是另類食住都較健康的渡假村。他們將目標訂得很低,只求身心放鬆,對禪修理論不求甚解,更不會想到開悟,自然不要期望他們會自我鞭策去忍痛練功,很多時候他們還會務求舒適而不跟大隊流程呢。

師父責罵這兩類禪修學員都是「偷心」,不能與佛心相應,永遠不能達到禪修最後要明心見性的終極目標。

那麼,師父認為我們應將禪修營當作甚麼?他說:「選佛場」。「選佛」是指從煩惱心之中將佛心選出來,而禪堂是見性成佛的修行道「場」,所以也稱「選佛場」。

甚麼心才能與佛心相應?我們又如何去「選佛場」?請待下次再談。

作者 - 黃首鋼
法門無量,我有幸由禪修入門,多認識了自己,亦稍減習氣。在生活中不時運用佛法,發覺與內外境更能融洽相處;要感恩多位善知識,不時提點扶持,一方面使我拓闊眼界,稍涉獵中觀、天台宗和唯識等其他法門,更重要是可不忘有信、有願和有行地在學佛之路邁步前行,開始領略到生命的真善美。專欄【禪心印月】、【天台片語】及【法相津塗】作者。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