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覺知之音:與蒙古女瑜伽士Kunze Chimed的訪談

文:Lyudmila Klasanova| 2017-11-26
Kunze Chimed參加香港大學舉行的「第十五屆國際佛教善女人大會」Kunze Chimed參加香港大學舉行的「第十五屆國際佛教善女人大會」

Kunze Chimed是蒙古的女瑜伽士,擁有一道清澈動人的聲音,而且具備豐富修習和弘揚金剛乘佛法的經驗。今年6月,我有幸在香港大學舉行的「第十五屆國際佛教善女人大會」遇見她。在大會的文化節目部分,Chimed作了三場精采的表演,我們又在多個工作坊和講座中碰頭。她的才華、慈愛和謙卑的態度令我動容;她對佛學湛深而全面的認識,以至親近過多位佛學大德,也令人印象深刻。

Chimed出生於蒙古中部的前杭愛省,該地區以風景優美見稱,遍布高山、森林、草原和沙漠。童年時,她在烏蘭巴托的多羅菩薩寺院參加法會,深受佛教儀軌觸動。2001年,「護持大乘佛教法脈聯合會」精神領袖梭巴喇嘛重建度母寺,目前名為「卓瑪林尼眾學院」(卓瑪為度母的藏文名稱)。

Chimed十七歲開始學佛,師承於幾位蒙古的佛教大德。兩年後,她移居印度,在達蘭薩拉兩家著名的佛教學院深造。首先,她在由美籍比丘尼慧空法師(Venerable Karma Lekshe Tsomo)於1988年創辦的文殊女眾學院(Jamyang Choling Institute)學院修習三年。由1998至2007年,Chimed在達賴喇嘛於1973年創辦的佛教辯經學院(the Institute of Buddhist Dialectics)進修佛典及哲學,先後完成了為期七年的學士課程,主修般若經,以及為期三年的碩士課程,主修中觀學派。

達賴喇嘛(左)與Kunze Chimed(右)達賴喇嘛(左)與Kunze Chimed(右)
與蔣巴南卓‧確吉堅贊仁波切合照與蔣巴南卓‧確吉堅贊仁波切合照

她視達賴喇嘛為自己的根本上師。1992年的冬季,當她只看見達賴喇嘛的相片時,便對他生起深厚的虔敬之心。聞說達賴喇嘛是千手觀音的化身,她就開始念誦六字大明咒,祈求在短期內能親見到他。Chimed憶述,自己跟他會面是生命中一件奇妙的事:「我1994年第一次見到他時,根本看不到他的面貌,因為已給他的神采震懾。」多年後,她學懂了藏文,為很多到達蘭薩拉會見達賴喇嘛和她的上師蔣巴南卓‧確吉堅贊仁波切(1933–2012)的人作翻譯。這仁波切被認證為第九世的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1635–1723)的轉世,在藏傳佛教中的地位僅次於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是蒙古最大族群喀爾喀蒙古中格魯派的領袖。1936年,確吉堅贊仁波切獲認定前任博克多汗(蒙古地位最高喇嘛的尊稱)的轉世靈童。不過,由於當時奉行社會主義的蒙古人民共和國(1924–92)干預佛教徒,他於是隱藏這個身分長達五十五年之久。直至1991年,第九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在達蘭薩拉由達賴喇嘛認證分,並曾於1999年及2009年到訪烏蘭巴托。

Chimed在修習佛法時,遇上了確吉堅贊仁波切,並接受他很多灌頂、口傳和教誨。她在達賴喇嘛的支持和確吉堅贊仁波切的指引下,在多個神聖的場地,參與施身法閉關(Chöd)(一種消除我執的修行)。

她有幸可跟多位蒙古和西藏的喇嘛和女性大德修習佛法。她對佛教辯經學院的所有導師均推崇備至,特別是學院已故的前住持Geshe Damchoe Gyaltsen,以及學士和碩士課程的主要導師Geshe Lobsang Dawa和Lobsang Gyatso。另一個對Chimed修習佛學影響深遠的著名喇嘛是第十九世庫碩科跋庫拉仁波切(1917–2003)。他獲得第十三世達賴喇嘛認證為巴古拉尊者的轉世(十六羅漢之一)。在1990至2000年間,他曾出任印度駐蒙古大使,協助當地的佛教復興。在那段時期內,Chimed得到他的教誨,獲益良多。

在學習和修行多年後,Chimed發現了一個美好的方法來表達自己對佛法的誠心,以及將自己從導師得到的福澤轉給眾生,就是運用自己難得的歌唱才華。她神奇的聲線具備轉化平靜氛圍和深層精神啟示的力量,並且糅合溫柔的女性智慧和男性慈悲的方便。我曾問她,對她來說,佛教的本質是甚麼?她這樣回答:「佛教如此博大精深,實在難以描繪它的本質。不過簡而言之,就是培養慈悲心和智慧。」這是難以用文字來解釋培養這些素質的過程。金剛乘運用多種方法來喚醒人的覺知,打開心扉,不立文字,持誦咒語正是其中之一。持誦造成的震盪具有治療和轉化思維的力量,令我們更容易碰觸到覺者的智慧。在Chimed誦唱時,聽眾可以感受到諸神的覺知能量,以及佛陀源源不絕的庇祐。

與美籍比丘尼慧空法師合照與美籍比丘尼慧空法師合照

她在達蘭薩拉的Takten Labrang中心擔任維那時,唱誦技巧得以更進一步。該中心由確吉堅贊仁波切於1995年創辦,以保存佛教,特別是修習空行母。曾到Takten Labrang訪問的俄羅斯弟子為了學習那些旋律,錄下了Chimed的誦唱。2003年,她在莫斯科錄了第一張雷射唱片(CD),其後再出版了四張以施身法(Chöd)、度母心咒等為題材的CD。目前,她在蒙古和海外舉辦音樂表演和唱誦工作坊,也講授佛法。她藉著猶如天籟的歌聲,傳遞了古代蒙古文化和永恒的覺知之音。她成為最傑出的女瑜伽士之一,依循和保存了蒙古佛教女信眾的遠古傳統。

在出席上述大會後數天,Chimed前往美國,參加在度母曼達拉(Tara Mandala)佛教靜修中心舉行的「施身法——息結(Chöd─Zhije)大會:瑪姬拉尊及帕當巴桑傑的傳承」。在會上,她作了有關蒙古佛教傳統中女性Chödpas的專題講解、主持了題為「甘丹寺的耳語傳統」的施身法,以及舉行了一場施身法誦唱音樂會。

除此以外,Chimed也修習了一次白度母儀軌。在跟我討論時,她解釋,蒙古人普遍對度母十分虔誠,而象徵長壽和治癒疾病的白度母是她最喜愛的本尊:「在儀式中,甚或在晚上,一有機會,我就會坐在白度母的畫像前,向她禱告。我感覺到,無論自己去到哪裏,她都會照顧和保護我。每當我覺得自己在受苦或遇上障礙,總會向她祈求,請求她賜予解放的力量。我也會為需要她幫助的人作出禱告。」

Chimed特地為度母創作了一首旋律,她誦唱的版本可在YouTube看到。此外,她也教授度母儀軌、註解,以及儀軌的唱誦旋律。

她對蒙古女性佛教傳統的另一貢獻是對佛母和度母轉世的研究。她曾訪問大量二十世紀仍然在世的上一代蒙古佛母。在跟我談話時,Chimed強調,在共黨統治時期,很多被視為佛母的蒙古女瑜伽士,她們要遠離社會,隱祕地修行佛法。因為這項研究蒙古的金剛乘女瑜伽士不為人知的歷史極具挑戰。

2008年,Chimed參與了在蒙古舉行的「善女人大會」。而最近在香港舉行的這次,有另外三名蒙古女瑜伽士和兩名蒙古比丘尼參與。她談及,她們在大會中跟主辦者探討在蒙古再次舉辦「善女人大會」的可能性。

她也為蒙古的佛教女眾組織了每年一度的研討會,第一次於2014年在甘丹寺舉行。該寺院是蒙古首都烏蘭巴托中最大的,寺名的藏文意思為「有圓滿喜悅的偉大地方」,於上世紀九十年代復修,住了一百五十位僧人。那裏供奉了一尊象徵蒙古佛教,高達二十六點五米的觀世音菩薩像。在第三屆會議舉行期間,蒙古女佛教徒協會成立,名字大意為「億萬名佛母」,旨在協助蒙古的女佛教徒保存和傳揚她們的傳統。2016年7月6日的成立典禮上,Chimed被推選為這個非牟利機構的首任領袖。

Chimed也翻譯了多部著作,包括《施身法修行手冊》、《解放者度母》和《巴朗噶舉四加行指引》。她有兩個子女,會將自己的家庭生活與佛法修行結合起來。她跟我分享,做母親令她對一些基本的佛教理念如慈悲等有更深入的了解:「我年少時,父母工作很繁忙,我很多時要負責照顧弟妹和做家務。在那段艱難的時期,我覺得父母並不愛我,因為他們對我的關心不足夠。但當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後,因為工作和定期修行佔用了不少我原本可跟子女相處的時間,我開始明白,我的父母當時為了照顧我們要吃多少的苦,而做母親實在是高度的慈悲修行。」

培育慈悲心和智慧是佛教的本質,要實踐這些人類的基本價值有很多途徑。身為人母無疑為女性提供一個打開心扉和培養無條件愛的良機。在這男性主導的佛教世界中,Chimed的出色弘法工作及妥善照顧家庭,成為傑出女性的典範。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