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覺光長老:我與十六世噶瑪巴的因緣

文:香港佛教 | 2014-11-18
大寶法王手握觀宗寺住持覺光長老,右一為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右二為永惺長老。(圖:《香港佛教》)大寶法王手握觀宗寺住持覺光長老,右一為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右二為永惺長老。(圖:《香港佛教》)
覺光長老非常積極參與佛教各宗派的交流。 圖為1965年迎接明珠活佛訪港。(圖:香港佛教聯合會)覺光長老非常積極參與佛教各宗派的交流。 圖為1965年迎接明珠活佛訪港。(圖:香港佛教聯合會)
1970年,覺光長老迎接泰國佛教代表團來港, 參加世界弘法大會。(圖:香港佛教聯合會)1970年,覺光長老迎接泰國佛教代表團來港, 參加世界弘法大會。(圖:香港佛教聯合會)

編按:香港佛教聯合會會長覺光長老(1919─2014)圓寂,不僅漢傳佛教四眾深感惋惜,藏傳佛教弟子亦然,蓋因長老一生致力促進不同佛教傳承的交流,團結彼此,同心弘法。許多藏傳信徒近日都在網上重新流通長老昔日的一篇自述,內容關於他與噶舉派領袖──第十六世大寶法王(Karmapa Rangjung Rigpe Dorje,1924─1981)的因緣。佛門網也特別轉載於此,與大家緬懷長老不分門戶的胸襟。


口述:覺光長老
筆錄:智禮


前幾天我參加了「噶瑪巴九百周年」慶典,在法物展覽中看到當年十六世噶瑪巴到訪香港觀宗寺的照片,事隔三十一年,我與老朋友十六世噶瑪巴那種不可思議的法緣,仍歷歷在目。


1980年11月,香港觀宗寺正在籌備開光大典,就在開光大典前一天,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十六世噶瑪巴突然到訪香港觀宗寺,隨行的除十六世噶瑪巴的法嗣蔣貢康楚仁波切及一眾喇嘛外,還有黃方慧淨居士。噶瑪巴法駕光臨,我們當然要盡情接待,我與十六世噶瑪巴的法緣真的不知怎樣的,當噶瑪巴來到觀宗寺那一刻,我們就如同相識多年的法友般,非常親,噶瑪巴全程緊握著我的手,我倆雖語言不通,要靠翻譯溝通,可是我們好像心靈相通,我知他的心,他知我的心,有說不完的話題,或許這就是我倆多生多世的法緣吧!


由於香港觀宗寺在第二天就舉行開光大典,當噶瑪巴得知觀宗寺要舉行開光大典後,二話不說的透過翻譯跟我講:「我也來開光及要舉行觀音菩薩灌頂。」蔣貢康楚仁波切則立即向觀宗寺監院果德法師指示法會所需,當時我們雖然已忙得不可開交,但仍通宵命人趕製高臺法座及法會所需,希望成就這次殊勝因緣。


1980年11月30日,香港觀宗寺舉行開光大典,上午由臺灣中國佛教會會長白聖長老、香港的洗塵長老、聖一長老主持開光大典,隨後則由噶瑪巴先於大雄寶殿主持開光加持儀式。


噶瑪巴在開光加持儀式後再到觀宗寺地下玉佛殿舉行觀音菩薩灌頂。灌頂儀式由下午一時開始前行,三時正式為信眾灌頂,當時通訊雖然沒有現在般發達,我們也沒有宣傳,但信眾的人龍竟然由觀宗寺一路排至現在對面山頭,灌頂一直至晚上約七、八時才結束,接受灌頂的信眾有三千多人,當時密宗在香港還在發展中,但這次灌頂仍有三千多人,可見噶瑪巴的法緣殊勝。十六世噶瑪巴並送贈我們第一版的密藏大藏經,現安奉于觀宗寺觀音殿內。


十六世噶瑪巴參觀觀宗寺後,曾對我說:「將來因緣成熟,也要建一所如香港觀宗寺般的道場。」誠如十六世噶瑪巴所言,今日噶舉傳承中心已遍佈世界各地,於印度每年的祈願法會更有數萬人參加,包括世界各地信眾,大家在佛陀成道處,求的是釋迦世尊的法。我與十六世噶瑪巴的法緣,法門雖不同,但目標一致,我們都是源自釋迦世尊的傳承,我們都是弘揚世尊的正法,希望令眾生離苦得樂,所以不論各宗派,都要互相尊重,互相支持。所謂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讚僧。


轉載自《香港佛教》2011年11月號:http://www.hkbuddhist.org/magazine/618.pdf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