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西遊記2013

第296期明覺   文:梁錦萍| 2013-02-20

喜劇之所以吸引,往往是因為它能輕鬆地扭轉人們對事物的刻板印象。2013年的賀歲片《西遊.降魔篇》中,周星馳把家傳戶曉的唐僧塑造成有趣驅魔人;同時試著消融二元對立的概念,清新可喜。

1995年,劉鎭偉導演,周星馳、吳孟達 、羅家英、朱茵等演出的《西遊記第一百零一回之月光寶盒》和《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早已成為各大學電影學系的經典研習個案。實難想像十多年後,還能在這古老的題材再翻出什麼新意。假使大家不大健忘的話,該記得打從粵語長片《孫悟空三打白骨精》開始,唐三藏給觀眾的刻板印象:青靚白淨、善良、食齋,兼整天唸著“喃嘸阿彌陀佛”。《月光寶盒》和《仙履奇緣》中,更把唐三藏推演為極之囉嗦的人物。相較各式各樣的妖魔鬼怪,如牛魔王、鐵扇公主、蚌精蛛妖等,唐三藏是沒有性格的腳色。要命的是常伴唐三藏身旁的豬八戒,咸濕貪食、好逸惡勞;而孫悟空則情緒上落巨大,兼桀驁難馴,行為極難預計和控制。可能豬八戒和孫悟空都是人類性格的原型,輕易贏得觀眾的注意;結果多年以來,老實誠懇的唐三藏,成了一個不大起眼的大配角。難聽點,他在人們心中直是悶蛋一名。

2013的周星馳《西遊記》,成功打破觀眾對唐三藏一貫的刻板印象。這電影中,描寫少不更事的唐三藏懷了除魔弘道的抱負,儘管不懂武功卻立志成為另類驅魔人──矢志喚醒妖魔內在的善良本性。故事重點放在唐三藏遇上女驅魔人(舒淇飾),這個武藝高強的女驅魔人,對純真而心地善良的唐三藏愛得死心塌地,處處守護。礙於心懷理想,唐三藏一直拒絕女方愛意。直至孫悟空妖性大發,對女方狠下毒手,唐三藏才承認心裡一直深愛著對方。抱著想愛又不能愛的人,在懷中灰飛煙滅;在極之哀慟下,唐三藏頓悟自己一直堅持的所謂大愛,其實並不排拒種種小愛;頃刻間,消融了內心對大愛小愛的二元對立。原先偏執頑固的心,一下子變得柔軟。最後,唐三藏把女方交他的遺物──無定飛環──轉化為降服孫悟空的金剛圈。

看著刺激感官神經的飛劍、飛環、火海等3D科技,活像置身電子遊戲世界之中。電腦特技促使各類對比元素來得更是淋漓:公認靚仔的羅志祥(小豬)成了粉頭白臉的空虛公子,處處給四個年齡外貌堪作他阿娘的散花阿嬸氣得半死;威力強大的天殘腳原來是殘疾弱肢;威風凜凜的孫悟空竟是矮人一大截的小小猴子等等,導演把各種對比元素和約定俗成印象來個大顛覆。

嚴格來說,這是一齣科幻片;觀眾抱著新春熱鬧開心的期望入戲院,並不管它有甚麼人生大道理。喜劇的無厘頭,建基於人間的生老病死、悲歡離合等悲劇元素;它的威力,體現在胡鬧形相之下、挑撥感官之餘,能打亂觀眾慣常思考模式,輕輕鬆鬆地帶出內在信息。觀眾在一番狂笑,身心大放鬆後,對唐三藏在電影結尾時說的警語更易留下印象:大愛本來包含了小愛;執着過才明白放下,貪愛過才曉得布施。

祝願各新春平安,如意吉祥!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